武林中文网 > 夜的命名术 > 997、最后一程(九)

997、最后一程(九)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夜的命名术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

    战场上喊杀震天。

    家长会。

    巨人族。

    火塘。

    骑士组织。

    庆尘在回到东大陆之前,听说过自己与眼前这些人的传奇故事。

    在昏暗的安全屋里,一轻声讲,他一边吃饼干,一边听。

    那时候他就像是在听有声小说,甚至没把这小说里的主角当成自己。

    那故事里的一切,都距离他这个17岁的高中生很遥远,毫无代入感。

    此时此刻,庆尘看着巨人如同远古巨神一般出现在眼前,仿佛一群逐日的夸父踩踏着山川大地。

    五千多巨人与兽人军团相撞的一瞬间,前面的兽兵便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

    他看着家长会成员一瘸一拐的冲下山坡,相互搀扶着冲锋陷阵,偏偏真与兽人军团遭遇时,还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他看着四位骑士负伤杀穿兽人军团,携手找上那三个戏命师老怪物,一路追杀三个老怪物贯穿战场。

    从南杀到北,从东杀到西。

    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来到这个战场能不能赢。

    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来这里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回去。

    他们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守住了自己的防线,可以休息一下。

    但是当这里有需要的时候,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小二惊喜的声音犹在耳边:「老板,老板!咱们援军全到了!」

    所有人都兴奋的呼喊着:「援军!」

    此时此刻,就连庆尘也被这种山呼海啸的喜悦感染着,不自觉的露出笑容,甚至还与大家一起喊起来。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有了置身其中的感觉,不再是一个局外人。

    包围圈外。

    巨人族和家长会的援军从两侧切入,人数虽然不多,却凶狠的彻底打乱兽人军团阵型,让它们毫无战术可言。

    此时,巨人们拎着兽兵的小腿,将魁梧的兽兵当成甩棍一顿乱挥,哐哐砸得兽兵站不起来。

    包围圈里。

    「跟我走!」小二带着家长会精锐,开始集中往一个方向突破,想要将包围圈内、外打通,与援军汇合在一处。

    几乎力竭的庆尘便跟在家长会成员的身后,一旦有人陷入危险,他便立刻出手相救。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庆尘也不例外。

    他们身上染着猩红的血,分不清是兽兵的还是自己的,不知道杀了多久,几头兽兵冲杀过来,以自己魁梧的身形优势扑向小二。

    却见庆尘从斜刺里杀出来,徒手抓住了兽兵落下的爪子。

    他骤然拧腰旋转起来,带动着兽兵旋转两圈才将对方脱手甩出。

    轰隆一声,被甩出的兽兵砸得兽兵阵营人仰马翻。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小二与外面的小七四目相对。

    一秒之后,小二反应过来便怒吼道:「兄弟们,杀穿了!」

    「杀穿了!」

    圈里圈外的人,如这天下水系一同奔赴向东,终于汇聚在一起奔流不息!

    然而小七的注意力马上就不在小二身上了,他看着庆尘热泪盈眶:「老板啊,您可算回来了!」

    庆尘被小七的目光盯得毛骨悚然:「啊……你是?」

    小七愣了一下:「我是您最忠()

    !」

    小二破口大骂:「你小子没安好心,想趁家长失忆的时候混成黑色家人!」

    小七:「你特么别坏老子好事……」

    庆尘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些人有一个正经的吗?这就是自己以前带出来的队伍?跟自己的性格也不太像啊!

    就是这打岔的功夫,兽人军团竟又重新包围上来,似要将圈里圈外重新阻隔开。

    然而奇怪的是,刚刚小七喊‘老板,您可算回来了’这一嗓子传出去,搞得家长会援军全都眼红了,一个个跟疯了似的往这边挤,想要亲眼看一看自己‘外出打野,杳无音讯’的老板!

    可还没等他们看见庆尘呢,兽兵已经冲上来将他们逼退回去,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家长会成员看着这些兽兵,心说这也太不懂事了,这种关键时刻凑上来干嘛啊?

    「弄死它们!」罗万涯带头冲锋,这群家长会成员为了见庆尘一眼,竟是硬生生将刚刚围上来的兽人军团,重新撕开了……

    兽人军团都愣了一下!

    它们可能都想不到,家长会成员为了见老板一面,可以这么拼!

    战场中,罗万涯激动万分的踩着兽兵尸体来到庆尘面前:「老板!终于回来了,你知道我们这段日子怎么过的吗,太惨了啊!」

    庆尘有些手足无措:「那个先解决危险再说!」

    「好的好的!」罗万涯转身就带着家长会成员重新杀了出去,将这缺口越杀越大。

    但罗万涯等人来看庆尘一眼不算完,还有连绵不断的家人突然杀过来,傻呵呵的看一眼庆尘就走……

    不知不觉中,兽人军团越来越少。

    庆尘厮杀时,忽然听见远方有欢呼声层层叠叠的传来,如麦浪在田野里翻滚着。

    他转头看去,正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辩、腰间扎着绷带的暴力少,女,打着一柄霸气外露的长刀,提着一颗老人的头倾,站在兽兵的尸堆之上!

    下一刻,她将那老人的头倾高高举起:「杀!」

    家长会成员全都声嘶力竭的吼着:「杀!」

    大家的嗓子都哑了,奋不顾身的厮杀着,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所有力气与勇气全都爆发出来!

    原本是包围着家长会的兽人军团,竟开始零落着向后逃窜,仿佛用恐惧挣脱了禁忌物蚁后的控制似的。

    家长会成员哇哇乱叫着追杀上去,一个兽兵都不想放跑。

    兽人军团开始溃败了,东大陆要胜利了……但庆尘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这种直觉,让他感到一阵不安。

    就像是你出门时总觉得忘带了什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直到出门很久后才发现,自己确实忘了带钱包。

    那直觉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潜意识对你的提醒。

    欢腾声中,庆尘伫立在原地头思考着,他要从过往的记忆里,寻找那一丝不安的源头。

    是什么?

    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线索,才会导致自己如此不安?

    刹那间,庆尘瞳孔收窄。

    所有人的动作,都成了慢动作,小七欢呼时,汗珠顺着他的发梢甩落,一颗颗在空中飞舞悬停。

    一头兽人脖颈上插着匕首,猩红的血液向外缓缓喷溅。

    整个世界好像都突然慢了下来。

    然而,不是世界在变慢,而是庆尘的思维在变快!

    ()

    ?

    庆尘仿佛回到了故事的原点,那个狭窄破旧的军民巷里。

    他还坐在那个超市前的雨棚下,身旁路过的大叔,手里提着刚买的四个烧饼,刚出炉的烧饼晕开一些水汽,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层白雾。

    胡同尽头,103路公交车从狭窄的胡同口一闪而过,有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人举伞奔向公交车站。

    但这不是他要找的线索。

    庆尘拨动他的记忆,越过一片灰蒙蒙的雾,雾里不知是什么他无法靠近。

    这时,庆尘耳边响起声音。

    他似乎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安全屋里,墙壁上的氚灯发出微弱光亮。

    黑蜘蛛平静的对他说道:「罗斯福王室从六十四年前开始,要求每一位公爵每年进贡一件禁忌物,目前很多禁忌物都藏在皇室手中,很少见他们拿出来使用。」

    庆尘忽然惊醒!

    是了,64年便是256件禁忌物集中到戏命师手中,这还只是四大公爵的贡品,戏命师自己手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件禁忌物。

    可是,哪怕此时兽人军团即将落败,庆尘也不曾见到那些禁忌物。

    在五公主给的信息里,禁忌物是要用来收容禁忌物‘琥珀’的。

    可即便那个能够封印百鬼夜行的琥珀需要一年吞掉一件禁忌物,但也不过消耗几十件而已,剩下的呢?

    现在戏命师都要输了,还不拿出来使用吗?

    人在溺水的时候,见到稻草也会想要抓一抓的,戏命师却依然藏着那些禁忌物。

    与西大陆的战争持续两三个月,戏命师总共也才拿出来不到二十件禁忌物,剩下的在哪里?!

    而且,风暴公爵直到此时也未出现。

    庆尘从血脉中与生俱来的超忆状态里脱离出来,他看见许许多多家长会成员欢呼庆祝,有人沙哑的放声发泄淤积之气,有人跌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庆尘忽然高声喊道:「收缩阵型!向我靠拢,不要庆祝了,战斗还没结束!」

    他还不确定戏命师的后手到底是什么,但现在绝对不是庆祝的时候。

    当他高呼出声的时候,家长会成员纷纷停下来看他,小七问道:「怎么了老板?」

    「回到最后一道防线里去,快!」庆尘来不及解释了。

    所有家长会成员沉默下来,他们平静下来回归战斗状态,那些痛哭的人竟是压抑住情绪,擦擦眼泪站起身来!

    *********

    战场之外的北方。

    高大的风暴公爵身披黑袍站在一处山顶,他紧闭着双眼似乎在努力感知着什么。

    不远处,十二名戏命师身披黑袍静静伫立,沉默着等待。

    「命运被人遮蔽了,你们甚至有人还能锁定万里之外的凤凰城侯爵,而我却看不见近在身边的事情,「风暴公爵平静说道:「我猜是有一个特殊的存在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他周围的命运都会被隐去……庆尘。」

    风暴公爵道出庆尘遮蔽命运的真正原理:庆尘是超脱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以他为中心,以他的生命力场为半径,百公里内没人可以窥探这一方土地的命运。

    庆尘就像是拥有一个遮蔽命运的光环,他走到哪里,这光环便覆盖到哪里。

    光环以外,只有与他有关的命运会模糊,仿佛贴上了磨砂膜。

    光环以内,一切消失()

    。

    一名戏命师低声道:「他已经超脱出半神境界了吗……」

    「那便是真神了。」

    风暴公爵平静回应道:「无妨,今日屠神。」

    他目光抬起,在12名戏命师身后的山顶上,竟按顺序摆放着一件件禁忌物,有衣柜,有时钟,有手镯,有魔法帽,有耳机,有人类头骨,有放置在器皿里的眼球。

    总计258件,有些在西大陆社会里出现过并被人熟知,例如那对眼球可给正常人移植,让人获得透视能力;例如魔法帽可以戴上后听见别人心里的声音;例如手镯戴上后可以让人钻石化。

    也有些从未出现过,一直被藏于中央王城的皇宫里。

    一名戏命师奉上一支长约两米的权杖,权杖宛如白色骨头交织在一起,权杖的顶端是两只枯骨双手托举着,手上似乎应该有什么东西,却不见了。

    另一名戏命师取来禁忌物中的那枚人类头骨,递给风暴公爵。

    风暴公爵接过权杖,并将那枚人类头骨放于权杖顶端,咔哒一声,权杖完整了。

    他重重将权杖顿在地上。

    嗡的一声,头骨之中燃烧起绿色的火焰来,眼眶深处的火焰不断跳动着。

    头骨张开嘴巴,猛吸一口气,却见地上摆放着的剩余256件禁忌物全部化为粉末,涌进它的嘴巴中。

    东大陆有非常恐怖的禁忌物,如禁忌物ACE—002天地棋盘要献祭3610条生命来完成收容。

    而风暴公爵手里这禁忌物育要献祭256件禁忌物才可以!

    难怪王室会要求四大公爵进贡禁忌物,戏命师早就在等待着收容这支恐怖的权杖了。

    下一刻,头骨之中的绿色火焰剧烈燃烧起来,它的双眼放射出光芒,天空变幻,一条条绿色的光芒绸带在天空曲折蜿蜒,方圆百公里内仿佛一下进入了永恒的极夜,极光漫天。

    风暴公爵双眼也变成了绿色,他站在山上看向远方:「戏命师们,去战场吧,彻底征服这个世界。」

    ********

    A1战线上,禁忌裁判所的四月正在收容尸体,如果不收容的话,这一战之后整个东大陆都要变成禁忌之地了。

    乌鸦们披着亚麻袍子忙碌着,四月忽然惊吓的‘呀’了一声:「什么情况?!」

    五月好奇看来:「怎么啦?」

    四月迟疑着说道:「这些尸体好像动了一下,不止一具!」

    「不能吧全都死了啊,」五月疑惑道。

    然而正说话间,先前死去的兽人战士尸体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它们缓缓的重新爬起来。

    溃烂的伤口,满是血污的身躯,依然不影响它们的行动。

    不止如此,原本已经死去的家长会成员,竟然也跟着爬了起来,他们的眼中没有丝毫感情,哪怕腹部被剖开了也依然能行动如活着一般。

    四月、五月大吼着:「不好,快退出战场,有危险!」

    他们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要出大事了!

    可是,那些尸体站起来后并未搭理禁忌裁判所成员,而是一个个身体扭曲着狂奔向A5战线的方向!

    A3战线上,更多的兽人士兵爬起身来,面对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下一秒,原先倒下的四千多名巨人也爬起来。整个世界仿佛坠落下地狱,狰狞可怖。

    这些死而复生的尸体开始奔跑,()

    !

    亡者大军一片灰败,却保留了他们生前的实力境界!

    在他们前面,还有两个戏命师老怪物的尸体被王小九枭首,却依然能以无头鬼尸的姿态奔跑,仿佛他们并不需要头颅似的。

    战场边缘的三月刚刚赶到这里,她看见这一幕便瞳孔骤然收缩:「A3战线三万兽兵,两万家长会成员;A5战线九万兽兵,四千多巨人;A5战线那边还有……」

    A5战线。

    家长会与所有援军的参战者在庆尘号召下放弃庆祝,全部收缩在最后的那道防线里。

    大家屏气凝息的观察着战场,想要看看是什么让庆尘如此警惕。可是过了几分钟什么也没发生。

    有家人小声道:「没什么事啊。」

    小七冷声道:「闭上你的嘴,老板什么时候错过。」

    即便庆尘现在失忆了,但他们依然毫无条件的相信着庆尘,既然庆尘说会有危险,那就一定有危险!

    就在此时,所有人看到防御圈外,原本倒地不起的兽兵尸体颤抖了一下,紧接着那兽兵竟缓缓爬起来。

    小七怔然:「不对啊,我记得它,它是被我亲手折断脖颈的。」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兽兵从地上爬起来,有的心脏上还插着匕首,有的脸都被王小九劈开了,那些死去的兽兵,正在全部‘复活’。

    不仅如此,那些死去的庆氏将士、家长会成员,竟然也缓缓从地面爬起来。

    小七等人目眦欲裂,他们意识到这些尸体全都被藏在幕后之人操控,成了活死人战士!

    光是这A5防线上,就有十二万兽兵、十六万家长会成员、六万庆氏将士,还有三个戏命师老怪物

    若是A1、A3防线的敌军、友军也全都复活,那他们要面对的亡者数量,将非常恐怖。

    而庆尘这边,则是浑身是伤、战至力竭的家长会成员、巨人、火塘汉子。

    即便是陈灼蕖、胡靖一、李恪、王小九也撑不了多久了。

    原来戏命师家族做了那么多事情,甚至不惜拼掉了自己所有空中要塞,只是要给东大陆制造一种‘赢’的假象,然后让东大陆将全部精锐、底牌全都集中到这个战场,最终都转化成风暴公爵手里的亡者大军!

    「老板,现在怎么办?」小七问道。

    庆尘说道:「现在最该做的是找到控制这亡者大军的人,杀了他。」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这幕后的人,战争立刻便结束了。

    可问题是,应该是风暴公爵操控了这一切吧,但庆尘在这场战斗里,从头到尾都不曾看见风暴公爵的身影,对方藏在暗处等待着一刻,无比谨慎!

    这时,亡者大军已经扑到了防御圈前,王小九尝试着用断头台砍下一头兽兵的头颅,但死过一次的兽兵如何再死一次?

    那被斩断头颅的兽兵好像已经没了弱点一般,哪怕头颅没了,依然可以扑上来厮杀。

    「这怎么打?!」王小九眼睛都看直了,就算她再属力,也不能将每一头兽兵都砍碎吧?

    最关键的是,兽兵之中还有家长会成员。

    小七他们看着刚刚死去的亲切战友扑来,一时间有些下不去手!

    不是他们软弱……大家一起并肩熬过了那最艰难的七千公里,现在却要自相残杀,就算知道对方已经不再是自己曾经的战友了,依然有些难以接受。

    便是这犹豫不决的功夫()

    ,防御圈的东北角已经被亡者大军撕开了一条缺口。

    小二、小七等人立刻晃过神来,齐声怒吼:「醒醒,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不要垮,不要放弃!」

    家长会剩余的成员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奋力反击。

    然而,面对着数倍于自己、近乎无解的亡者大军,活着的人怎么可能赢?

    有人茫然问道:「我们应该赢不了吧。」

    这场战争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大家熬过了鼠潮,走过了七千公里路云和月,杀掉了遍地的兽人军团,但战争依然没有尽头。

    他们在黑暗之中摸索前进,跌倒了,爬起来,又跌倒了,再爬起来。

    可是……这黑暗还有多久?

    小七喘息回答:「如果我们能赢呢?别放弃,不试试怎么知道。」

    有人问道:「那如果试过,还输了呢?」

    小七怒吼着迎向一头兽兵:「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

    再试一次!

    在绝境里,家长会成员竟然再一次爆发出无穷的斗志。

    小二奋不顾身的与一头兽兵扭打在一处,小五将一名曾经的战友尸体打倒在地,声嘶力竭的喊着醒醒啊,我是你五哥,可无济于事。

    不知道怎么赢,但没人认输。

    庆尘一边战斗,一边看着这些人努力求活的模样,只觉得一切都那么似曾相识。

    一个个家长会成员死去,防线一次次收缩,毫无希望,却决不放弃。

    一瞬间,这一切将他拉回到10号城市的下三区防线上。

    那时,小三在防线后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张梦阡在高楼上敲着铁盆警示大家鼠潮来袭,家长会成员和10号城市的难民们奋不顾身挡在防线前。

    死守!

    一时间,那汹涌的记忆如决堤的洪水开始漫过河堤。

    庆尘快速从那些记忆里抽出有用的信息,想要找出一条活路他忽然惊醒:「坚持住,还有一线希望,一定要坚持住!」

    只因为,他在记忆中看到了许多本该出现,却还没出现的人!

    正当庆尘想要从记忆里抽取更多信息时,意识却被一层灰色迷雾包裹,那迷雾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不管他在里面如何狂奔都无法冲破……

    最终,他在意识世界的迷雾里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庆尘忽然明白,这就是他的封印枷锁。

    他开始疯狂捶打着这堵无形之墙,像是要将一切都砸碎,一下、两下,可无形之墙纹丝不动。

    ……

    接下来剧情比较重要,所以有一部分没发,需要修一下,今天字数少一点,明白会多一点。

本站推荐:圣墟龙王传说修罗天帝斗破苍穹百炼成神人道至尊大主宰万古天帝万古神帝元尊

夜的命名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会说话的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会说话的肘子并收藏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