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赘婿 > 第一一三五章 凛冽的冬日(九)

第一一三五章 凛冽的冬日(九)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赘婿最新章节!

    十二月初八,成都平原上天色阴郁。

    视野前方,延伸的官道穿过铅灰色的野地,路边的一片村庄里,处于农闲时节的村民们正成群结队地穿过乡间小道,去到附近的学堂棚屋中上课,又或是在打谷坪上操练队列。

    视野这端的近处,十几辆大车正在道路旁边的山坡附近修整,有人叮叮当当地敲打坏掉的车轮,宁毅站在山坡上,舒展着身体,看了一阵远处村落里的景象,蹙眉沉默。

    于他而言,委实是奇妙的感受。

    “……此事最终能成,华夏军可与三皇五帝论功。”旁边,一位长着张马脸的道士正拿着几张报纸走过来,看着宁毅的目光,道:“宁先生想必也颇为感慨吧。”

    虽然一贯以来自认随和,但这十余年来命途多舛,当年在密侦司时便混成了绿林人的公敌,弑君之后更是常年被刺杀,以至于宁毅的身边安保工作一直是重中之重。眼下能够在这样的营地间轻易地接近宁毅并随口说话,足以证明这马脸道士在华夏军中的地位不低,这是华夏军格物研究院的元老级人物,公孙胜。

    当年捣毁梁山之后,对于上方的人物打趴了一些,招降了一些。公孙胜是个心性不算太淡泊的道士,一开始是半威逼半招揽,让他将手头上的火药技术传给一帮学徒,后来双方合作还不错,宁毅这边待技术人员向来宽厚,各种奇思妙想与格物方面的设计也令得公孙胜见猎心喜,由此便彻彻底底地入了伙。

    他当年做妖道混过社会,脑子灵活,对许多想法都能触类旁通,领会精神;还练过多年的武艺,身体极好,常年九九六,依旧精神矍铄、容光焕发。在华夏军中一直是最好用的工具人。对于这种好员工,宁毅向来是不吝啬当爸爸一样捧着的,此时见他手上拿着的报纸,刊登的也多是关于土地改革的新闻,显然眼前的老道也在为这场翻天覆地的革新欢欣鼓舞,颇为难得。

    土地改革的时间自这一年的十月底开始,伴随着沸沸扬扬的声浪,至于十二月上旬,已经有第一批完成授课并通过“考试”的农户顺利地分到了田地。由于各地扯皮的状况都不相同,目前这样的人数并不多,但整个事情已经登上报纸,相传与各人的口耳之间。

    “公孙先生也说了,要最终能成才行。其实古往今来依靠强权进行分地,只要想做谁都做得到的,即便是当年的梁山,替天行道,要强迫人把地给分了,刀架在脖子上也没人敢说几个不字。但问题是,分地之后,人手上的生产资料依然得是土地,而不能是暴力。”宁毅神色复杂地笑了笑,“我们现在依靠暴力把地分了,接下来要担心真正的问题。”

    公孙胜这些年对政治已经不太感兴趣,方才表达的只是朴素的喜悦,此时微微蹙眉沉思。宁毅双手叉腰扭动着身体:“其实,我倒也不是为分地感慨……我在想马车。”

    “……啊?”

    “马车不够好用啊,我都快散架了……”自土地改革开始,便在外头各处巡回奔走的宁毅叹了口气,指向前方,“将来把土地收上来,以成都为中心,这一圈,轨道马车依官道而建,画一个大圆,就是成都的三环线,第一批进行了土地改革的这些村子,都能首先富起来,这才是正经要做的事情之一。”

    他顿了顿:“但是轨道马车这个事,木制的车轨,损耗大,如果不是商业流动特别密集的地方,维护起来,未必合算,而且依赖平原地形,将来实用性不算广泛,目前只能算是轨道车的大规模实验。我的意思是说是,公孙先生,格物院那边蒸汽机原型的制造,是重点,人造动力源取代牲畜,将来才会真的变成一个崭新时代的开端,可以与三皇五帝论功媲美的那种,我这边最近事情多,格物院去得没那么勤,你要帮我多看着点,别又像林静微一样,让那帮人把自己给炸了。”

    基于老板的本能,他又顺手给公孙胜打了点鸡血。

    公孙胜点头应诺。

    “……另外一方面,紫胶是个问题,这东西将来的应用度会很广,不光是在电线上头,你看在马车的减震上面,过去让造出来的弹簧垫片是一个方面,接下来如果能用紫胶这类有弹性的东西,在车轮下面包上一圈,我们就叫做……轮胎吧,马车的颠簸小,上头车架的磨损更少,不管载了人或者货,也都能跑得更快。但这个东西现在的产量实在太少了,要增加,格物院、化学院那边,也尤其要注意这方面的人才……”

    冬日阴郁,远处的天际似在下雨,宁毅便絮絮叨叨跟公孙胜说着这些事情。这些年来,格物院整体上算是宁毅亲手经管的机构,而在宁毅之下,只有林静微、公孙胜等少数几人能够管理全局,如今林静微受伤修养,宁毅也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年关将至之际,也只能将他对未来的规划与其余人等做一个大概的交代。

    当然,也有一些事情是他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土地改革要取代乡贤,先决条件是中央得具备管理地方的能力,而这种管理能力的先决条件是信息的高速传递。信息传递的高速需要电报,电报需要有电,而电的发展,需要绝缘外皮,而绝缘外皮需要橡胶。

    橡胶是大航海时代之后才会传入亚洲的东西,目前整个欧亚大陆恐怕都没有这个东西的存在。

    从原理上来说,电的制造非常简单,然而对于橡胶的替代品,宁毅找了许久也只找到了紫胶,这东西又名虫胶,乃是紫胶虫汲取树脂后分泌出来的东西,眼下算是染料的一种,也有的用作中药,但总的来说,产量稀少。

    用虫子吸树脂、然后分泌紫胶……相对于整个工业革命级别需要的橡胶物质使用量,将来在资本需求的推动下,说不定紫胶虫会变成与蚕同等重量级的经济类昆虫,而包括大理在内的整个南方甚至整个东南亚,都有可能变成生产紫胶的殖民地。

    想一想将来紫胶虫遍地的景象,宁毅便觉得这个未来稍微有点恐怖。

    如果全力支持远在东南的君武推进大航海技术,也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在未来三五十年内完成大航海,从南美取回橡胶树……

    当然,这样的想象过于超前,是只属于宁毅个人的快乐了。他一面舒展身体一面跟公孙胜聊着关于未来的只言片语,某一刻,忽有奔马穿过有少量客商行走的官道,朝这边的车队营地中过来。

    是秘书处传来的加急情报。

    宁毅在外之时,这种需要单独送来的情报自然重要,但眼下这份倒算不得机密。过得片刻,在宁毅的失笑中,情报被传给公孙胜,再传给其他人。这天跟随过来的部分人员便都知道了不久前发生在汴梁的大事。

    “邹旭误我。”宁毅笑道,“动作慢成这样,害我多给刘光世交了两笔货,现在都归这家伙了。”

    一旁准备离开的公孙胜此时又蹙着眉头靠过来:“天下时局大变,接下来成都怕也要生乱,宁先生是不是……回去坐镇才好?”

    自宁毅从成都跑出来,巡回辗转,类似的劝谏在队伍当中便已有了多次,公孙胜这算是故事重提。事实上他早年间在江湖上混迹,此时说起“天下大变”,眉宇间依稀还有几分“妖道”指点江山的感觉,宁毅看了亮眼,哑然失笑,自然没有将心中的这份想法说出来。

    “……天下哪有大变。些许小事。”他道,“咱们做好自己的就成。”

    天上的云依旧流淌,原野上灰濛濛的,远处的村庄之中,关于分地的课程依旧在进行。过得一阵,车队修整完毕。宁毅登上马车,宣布启程时,红提也过来了,她也清楚了远在汴梁发生的事情,此时笑道:“他们说你不想回去。”

    “私奔要有私奔的样子嘛。”宁毅拖着她的手笑道,过得一阵,他掀开车帘看看外头的景色,低声道,“总觉得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被关在一个小院子里头,为大局计,再也出不来了,那趁现在有空,就多跑跑。”

    “邹旭跟那位戴夫子的事,真的不是大事吗?”

    “大家去到自己该有的位置,没有什么意外的东西。不碍事的。”

    话是这样说,但是在车上坐了片刻,宁毅还是拿来纸笔,写下一些东西。

    “交总参:华夏军于西南九死一生打败女真,攒下些许声名,戴梦微两度背刺、出卖同伴,被称作今之圣人,而今诳称收复汴梁。对于此事,军中同志观感为何,如何引导,请各负责同志酌情商议为宜……”

    “交秦绍谦、何志成:年关将至,士兵当中思乡之情是否更甚。我认为可于军中进行新一轮登记摸底,记录所有士兵家乡所在,并结合土改局势,对于士兵返乡后的规划,极其对分田分地之期待,展开一轮调研、讨论。这两年川蜀平静、发展迅速,开会多战斗少,于军中怠战之情,须有一轮警惕……”

    “交宣传部:……”

    外头的云层低沉沉的,给人快下雪的感觉。

    宁毅伏案书写。马车穿过平原。

    ******

    “下雪了哩。”

    十二月十一,成都。

    于和中醒来的时候,听到了女人温软的声音。

    他揉了揉额头:“几时了?”

    “刚到巳时。”女人道。

    “啊……怎么不叫醒我……”

    “叫醒你做什么嘛,叫醒你你又来说我。”女人道,“你说你昨晚,怎么那个时候才过来哩,和你说话,你也不听,急匆匆地就睡了。我原本以为你在高家姐姐那里睡呢,看见你来了,心里欢喜,想跟你说几句,你却不睬我……”

    絮絮叨叨的声音之中,身材娇小却甜美的女人拧来了帕子,极尽温柔。往日里这琐琐碎碎的声音常让于和中觉得美好,但此时心乱,却没来由地觉得吵,他擦了擦脸,寻找衣服。衣服被女人拿到房间里的椅子上了,收了帕子,才又慢吞吞地给他拿出来:“有事啊?”

    “没有。”

    “没有你就陪陪我啊,方才外头下雪粒子哩,成都这天气,一年到头难看见雪……”女人碎碎地说了几句,又想起一件事情,“哦,昨夜你回来便睡下,有件事情忘了与你说,昨日晚间的时候,严先生到这里来了一趟,匆匆忙忙似是来找你的,让你今日有空去与他碰个面。我看他的样子啊,似有大事,是今日早上大家都在说的……刘将军被杀了的事情吗?”

    摆设温馨的房间之中,女子的声音听来随意,正在穿衣服的于和中却陡然间怔了怔,严肃的目光朝着那身材娇小的女子望了过去。

    在成都的一年多时间,他的地位水涨船高,因此在欢场上结下两名“红颜知己”。眼前名叫卫柔的女子看来娇小柔美,许多时候甚至显得天真无邪,实际上却也是风月场中有过偌大名气的人物,在过去被称为名妓,如今在社交场上高低也会被称作某某“大家”。刘光世身死的消息何其重要,她此时提得看似随意,实际上心里是如何想的呢?

    一年的时间,睡过许多次了,对方与自己这等“大人物”结下姻缘之后,日常的表现也更加随和居家起来,但这一刻,于和中心里闪过了疑问。

    只见女子的目光依旧清澈,随意地问过之后,将帕子在手中拧干,又在木架上挂了起来,回过头来,察觉到他的注视,眨了眨眼睛:“这样看我作甚……”随后声音却微微转低了,露出些许担忧来:“郎君不说,我也不好问,刘将军若然没了,你……没事吧?”

    于和中被这样的担忧所安抚,想了想,继续穿衣服。

    “我有什么事,倒是老严他们,这次麻烦真大了。”

    他的话语和神情都平静起来。

    过得一阵,穿好衣服,于和中又在卫柔的服侍下用了些许的早餐,吃饭的过程里,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些,快要吃完的时候,听得女子随意地提了一句:“那出了这样的事情,郎君该抽空去见见李姐姐吧?”

    “看情况吧,先去见见老严。”于和中随意道,“华夏军忙着土地改革,师师那边日理万机,我也不好随随便便就说要见她。”

    “刘将军这么大的事情……”

    “对华夏军来说能有多大?土地改革是谋万世的事,我觉得他们未必有多在乎。”于和中说出了对华夏军无比了解的言论来,事实上,这也是他在社交场上一贯的姿态,“当然,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得找人问问了……”

    如此吃完早餐,于和中一脸镇定地离开这处别苑时,冰凉的雪粒子从阴沉的天空中落下地面,化开后像是给道路上涂了一层油。身披蓑衣的报童跑过了街道。

    “……卖报卖报,中原大战局势明朗,刘光世将军被各方出卖……”

    “……号外!戴梦微首鼠两端,继续出卖战友……”

    “……解密汴梁所谓光复,武朝大小三朝廷……”

    “……号外号外,戴梦微叛刘光世之所谓檄文摘录……”

    关于中原局势变化的民间信息,自昨日上午便已经抵达了成都。下午时分,一些报纸印发了增刊,到得今天,所有的讯息应该已经如狂澜般的席卷了整座城市大大小小的舆论场。

    于和中没能跟卫柔说起的事情是:昨日下午得知了刘光世已死的具体讯息后,他便第一时间去找了李师师,然而自下午等到晚上,师师那边也没能抽出空来见他。这在以往是极为罕见的事情,也不知道这是否就代表了师师或是华夏军这边的态度。

    他最后浑浑噩噩地回到别苑,连卫柔的说话都未曾搭理,沉沉睡去,到得此时醒来,昨日积累起来的复杂心情才渐渐的转为实际的情绪:事情糟糕了。

    华夏军西南之战结束后,他一介落魄小官来到成都谋事,因为师师的关系一步登天,这样的际遇于他而言犹如梦幻一般,但到的如今,刘光世突然死去,梦要醒了。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他经历了许多醉生梦死的享受,一直接触的,却也算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一批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对于世事的看法,也或多或少的有了提升。他知道自己能够在华夏军与刘光世的交易中占据如此高的位置,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师师乃至于宁毅的照顾,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这场交易中,需要有他这样一个人的出现。

    长久以来他对于师师的情分心怀感激,但倘若这场交易的其中一方已经不在,生意归零,师师也好,宁毅也好,会为了些许的“情分”仍旧将自己捧到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去吗?

    对此他并没有多大的信心。

    尤其是昨晚他在师师办公地外头的院子里等到深夜,师师那边也并没有让他过去,这样的事情让他对于事态的发展,有着极度不安的揣测。

    当然,如今也只能尽量地镇定下来。

    乘上马车,一路穿过正在降下小雪的城市,到得城市南端的四方茶楼,于和中才低调地从后门进入。这是如今成都城里的舆论场核心之一,背后实际上也有刘光世一方的资金在,过去向来是他与严道纶等人聚会的地方,此时未至中午,从外头看去楼内的状况已经非常热烈,他从后方登楼,严道纶已经在三楼上的包厢里等他了,平素与严道纶一起的刘家军成员,此刻倒是一个都不在。

    “文斋他们呢?”

    “让他们出去打探消息了,我在这里等你。”严道纶的神色看来倒还平静。

    “消息确定了?刘公真的出事了吗?”

    “戴梦微反叛的檄文传来得其实还早一些,必然是出了事,而今消息既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各方消息都差不多,那多半是没什么疑问了。”

    “戴梦微这老狗!”

    “戴梦微靠出卖战友发的家,这一次又出卖刘公,算得上得心应手,可恨刘公识人不明……”

    “我看外头还有人说他是今之圣人,说他是诸葛亮……”

    “小人之流,不足与谋!”

    交换了一番聊胜于无的控诉言辞,两人在房间里的茶桌边坐下,严道纶倒了茶水,方才望向于和中:“中原的事情传过来,华夏军的消息渠道应当比我们快上两三天,最近于兄有没有去找过李姑娘?”这是他寻找于和中的诉求核心。

    于和中摇了摇头:“十月底他们土地改革开始,人就不太好找了,我也不敢贸然去麻烦她。中原的消息昨晚才听说,原本打算今天去一趟,但听卫柔说严兄在找我,这不首先还是赶来这边了。”

    在严道纶面前,他的神色倒也从容,往日里严道纶是负责与华夏军交易的主官,于和中靠关系上位,心理上总是被对方压了一头,但如今刘光世没了,严道纶彻底没了靠山,而自己这边,至少宁毅、李师师的关系并未断绝,心理上倒是第一次占了上风,淡定起来。

    “嗯。”严道纶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于兄弟的家人都在石首,对于戴梦微此次的事情,于兄弟怎么看?”

    “这个……总不至于杀我妻儿吧。”于和中皱了皱眉。

    “难说啊,于兄弟。”严道纶喝了口茶,将茶杯拿在手上沉默了一阵,随后抬起头来,“刘将军骤去,被他留在这边的咱们这些人,位置尴尬,如今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也就不做遮掩了……于兄弟,咱们的家人都在那边,能够被派来西南,原本也都是被刘公视作心腹,能够信任才拿到的差事,即便想投了戴梦微,恐怕也没什么可能。”

    “这个自然,戴梦微心机歹毒,我原也不喜欢他。”

    “那么这一轮下来,咱们的家中老小,恐怕都危险了。这里头……于兄弟,你看啊,戴梦微是以反华夏军立的名头,邹旭是从华夏军中叛变出去的将领,双方结合,中原再无与华夏军和解的可能,过段时日戴梦微若稳下了局势,从咱们这条线追下来,于兄弟,你这边……”

    严道纶望着他,欲言又止,于和中张了张嘴,陡然愣住了。他忽然间醒悟过来,一旦戴梦微与邹旭结合完毕,在西南的这群人里,严道纶等人还有可能与戴、邹方面和解,被其放过家小,而唯独自己这边,认识宁毅又认识李师师的名头,那便成了唯一一个会被重点盯上的人。

    严道纶伸手过来,握了握他的手掌。

    “便是为的此事,昨晚我第一个过去找你。”严道纶道,“眼下关系咱们所有人的家小,无论如何,都得早做安排了。”

    于和中目光闪烁,沉默片刻:“我、我去找师师……”

    他说着便要起身,严道纶拍了拍他的手:“于兄弟,遭逢大事要有静气。此事不急,急也没用,且吃完午饭再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与兄弟商议。”

    “但是……”

    摆了摆手,安抚看来已经有些着急的于和中,严道纶低下头去,继续泡茶,过得片刻,方才神色平静地说话。

    “对了,于兄弟与李姑娘素来交好,往日里可曾听她说起,华夏军中有什么姓龙的大人物吗?”

    “……龙?”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忽然提出这样的问题,于和中望向严道纶,想了一阵,迷惑起来。

本站推荐:天唐锦绣福晋有喜:爷,求不约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那些年,我爱过的女人逍遥小书生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武神至尊九星霸体诀锦桐我的1979

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愤怒的香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香蕉并收藏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