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赘婿 > 第一一三八章 凛冽的冬日(十二)

第一一三八章 凛冽的冬日(十二)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赘婿最新章节!

    夜色深邃,摩诃池的院子里,于和中的心路历程转过几转,吃了面条,倒也终于下了决心:“女人和孩子,总是要救回来的。”

    师师便也点了点头:“不出去会被落下,出去会有风险,但我仔细想过,这也是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不再多说了。好比左家,他们做的其实就是些事情,只要能接住,未来在哪里都会有一席之地,于大哥,人到中年,接下来你得抖擞精神,多费心了。”

    于和中点头,迟疑一阵后,望向师师:“方便、方便我问一下,最近这些时日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其实,一直没有看清楚过……”

    师师笑了笑:“那……于大哥你先说说,你这边出了一些什么事。”

    “……严道纶他……”

    于和中斟酌着,将这几日见到的事情大致说了出来,说了严道纶,说了两名红颜知己,连高文静与孙康的事,也一五一十地讲了,他道:“这个估计你们也知道了……”随后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推测,别人对他的嘲弄等等。

    师师静静地听着,沉默地思考,待到最后,点了点头。

    她道:“十二月初八,中原消息其实已经传到成都,在这边坐镇的几个头头当下碰了面,当天晚上,一号……也就是立恒那边的建议也发了回来,事情有了变化,当然要收拾残局,看看有些什么东西能拿的能要的……对于外界或许可以拉拢的人,我们先前准备了一份基础名单,但老实说,不全面,而且这种环境,中原的局势也是瞬息万变,很多事情,需要在外行动的人随机应变了……”

    “……决定好这件事情以后,选了几个人的名单,包括严道纶在内,私下里进行了接触和试探,和中,你不在名单里头……”

    师师坐在对面,双手搭在膝盖上,微微顿了顿:“出于私心……还有对你的了解,我私下里申请,让他们给你一个沟通的机会,那边答应了。老实说,过去的几天,我是刻意的……没有见你。对不住你。”

    她的话语温柔,伸过手来似乎想要安慰一下于和中,于和中双手握拳,摇了摇头,随后摇了摇头:“我……我知道的,我以前……太没用……”

    “不是能力的原因,于大哥,我相信你有能力,但是得往前走一步,把它用出来。当初刘光世与华夏军的交易,中间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在恰到好处的位置,方便我们拿捏严道纶,也缓冲与刘光世那边的关系,这中间的好处,不是给你,也要给别人,你恰巧来了,我顺水推舟,这不犯忌讳。但若是……这一次你离开了这条线,往后我们还能见面、喝茶、聊天,但我不可能在背后支援你,给你任何的权力或者好处了,没办法帮忙,就是我们以后的相处模式,这个你要清楚……”

    “我知道……”于和中点头,“这个……你毕竟是他的……他的……你们……嗯……”

    他吞吞吐吐表示知道了,后半截的话不好说出来。师师听得有些无力,一张脸板了起来,随后却又是噗嗤一笑:“虽然不是的,但我觉得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我觉得……他会吃醋的,嗯,噗……肯定会有一些……”

    抿嘴微笑,兀自欢乐。

    如此笑得片刻,她想了想:“总之呢……我以前听过一个说法,说军队之中,没有开蒙的士兵,离了队形就会自己跑掉,只有那些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的小兵,才能够脱离队形,甚至没有长官了,还能向前冲锋。刘光世的这块肉掉在地上,现在四分五裂,咱们把人派出去,或者是招揽人才、运回物资,或者是埋下一些暗线,并不是给个悬赏,说华夏军招人入伙就行了……也是因此,得让于大哥你这边自己把事情想清楚,你得是自己想要做点什么,咱们才能有统筹有规划,华夏军这边,也才能跟你打好配合,这对你应该也是最稳妥的一条路……”

    她说到这里,有些言外的话,自然没有说得太过清楚。刘光世巨鲸沉落,有本事的人大多能去捞点好处,类似严道纶这样的,即便不需要华夏军的统筹,离开西南后,恐怕也能拉来一些人到西南“入伙”,那个时候,即便这些人良莠不齐,华夏军也只能收下,严道纶到哪里,终究会得到礼遇。

    而于和中则有着彻头彻尾的不同,他的能力目前太过平庸,若是只将他当成赏金猎人抛出去,到处拉人头走富贵险中求的路子,那先不说华夏军需不需要这样的“归附”,他离开西南之后,要么是被吓得逃跑后销声匿迹了,要么是被邹旭、戴梦微的人抓去生吞活剥了,几乎不会有第三种结果。也只有他点头加入华夏军,才能让华夏军的人带着他,将来出去学到一些本领,依靠他最近一年多积累的人脉,以及在华夏军中有后台的“狐假虎威”,最终才有可能做出一点事情来。

    “……谍报和外交部门,做好了出去打秋风的安排,宣传部的工作,就是先前跟你说过的那些。至于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于大哥,以前不好说,现在可以说了,你身边的两个女人,背景都比较复杂,卫柔的后头是严道纶,但也不仅仅是严道纶,她也好、高文静也好,在场面上基本算是你的下线,从你这里套出消息之后,她们会再做一轮转卖,通常会有好几个下家,有些时候我们想要往外散一些关于刘光世的情报,也会跟你透露一下,然后通过她们的嘴巴流出去……”

    于和中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另一方面……邹旭,算是得到过立恒真传的人之一,按照立恒的说法,他在大局的统筹规划上很有全局意识,这是因为那段时间立恒经常跟他们灌输什么‘学了我的运筹,接下来推过去就行了’之类的乱七八糟的道理。邹旭既然背叛华夏军,他也会将华夏军当成最大的敌人看待……”

    “在中原的这几年,他的发展看起来平平无奇,实际上稳扎稳打,一步一步的吞掉了当初腐化他的几个大地主、大家族的权力,反客为主。而按照我们的估计,在成都,他也一定早早的就埋下了暗线,就算没有办法偷走太厉害的格物成果,对于这边在很多大事上的反应,他也一定有兴趣知道。而在刘光世倒台之后,华夏军的反应,就是在他最关心范围内的东西。”

    于和中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师师笑望着他,低声道:“孙、康……”

    她道:“那位找上门去,折辱你的孙康,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位情报贩子……过去你也好、严道纶也好,都是刘光世与华夏军这场交易里最核心的人物,所以今天华夏军如果要做文章,很容易就会想到你们。但是跟我关系最近的你,这几天完全见不到我,他们有可能判断,华夏军对于中原的闹剧不屑一顾,宁毅性格傲慢,只顾埋头发展自己的这点东西……孙康找上高文静,最主要的,恐怕也是在确认你的成色,你的背后到底还有没有华夏军做后台。当然,如果情报贩子不是孙康,成都城里的其他人,也都看到你的遭遇了,可以做出类似的判断。”

    于和中复杂地笑起来:“原来过去这一年多,我过得这么开心,但从头到尾也都是一颗棋子……”

    师师轻笑:“要这样说,世人都是棋子,有时候你知道自己捏在谁的手上,有时候你甚至可以选择,但大部分人大部分时候,都没得选。当然……如果按照宣传部的说法,我觉得,都是利害关系的交织,你有你的用处,利害就会从你的身上过去,亲人关心你、会过来找你,好朋友跟你喝茶,坏人跟你做买卖,试探你,也都是一样的……”

    “……你真会说话。”于和中笑得无奈。

    师师倒是理所当然:“在矾楼之中,就是这样的啦,当年净靠圆场活着,你又不是第一天见我。”

    她这样说起,于和中倒是好受了许多:“那严道纶他,他是不是已经答应了你们什么……”

    师师却摇了摇头:“严道纶是老式文人,他在斟酌自己到底值多少钱,事情要做到什么程度。于大哥,你是被他诳了,你认识我,能够从我这里知道华夏军的内部看法,所以他怂恿你过来,看看我的态度,看看华夏军目前掌握了多少的关系,他就可以想办法待价而沽……其实眼下这件事对他这种有能力有抱负的人来说,才是最难选择的,对他的未来很关键。”

    “也是,他家里有地。”

    师师笑起来:“这是一方面,不过他是有本事的人,将来如果有可能,你要尽量团结他……只要他路子正,巴结他也没关系。”

    “这倒是,如果接下来跟他一块出去,许多东西我得跟他学。”于和中深以为然,说到这里,又想起一件事来:“对了,第一天见面的时候,严道纶跟我问过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

    “什么?”

    “他问,华夏军有没有什么姓龙的上层人物。”

    “……龙。”

    “是啊,他没说得太详细,我也不太清楚你们华夏军有什么姓龙的人物,后来就想,难不成是夏村的那位龙茴龙将军……你们书上总写夏村觉醒,是托了那位舍生取义的龙茴将军的福,我倒是听说过几个传闻,说龙茴龙将军的后人,至今在华夏军中,但具体的事情,终究有些捕风捉影,说不清楚,后来也就带过了……”

    于和中絮絮叨叨说起这事,师师像是想到了什么,眯了眯眼睛:“他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下,怎么说的……你再尽量给我复述一遍……”

    “好,当时就是……问过找你的事情之后的第二轮话,突然问这么个事,所以我就记住了,他当时说……”

    于和中回忆着当天的情形,一五一十地描述了一番。师师听了片刻,眯着的眼睛、嘴角似是变作了月牙,露出一丝古怪无比的笑意,待于和中说完,她点点头,抿嘴笑了好一阵方才开口。

    “嗯,他是在待价而沽,而且他是真心考虑了要加入华夏军的事情,但还是想要待价而沽……”

    “这是什么事情啊……姓龙的……”

    “军中确实有一位姓龙的战士,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今年下半年去了江宁,不能说是什么大的背景,但人品样貌还可以。而严道纶这边,宗族当中有一个叫严泰威的,或许你听严道纶说起过,在刘光世地盘附近聚了一个小势力,叫做严家堡,他家的女公子,也就是严道纶的堂侄女,这次也去了江宁,与这位……龙姓的小战士,发生了一些事情……”

    “啊?”于和中听着这狗血的事情。

    说起爱情故事,师师倒像是颇为高兴:“这件事发生的时候,陈凡、钱八爷他们俱都带队去了江宁,后来,女方闹到陈帅那里,陈帅承诺一定会给严家一个交代,这件事情闹得比较隆重……当然,后来这位龙姓的小战士因为任务,尚未归队,他的这位堂侄女,又悄悄地去追,如今双方都在江南,没了踪迹,但那位严姑娘对这位小龙的感情,很是让人感动……”

    “……这件事至今没有结果。“师师笑道,“但是陈帅已经发了话,钱八爷也做了承诺,会妥善处理,后来听说了严道纶与严家的关系,八爷回到成都之后,私下里找严道纶聊过一阵,说若是事情发展顺利,咱们华夏军与你严家如今也算是姻亲了,自那以后,严道纶对这份姻亲的性质,很感兴趣。”

    于和中明白过来:“我懂了……若是这姓龙的小哥有哪位华夏军大人物的背景……”

    “那严道纶自然是趁此良机,掏心掏肺、不做保留地投靠华夏军。”

    “那……这位龙小哥……”于和中看着师师。

    师师笑得一阵,无奈地偏了偏头:“我们没有办法告诉他……龙小哥只是个普通人家的战士。”

    “……”

    师师喝了一口水:“但现在我们至少知道,严道纶是真的动心了,在仔细考虑这件事。那接下来要他帮忙,也能顺利一些……当然,这便不关我的事了,过一会儿侯元隅会跟你接洽……”

    对于于和中而言,接下来需要担心的事情还有许多,他坐在这儿,又与师师这样那样的聊了许多。他说起自己,对于自己的过往并不满意,对于方才点头的未来,也有忐忑,不久之后,他又与师师说起高文静、卫柔的事情——他过去极少在师师面前提起自己的两名“红颜知己”,如今倒想一股脑地说出来,对于她们两人,他此时都觉得异常遥远,或许也是因为他明白,过去那段纸醉金迷的日子,已经永远地与他告别了。

    废了极大的力气,师师至少暂时性地点起了他心中的火焰,他想要往前去做到自己能做的一些事情。

    对于这些事,师师都耐心地跟他聊了聊,甚至于关于他认识的一些原本刘光世军中利害位置上的人物,师师也贴心地为他进行了一轮出谋划策,教他如何在与对方打交道的过程中,至少将背靠华夏军的“狐假虎威”的优势尽量的用出来。

    时间接近子时,按照师师的说法,侯元隅会在下班之后过来与他进行一轮详细交接——在决定与他谈这件事之前,师师便已经做好了对方会答应下来的准备,这或许是出于对他的了解,又或者是出于对他心性本质的信任,于和中并不想详细追究了,纵然并不能在男女之情上获得对方的青睐,自己也真是对方朋友当中既特殊而又幸运的一人。

    临到最后,他想起一件事情来,斟酌片刻后,方才开了口。

    “其实有一件事,我也不清楚你们知不知道,或者……觉得严不严重……”

    “那你倒是说啊。”师师笑着。

    “高文静,她应该算是……李如来牵线送给我的人……”于和中道,“当然你今天一说,我也大概清楚了,她私下里会把情报卖给很多人,但……李如来最近做的事情,不算是什么好事情,他之前从外头买了很多人,在成都办厂、圈地你是知道的,但这中间还有一些业务,旁人恐怕不好跟你说,其实我先前也不好说……”

    师师看着他。

    “你也知道,华夏军不许逼良为娼,如今在西南的妓户,都是外头进来的,这门生意很好做,有几个大户在做,而李如来,他借着往外头买人口的渠道,不光是安排那些名妓、瘦马,开酒楼宴饮,而且我听说,为了经营关系,他借着自己在军队内部的身份便利,经常会想办法把一些名妓、瘦马偷偷送给军中的将领,这事情……很受欢迎……”

    于和中的话说到这里,安静的房间里,师师的右手落下,只听砰的一声,她手上的茶杯落在了茶几上,于和中抬头望去,悚然而惊,只见师师的脸上,一时间竟像是蒙了一层冰冷的霜华,凛冽如刀。

    在汴梁的多年时间,包括在西南的一年多,于和中从未见过师师生气时的神色,但这一刻,她于数年时间内在军中以及在高层辗转里培养出的一股杀气,陡然间绽放了出来。

    寒霜一放即收,师师伸手推开茶几上的杯子,吸了一口气,随后起身,去到书桌的后方。

    她的声音依旧轻柔。

    “这个事情,有具体的印象吗?”

    “我……我听过一些事情,但没办法证实。”

    “我来证实。”

    师师抽出纸笔。

    “你说,我记。”

本站推荐:天唐锦绣福晋有喜:爷,求不约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那些年,我爱过的女人逍遥小书生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武神至尊九星霸体诀锦桐我的1979

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愤怒的香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香蕉并收藏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