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赘婿 > 第一一四八章 花氛(上)

第一一四八章 花氛(上)

推荐阅读:弃宇宙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赘婿最新章节!

    二月十六,威胜,青宫。

    每一天的公务都堆积如山。

    天气依旧阴冷,但院子里披着点点积雪的桃花开了,楼舒婉抓紧时间批改桌上堆积如山的折子,只偶尔抬起头来,让自己的心神得以短暂放松。盛开的桃花会让她想起已有些模湖的江南,想起当年不负责任的生活。那真是太开心啦。

    中间的某一刻,还是让侍女小秋将窗户关了起来。咕哝几句:「鬼天气越来越冷。」

    搓一搓手,继续埋首到桉牍中去。

    女人的身体,总是特别畏寒一些,虽然这几年在史进、王巨云等一众高手的提点下,也尝试练习了一些健体的气功,但她的心思过于活跃琐碎,入静不易,练到如今虽然身体比普通女子要好些,但在她看来仍旧觉得进展太慢。

    人跟人的差距有这么大吗?西南的那个狗混账宁什么,他是怎么练的?

    虽然史进、王巨云等人都曾慎重地说过西南那位的武艺未必有传闻中的那样高,但在楼舒婉想来,对方至少在江湖上的一流身手还是有的,否则当年在吕梁山,他岂敢那样大吼林宗吾。自己心思活跃,他不也是……凭什么啊!

    世道待人不公。

    偶尔咒骂一下贼老天,骂骂西南的狗混账宁什么,也算是内心消遣的方式之一,并且也算得上是她这么多年以来,做事的坐标来源。对武艺的进展虽然不解,但有一天倒是可以想得明白:

    狗混账宁什么这么些年以来,多半也是如自己一般没日没夜地在工作着,批折子、看消息、一场场的会见与博弈、战战兢兢地往前走、每时每刻思考着谁在骗自己、某些讯息里是否又暗藏了某些自己错过了的端倪……

    不会有其他的方法了。

    而相对于过去几年时间里那灰暗到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局与压力,一件件令人灰心的事情与仿佛延绵不绝的噩耗,如今至少许多事情暂时顺遂起来,晋地可喜的发展随着一本本折子上记录的信息,犹如大河奔涌般每天每天的在眼前流过,问题依旧多,但一个个的结,也有了逐渐解开的势头。

    烦闷的程度,总要比前几年有所缓解。

    每天能够分配给批阅这些折子的时间并不长,其它的时间里,还有一项项的碰面,一场场的会议要进行。对许多大族或是势力的代表,她需要亲自碰面进行拉拢,对大的方向做出拍板,而针对许多具体事务,她都得与晋地内阁的数名大臣开会,商议进展以及安排下一步的方针,有的时候还得分别进行拉拢或是打压。

    虽然眼下的权力基本归于她的身上,但实际上,她与朝中众多文臣的私谊都不算厚,与许多人保持着疏离与公事公办的态度,而即便对身边的幕僚团队,她的管理仍旧基于权术的平衡,而并非私谊上的拉拢。

    女子执政,在眼下有着身份上天然的弱势,与人过分亲近,对方便容易生出欺瞒和摆弄你的心思,这是从田虎时代就积攒下来的惨痛教训。

    也是因此,除了对于玉麟、史进等部分人物有着相对亲切的信任,楼舒婉在面对大部分官员时,一直展现的都是公心而非私谊,这保证了晋地执政在某方面的清廉与洞察,但也令得女相的执政基础,在另外的一些方面,一直有些如履薄冰。

    按照狗混账宁什么在信函中对她尖酸的讽刺,这只能算是一种「封建的清廉」,如同走钢丝一般,虽然短暂地维持,恐怕难以长久。

    如果能够如西南一般,建立更加可用的弟子与参谋班底,她的道路,应该可以走得更稳一些。但没有办法,她不太会教育弟子,也很难对下头的人形成宁毅一般的「君主」般的权威,在大部分的时候,了解晋地状况的人们都会对她的「公心」与「无私」表达敬意,但这样的敬意,在更加

    明确的权利面前,也很容易分崩离析。

    类似史进这类侠客,拥有自己坚定不移的「道」的,太过稀少,而即便史进的忠诚心值得她无条件地信任,她也极少让史进担任亲卫之外的其它工作,例如情报的收集,例如他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即便偶尔询问,侠客的角度,也会有所偏颇,楼舒婉极为珍惜地不想让他去沾染更多的俗务。

    戏文上总会觉得某某主君昏聩的原因在于不能任贤用能,但实际上,身处权力核心的人最痛苦的,在于根本不知道什么信息是真的,什么信息是假的。大部分时候的权术平衡,也是希望三个人或者更多的人能够说出几个不同角度的观点,以期待从观点的碰撞中寻觅到真相,而一旦下层人员形成同盟,再英明的君主眼中都只能漆黑一片。

    正确的讯息才是一切的基础。

    批阅完折子已是中午了,便叫了几名内阁文臣一道午膳,同时与他们一道商量各种事务的进展。

    与邹旭的合作谈判,是最近这段时间的重点之一。对于外界而言,晋地要开发太原,汴梁邹、戴势力第一时间予以了支持并且准备参与进来的消息已经带起了不少的波澜,带动了正面的利益,但在具体的谈判方向上,拉锯仍旧不断地持续。

    「……邹旭那边,今日又提出了几个交易的办法……跟之前一样,大部分当然是我们想要卖的,但总有几个,我们接受不了……这中间,事关火器的,我和于大人商量了一下,有六到七项,西北那边,小苍河也是其中一项……而且跟火器有关的几个项目,邹旭那边有过暗示,表示如果我们能偷偷拿出来,他们能给的价格很高……」

    「……这件事情,我和于大人有商量,老实说,他给的这些价格,确实让人动心,今年的几项打算都是无底洞……而且邹旭那边说了,他们是草创之初,与各方交易,名声最重要,因此偷偷交易,不至于拿捏我们,但当然,我们当时便拒绝了,只是上头的这些开价,我觉得楼相应该看一看……」

    与邹旭队伍谈判的官员如今属于晋地户部,这是楼舒婉的直属管辖部门,对方的话语也比较轻松一点,说了过程,将本子递给楼舒婉。楼舒婉挥手让对方坐下吃饭的动作中看了一眼,快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喔,姓邹的出这么多……」

    「我们大概估算了一下,得了刘光世、尹纵、陈时权这些人的家当,能拿出这些来,倒也不出奇,毕竟有许多是货物交割,而我们这边……也确实缺少这些。」

    「把我卖了吧……」

    「楼相说笑了。」

    「没有说笑,我这侄子真有钱,开价也大方,这便是年少多金嘛,看着人品也可以。」她一手捏着快子,一手扶着本子,盯着笑了笑,随后盖了起来,转瞬间收敛笑容摇了摇头,「到了下午,麻烦岑大人把这些开价,摔到对面那帮人脸上。」

    「……火器的事情,小苍河的归属,是西南那位的底线,没得谈,也不能谈。晋地今天的这口松缓气,是到西南求爷爷告奶奶跪回来的,如今翅膀还没硬,引着我们去欺师灭祖,往人脸上扇耳光,你问问他们,邹旭到底想要干什么!他是真不懂这个道理,还是啰啰嗦嗦婆婆妈妈,一天到晚的跟咱们绕圈子。」

    「是。」岑姓官员点了点头,随后,「……是真的扔吗?」

    「……啊?」

    楼舒婉抬起头,像是有些费解地看着他。

    对方过得片刻也笑了笑。

    「……懂了,卑职会看着办的。不过根据我和于大人的看法,火器与小苍河,恐怕都是邹旭的漫天要价,真到落地还钱,关中和潼关方面的利益,好像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

    「……也是应有之义。」楼舒婉一面吃东西一面

    道,「西北不光是晋地的屏障,也连接整个中原,他和戴梦微只要没瞎,都会视关中为腹心要害,如今潼关、长安都算是在我们手上,他和老戴才杀了刘光世不久,还在清理旧账,根基未稳,只能跟我们协商,这件事他上次来也提过……其实我还没完全想好。」

    略微沉默了片刻。

    「……无论如何,按老宁上个月来信上说的,邹旭这个人,相持能力很强,跟他谈判,要做好多绕圈子的准备。长安和潼关方向的想法,熬、熬到他们主动要,看看他们有多想……另外,如果真觉得有什么不对,本子也好,凳子也行,直接扔到他们脸上,就说我生气了,让邹旭亲自来跟我谢罪,否则不要再谈,晋地不是非他们不可。」

    听她这样说起「老宁」,下头的人略微肃容,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楼舒婉扫了一眼,将话题转到其它地方。

    晋地与邹旭的谈判,如今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至少对晋地开发太原的宣传影响已经开始折现,如今各种士绅、大商贾的合作意向在汇集,针对太原、西北的大量物资在调动,与乱师的合作每一天都在沟通协调,这些都是迫在眉睫的事务,每一天的报告,都会有一个大概。

    这些讯息轮流过来,待到聊完,也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时辰,楼舒婉匆匆扒完已然冷掉的几口饭,方才说起下午的两件要事。

    「……与女真人修好谈判的事情,卢澄那边已经准备妥当,明日将启程北上,这件事不管有没有效果,诸位大力宣传。另外,华夏军从梁山那边过来的使者,下午会抵达威胜,来的人不算多,但东门那边锣鼓鞭炮都准备好了,华夏军全力支持我们对太原的重建,这件事的风,你们有空也放一放。」

    众人起身应诺。

    饭后不久,预备出使金国的使者卢澄便领着几名副手过来见了楼舒婉。这是晋地辩才无碍、应变能力极强的一名中年官员,他要出使金国的消息,在威胜周围,也已经传了几日了。

    北上开发太原,是极有进取心也极有风险的一件事,一般情况下,只有最激进的投机者才会选择参与,这样的背景下,邹旭的主动示好给了晋地一些宣传的方便,与此同时,女相忽然做出要与金国谈判的决定,则给众人吃了一颗更为踏实的定心丸。

    这是极为成熟的政治手腕。

    过去金国与晋地深仇大恨,女相在抗金的过程里也表现出了极为激进的态度,在她做出将威胜付之一炬的事情后,许多绥靖的想法,一般人是不敢首先说出口的,但在目前的局势下,考虑到之前一个月不断流传的女真新君上位、权力斗争、西府失势的传言,许多人便认为,晋地此时向女真新君完颜亶递出和平的意向,极有可能得到一个积极的结果。

    纵然数年后的战争不可避免,但至少能够将发展太原的缓冲期尽可能的拉长。

    尤其在女相表露出如此广阔的胸襟与如此自然的运筹手腕后,晋地的许多人,甚至又将对她的认知提高了一个层次。消息放出后的几天内,威胜城内数名还在犹豫的士绅与大族代表,陆续向楼舒婉这边,提出了配合太原开发的初步意向。

    「……去到金国,态度不卑不亢即可,咱们今天的晋地,是在过去的战争里展现过实力的,不是他们予取予求的武朝,所以不用卑躬屈膝、放低姿态。完颜亶新君掌权不久,要动宗翰这样的权臣,只要他们不是猪,都会愿意对晋地抬一抬手……」

    「……但金国的蛮子也不少,一只野兽看到人,他们张牙舞爪,你只要退一步,他便会看出你的心虚,到时候只能被他们拿捏、予取予求。所以卢大人,谈判的结果,尽量求成、求好,但最主要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要尽量表现出我们晋地是光脚的、他们是穿鞋的,晋地接下来这口气能喘多久,托赖

    您这次的北上,我便代表晋地的百姓,拜托卢大人以及诸位了。」

    她对卢澄等人郑重交代,对方也起身,郑重拱手。

    「去到北地,我们会尽量拜访所有能拜访的金国大员,促成此事,而即便不成,昨日我亦与冯兄、苏兄几位有过商议,我们可以死在那里,也绝不会让他们觉得晋人有半点胆怯。」

    「不要死在那里。」

    楼舒婉摇了摇头。

    与卢澄等人的会见,持续了一段时间,随后是几名在晋地颇有名望的士绅、商贾的到来,楼舒婉与他们一个一个地轮流交谈片刻,方才领着所有人前去威胜东门,迎接自梁山而来的华夏军使节。

    在邹旭的表态,卢澄的出使之外,于威胜东门对华夏军使团大张旗鼓的迎接,也同时确定了华夏军对晋地发展太原这一计划的支持。

    美中不足的是,待到使团抵达,楼舒婉才发现自梁山过来的这位名叫方承业的使节尖嘴猴腮,模样看来像个小混混,唯一好的,大概是眼神还算沉稳。

    按照先前报来的资料,方承业亦是宁毅的弟子,他的老家便在泽州,当年不知道为什么去到小苍河跟随宁毅学了些东西,后来回归泽州,与展五有过一段时间的搭档,田虎的事件,有他的参与。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田虎死后,他便离开了晋地,将所有工作交给了展五,也是因此,楼舒婉与他还是第一次见面。

    对于宁毅的弟子,楼舒婉总是保持着好奇心。眼下这位与邹旭又是不同类型的人,虽然样貌看起来差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梁山一贯物资缺乏才导致的干瘦,但至少眼神稳定而深邃,似乎带了一丝苦郁的气息

    ——见过乱世的人大多有这样的神色,只是如邹旭这等有本事的,大多能以天地为棋挥斥方遒,他这样的苦郁,更像是对世事无能为力后的创伤。倒是与展五有些类似,果然是一同共事过的。

    第一天的进门只是一个宣传,明面上,华夏军首先支持的是晋地对太原的建设,但事实上,楼舒婉向华夏军提出的是出兵攻取西北。对方派来的使团不过数十人,表示会担任一些游说的任务,这令楼舒婉颇为不爽——或者说纵然一开始就预料到华夏军不会真的发兵取西北这样的鸡肋之地,她表面上的不爽,也是必须的。

    热闹的迎接之后,众人回到青宫,楼舒婉挥退左右,将一道参与了作秀的方承业与展五都骂了一顿,不同于过去薛广城的硬顶、展五的绵里藏针、方承业则是连连道歉,对一切表现得极为谦卑,但随后也有理有据地陈述了华夏军无法过来的各种考量,表示以华夏军在梁山的力量,未来或许可以呼应太原,但自然无法做到控扼西北,对那片地方,女相想要,拿去玩就是了。

    这人没有精神,对抗进行得也就没有意思。楼舒婉骂了几句宁毅,挥手将两人打发掉。

    之后还有些时间,又是批改折子;晚上呆在青宫,仍有对部分官员、士绅的接见。

    寻常的一天里,她尽量保持着思绪的清晰,如此一直到接见告一段落,她趴在书桌上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儿,醒过来时,外头的星夜寥廓、阆苑安详,袁小秋给她肩上披了一张披风,也不知已是夜晚的几时。

    这是时常会有的深夜,她在冰冷的气息中伸了个懒腰,让自己清醒过来,回到书房的书桌边。

    还有一些折子,批完之后,便能回家歇息了。

    寻常的、相对轻松的一天……

    不久,史进进来,告知了她一个有趣的消息。

    ……

    夜的视野划过青宫的这片院落与宫墙,在一片相对昏暗的道路后,复又亮起来。

    喧嚣夜市当中的一处茶楼边,邹旭与方承业在道路上相遇,这一次,并没有爆发如

    薛广城行刺那般的僵局,早就认识的师兄弟看来平静地打过了招呼,随后上到茶楼,在靠窗的座位前坐下,烹煮了一壶新茶。

    许许多多的眼睛,在暗中注视着这一幕,试图分辨出一些交流的讯息来,但由于夜市的喧闹,以及双方随行人员对周围的占据,没有第三个人能够听到那些对话。

    ……

    「……没有想过来的是你。」

    「……乱世之中,见一面少一面,师兄近来如何?」

    「……做的事情你都知道,杀了刘光世、联手了戴梦微……」

    「……不容易啊,师兄……我问的是心路历程。」

    「……此间乐,不思蜀。」

    「……自比阿斗没有好下场哦。」

    「……我就是觉得,放在这里挺合适的……请茶。」

    「……请。」

    ……

    「……最后还是要帮女相夺西北。」

    「……师兄过来又是为了哪里?」

    「……想要跟女相聊聊关中的事情,顺便看看能不能买点枪炮。」

    「……刘光世那里的枪炮够你用了,有什么好买的,你何必骗我。」

    「……第一代、第二代的有屁用。」

    「……后面不可能卖给你的啊,又不是不懂。」

    「……工艺怎么发展我也知道,我只是没有时间,猴子,你帮帮我。」

    「……方承业是这样的人吗?」

    「……什么样的人?」

    「……出卖同志的人。」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不然怎么想,你做了什么,是我去调查的。」

    「……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苦衷,他们先动的手。」

    「……不能解释吗?还是你不想解释了。」

    「……天地辽阔啊,猴子,你我为什么不能是主角……而且我没跟你说吗,上次是你来,所以我放了你一命。」

    「……杀了我也没关系,华夏军又不止我一个,你要是一错再错,老师会提前清理你。」

    「……谁来?谁……算了,不说这个,伤感情,那这样吧,猴子,就这么说,如果有一天,西南出了问题,你有什么想要的,记得有我,行不行?」

    「……师兄……我也给你一个劝谏吧。」

    「……你说,我听。」

    「……有一个很明显的事情,师兄你可能还没有多想……当年我去调查,劝过你回去,你不愿意,怕的是回去受处分,没有好下场,但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可能看到的是自己如日中天,也如履薄冰的一面,但在我看来……想要回去,避免之后老师杀出来,火箭弹掉到头上,今天也是你最好的机会……」

    「……」

    「……你看,你拿下了汴梁,杀了刘光世,又骗了戴梦微入伙,你的手下,掌了中原半壁,也掌了所谓的今之圣人,你杀了他,或者抓住他、揭发他,回华夏军……老师不会处分你,就算只是凭借你今天的功劳和能力,你现在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几个女人,都能保下来,没有人能处分你,再严厉的纪律也会对你网开一面……」

    「……」

    「……师兄,玩够了,回来吧……」

    二月十六,犹寒的春夜,晋地的夜空月华如水、星火寥廓,就在楼舒婉仍在宫中伏桉书写之际,喧闹的夜市街头,一对师兄弟,短暂地以言语交手,而这言语便如同风暴一般,几乎要带起整个天下的动荡。

    像是听见恶魔的低喃,又或是看见纵横家的恣意捭阖……

    邹旭愣在了那里。

    而方

    承业看着他。

    「……这是最好的路了……」

本站推荐:天唐锦绣福晋有喜:爷,求不约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那些年,我爱过的女人逍遥小书生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武神至尊九星霸体诀锦桐我的1979

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愤怒的香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愤怒的香蕉并收藏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