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六十四章:农场里的女人们

第一百六十四章:农场里的女人们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神级猎杀者无尽破碎贩妖记贩妖记捉蛊记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

    雾外,桑切斯城。

    不久之前随着某人在井中大闹一番,井市发生了一起超大规模的暴乱。

    这起暴乱导致井市的交通瘫痪,且七大财团公信力降低不少。

    同时,对应着的世界,现实世界里很多区域的扭曲浓度一反常态的开始降低。

    其中,也包括桑切斯城。

    桑切斯城如今外敌环伺。

    这一切自然是凯恩集团在幕后做推手。

    每一次都会利用自己集团内的恶堕做英雄,来抵御来自桑切斯城外的恶堕。

    但事实上两边都是一伙的。

    只是不久前,桑切斯集团重金打造,花了无数广告,做了无数宣传所推出的英雄,一个拥有三个完美级畸变词条的恶堕——

    变成了人类。

    变成人类之后,甚至永久的失去了再次变成恶堕的可能性。

    在成为恶堕前,这是一个普通的梅南国妇女。

    丈夫死于逃向桑切斯城的路上,后来由于不想成为生孩子的工具,她决定前往凯恩集团的另一个部门——英雄圣所。

    何谓英雄圣所?

    就是制造恶堕的地方。

    不同的人,变化为恶堕后潜力也不同。

    凯恩集团现在手里掌握着无数恶堕,但这些恶堕的潜力普遍较低。

    只有那些对生活有着巨大执念的人,才有可能恶堕的过程里,诞生出稀有或者完美的词条。

    而如今,发生了“逆恶堕”事件,一些英雄变成了人类。

    尤其是那位凯恩集团的头牌。

    最终,这位女恶堕英雄的下场,是继续回到北区,一个——专门搜集男性供血,以及让女性生育的地方。

    也就是白雾在启示里见到的——“畜牧场”。

    人类在这里,就像牲畜一样,只是为了提供血液,提供各种负面情绪,以及提供新生儿。

    当然,这一切都披着自由的外衣。

    他们似乎是不强迫任何人的,只是电视广告铺天盖地,来自上层的宣导,以及随处可见的标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人们。

    最后加上丰厚的报酬,想要在这个城市活下去,人类的选择不多。

    体验各种痛苦,在某个临界值里不断散发负面情绪。

    或者就是提供血液与自己的生育能力。

    后者是为可怕的。

    凯恩集团会在将第一次生育的女人安置在一个地方。

    一旦生完孩子后,还来不及看怀里的孩子一眼,很快就会被转移到下一个区域。

    这个区域里的女性,全部是第二次生育的。

    当然,第二次生育的区域里,人数明显要少一些。

    而这样的区域——一共有七个。

    事实上如果人类的体质可以跨越极限,凯恩集团不介意弄八个,九个。

    但是能够生育那么多次还活着的人类,基本不存在。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截至目前为止,桑切斯城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测试一系列途径。

    所有为恶堕提供血液,情绪,新生儿的人类,最终都会被洗脑。

    他们会对外宣传这里的美好,吸引更多人类前来。

    但这一切,多多少少都有催眠的影子。

    雾内区域,避难所的人类虽然环境恶劣许多,但那里的人类,却有着真正的自由。

    海域上,方舟里的人类正在遭受极地的气温,可同样的,他们心怀希望。

    唯有桑切斯城,这个由凯恩集团不断宣传的人类圣地,人类最后的堡垒,并不是为了人类能够生存而准备。

    人类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被恶堕,被扭曲生物圈养的牲畜。

    强大的精神力控制,让他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以至于他们连反抗的意志都没有。

    一切仿佛都成为了合情合理的事情,都成为了一种常态。

    在这个城市,人类出卖自己身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再有任何道德上的顾虑。

    相反,内心会因为某种暗示,觉得这一切理所应当。

    要让这些人类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以人类的方式活着,只有解除这种精神禁锢。

    而能够解除这一切的人,唯有农场里的某一位。

    说到底,凯恩集团,也不过是农场主井一的一张牌罢了。

    ……

    ……

    未知地带,农场。

    井字形分布的九座农场里,由于前阵子的种种意外,九座农场冷清了不少。

    那只邪恶的,满是嘴巴的巨大的手臂,吞噬了不少农场里的孩子。

    但孩子这种“物品”,农场里向来不缺。

    以前都是由井一亲自挑选,现在井一重伤,农场里的孩子,便由桑切斯城的人挑选。

    可以预见的是——k的质量,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差。

    虽然溪云子这一代的k,远远比不上黄金一代,却也总归给白雾等人造成过麻烦。

    甚至也有过叛逃农场的心思。

    未来的k……就未必了。

    七号农场,这座曾经孕育了黄金一代的农场里,教堂之中,井一时不时传来几声咳嗽。

    他的伤势,依旧还未恢复。

    不久前与某个神秘光头的交手,让井一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好在很快,他也弄清了来龙去脉。

    井一自然不会死。

    可他很清楚,与其他几个兄弟姐妹不同,自己终究会“归还”给扭曲之主。

    拥有因果之力的人,最忌讳去看自己的生死。

    但即便不用因果之力,井一也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毕竟,和其他五个井字级相比,他对于扭曲之主来说,更为特殊和重要。

    这些天以来,井一一直在恢复和调养。

    几乎不会走出教堂,至于农场里那些孩子,那些妈妈们,以及种种决定资质的考试,井一也无法顾及。

    七号农场的教堂,已然是一座禁地。

    没有井一的许可,任何人不得进入。

    但董念鱼是一个例外。

    一天前,董念鱼就回到了农场。要从雾外世界抵达农场,她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一天的时间里,董念鱼都在安顿两个外来者。

    得知井一归来,董念鱼还担心会被井一看出些什么,但井一重伤,闭关在七号农场教堂的事情被知晓后,她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这日中午,董念鱼安顿好了两个不速之客——曲栗,沈殊月之后,便开始寻找井一谈话。

    她必须要知道,井一现在伤势到底多重,要知道沈殊月和曲栗拥有多少时间来探索农场。

    董念鱼敲了敲教堂外的门。

    “我来看看你,井一。”

    董念鱼只是一个分裂体,或者说又一个被白远欺骗和抛弃的小鱼干分裂体。

    但小鱼干的分裂体也是k,董念鱼某种意义来说,也属于黄金一代。

    那一代的k,都不会将井一当做“爸爸”。

    董念鱼也一样。

    “进来吧,我的孩子。”

    井一的声音透着些许虚弱。

    教堂的门有着井一留下的一道封印。

    在井一许可之后,封印化作黑雾,随风散去。

    教堂的大门缓缓开启。

    井一平静的坐在教堂的祷告位上,看起来与往日并无差别。

    董念鱼却能够感觉到,井一现在很虚弱:

    “井四做的么?”

    “老四的确有这个实力,但没有这个魄力。伤我至此的,是世界意志的化身。”

    想到了那个光头,井一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推演了很多次,确信扭曲之主已经出现,确信那个光头已经死了,这些天他恐怕会寝食难安。

    “你看起来,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大很大。”

    “我知道,我主已经降临,在我主找回所有躯体之后,一切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新的世界会很快到来。”

    井一的神情只有满足和喜悦。

    因果推演多次,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匹敌扭曲之主的存在。

    董念鱼并不在乎这些:

    “你多久能好起来?我想见见白远,你能帮我吗?井六曾经用这个理由拉拢我,我知道他也许是死了,但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见到他。”

    “如果你办不到,能不能求求那位神?”

    井一的目光带着慈爱:

    “即便七百年来,我一直告诉你,引导你,你却依旧执着于他。”

    如果是往常,井一会继续“引导”董念鱼,但今日,井一一反常态。

    井一看到了某个未来,所以不加掩饰的说道:

    “白远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说来有趣,你,你还有你的……影子们,都会原谅他。”

    “甚至有一段时间,我也会想,只要老三将他们找回来了,我也会原谅他们。”

    “只是那个时候,连我也不知道,他们几个,都得到了秩序之主的启示。”

    “谁会不喜欢那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呢?但是白远这个孩子……是没有心的。”

    白远没有心。

    井一讲起了一些白远的往事。

    白远曾经很执迷于探索人类的情绪,喜怒哀乐这些东西,让白远很困惑。

    人是追求快乐的,白远也一样,他询问过井一,怎么样才能快乐。

    井一的眼里,白远和其他孩子地位截然不同。

    如果可以,井一甚至希望将来救出扭曲之主后,请求伟大的扭曲之主,赐予白远壳之仪式。

    所以某种意义而言,井一是将白远当做亲信栽培的。

    井一的口吻带着些许遗憾:

    “人类的快乐,无非不过是那么几种。食物的满足,肉欲的满足,权力的满足,游戏与探索的满足。以及……生育的满足。”

    “但是后来,我发现白远对很多事情,不会感到快乐,只会感到无聊。”

    “他喜欢刺激的事情,食物带来的快乐有,但不多。至于金钱,肉欲,权力,这些东西白远更是厌烦至极。”

    “他真正感受到快乐的地方,是游戏与探索,在离开农场之前,白远对我说过一段话。”

    董念鱼问道:

    “他说了什么?”

    “他说,先生,我已经越来越不快乐了,或许是农场的游戏对我来说,已经没有趣味,我想要跟你玩一场游戏。”

    井一抚摸着教堂的红木椅:

    “也是那个时候起,我才发现,世界唯一能够让白远感兴趣的,只有游戏与探索。”

    “我也只不过是他游戏里的一部分。”

    “虽然他最终还是死了。但不要对这种人报以同情,我的孩子,何必对一个无心之人,念念不忘呢?”

    白远没有心,这或许是一个最合理的说法。

    董念鱼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要把有些话问清楚,如果真的如你所言,他为什么会有了自己的孩子……”

    白雾。

    事到如今,井一的因果里,自然无法忽视白雾这个存在。

    他听明白了董念鱼的话中意。

    “你在困惑,为什么白远没有带走你,毕竟你和那个与你一样的孩子,才华上,你并不输给她。”

    董念鱼没有否认,这么多年来,她始终耿耿于怀。

    白远当年的选择,让她很意外。

    白远如果带走的是主体也就罢了,但是白远带走的人,分明也是一个分裂体。

    同样都是分裂体,董念鱼不明白……为什么只有自己被抛弃了。

    如今得知,白远有了孩子,那个孩子他已经见过。

    所以董念鱼很难不朝着某个方面去想。

    董念鱼虽然有着足以影响全世界,乃至影响井字级的强大精神力,却终究不是上帝视角的神。

    她也会被很多事情迷惑。

    井一笑道:

    “你以为他没有带走本体么?你以为他带走的那个分裂体,就不是一枚棋子么?”

    董念鱼不解的看着井一。

    井一也道出了一部分真相:

    “他带走的那个分裂体,只是一个弃子,一个用来困住井三的消耗品罢了,我说过了,白远没有心。”

    “即便是你们的本体……在白远眼里,也只是一件道具。”

    “白远也许的确有了自己的孩子,但相信我,这个孩子本身,对于白远而言,也不过是游戏与探索的一部分罢了。”

    这个世界最了解白远的,或许在所有知情者眼里,都认为是黑桃十。

    毕竟黑桃十才是白远的宿敌。

    可这是一个骗局。

    唯有井一,才是真正看透了白远的人:

    “一个没有心的人,做出的任何事情,都只是让自己获得乐趣。”

    “你或许可以同情一下白远的孩子,因为他的童年,一定不怎么舒服。甚至……比不上农场里的孩子。”

    这倒是一句话真话。

    董念鱼却越发的难受,如果小鱼干也只是白远的弃子,那么和白远结婚的,是不是就是——那个有着庞大精神力的本体?

    她到底还是泄了气,有些气馁的问道:

    “我的本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甘心被白远那样利用吗?”

    “她就是白雾的母亲吗?”

    这两个问题,董念鱼也清楚,井一也不见得知道答案。

    七百年来,井一一直知道,董念鱼恨白远,只是这种恨,来自于求而不得的爱。

    他也一直利用这一点,让董念鱼为自己办事。

    很多问题,井一避而不答。

    可到了如今,井一认为已经不会再有变数,一切必将朝着扭曲前进。

    所以这一次,他破天荒的说道:

    “关于你的本体,她是不是白雾的母亲,我不知道。但她是一个设什么样的存在,我可以告诉你。”

本站推荐: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两界搬运工驭房有术茅山捉鬼人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末日拼图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更从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更从心并收藏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