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作者:喜了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霸道总裁求抱抱医妃权倾天下美国之大牧场主神藏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宝贝儿最新章节!

    多多的驭人之术是很多变的,他混,有混的道理。这些老王府子弟从小锦衣玉食,哪个不是娇宠养大,能不作天作地?你不混,驾驭不了他们。

    如今不同以往,大家族里一个老爷一生一群,现在都是独苗居多,驾驭得了这些混霸王,相当于就是握着他家老爷了。所以,多多必须混,且要混得比任何人都能服众!

    当然,本性里的多多像变色龙,是很能“随机应变”的,你是个正直的人,他也能同你比“正气”,用完全不一样的面貌收服你。于是,与任何一个“混世魔王”不同,多多很得人心,得各类人心。

    梅粒也是个聪明人,他深知多多为人,也晓得多多这么待他不乏“政至需要”。但,毕竟好处都被他得了,多多说一不二,为他着想办的事没一件不令梅粒满意——人都是知恩图报的,梅粒内心而言,是服他的。

    回驻地的车里,

    坐在副驾的梅粒仰靠着椅背,双手交握在前,浅笑,“这女的,也不过如此。”

    “是呀,平常摆得个贞洁烈女的样儿,看上的,还不是个有妇之夫。”开车的宇乐也笑。

    是呀,弄清楚了,这个邓锦文果然心有所属,结果一探呀,是他父亲巳令部一个叫陈思远的高参。这个陈思远,已婚,一儿一女,跟这个邓锦文若即若离,搞不清白……

    “所以说啊,女人呐,要么纯要么贱,别走中间路线,作,也作个纯粹出来呀。你像多多他姐,爱死佟话,甘愿做小,甚至和老梁家脱离关系,作也作得坦坦荡荡。”梅粒摆摆头,“最烦这种又当表子又立牌坊的……我看,送多多跟前,那他是不得看上。”

    “那就不送了?”宇乐问,

    “不送了,我还怕丢不起那人。不过,还没哪个女的在我跟前立牌坊立起来过。”

    “明白,你就等着好戏看吧。”

    ……

    “今古情场,问谁个真心到底?

    但果有精诚不散,终成连理。

    万里何愁南共北,两心那论生和死。

    笑人间儿女怅缘悭,无情耳。”

    长生殿,长生殿,直叫人听得愁肠九转,缱绻悱恻……

    王羊眼眸愈发迷离,

    她学上得少,不意味书就读得少。她爱戏,也能唱,且时常如痴如醉,说明她懂,也没少钻研这方面。

    她常想,听戏就跟大梦一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性情中人拘于其中,套用王静安的宇宙人生论,进去出来,就看个人的造化了,其他的索性都投了水,哗啦哗啦流走……

    王羊看戏,多多看她。

    这真是个如戏梦里的女子,如泣如诉。有时,你看她呢喃唇齿,跟着咿咿呀呀,动情处,眼眸湿漉,仿若在戏中走不出来……多多不停亲吻她,情浓时想要,王羊也能化成水满足他……台上,皇家的华丽如此大张旗鼓;台下,黑蒙蒙里,两团人影涌动。多多想,确实再找不到第二个能叫他这般情难自禁,王羊,本身就像一个梦……

    正带劲儿,王羊的手机响起,

    说实话,王羊现在也喜欢和多多做,多多太会把握节奏了,让她每每发疯,她渴望这种摸天的感受……

    抓了几下,才把手机抓稳,

    放到耳边“喂…”

    此时,坐车里的梅粒立即起身!眼眯起来,但声音还是轻,“在干嘛呀,”

    “看戏呢,”王羊咬唇,迷离的眼望向上头的贵妃,她在与高力士话别……

    多多咬她耳朵,那头梅粒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更紧潺着她,

    “哦,哪儿看戏呢,这么没劲儿,”梅粒轻轻出口气,还带着笑,

    “戏里她要死了……”差点儿王羊就“嗯”地喊出来,她多么用力地捏着手机、头挨着桌面,眼里媚出了一个梦幻的世界,是她要死了吧……多多爱死了,按下了“挂断键”,梅粒那头只剩下无尽地“嘟,嘟……”

    梅粒是老过来人,还听不出来就太假了,也骗不了自己!他狠狠抹了下脸,心中一股子说不出是苦是愤的气焰!——他要找到那个人!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但,梅粒头脑发麻,他和王羊还没怎么着,虽说他这般狂热地追着她,可从未明确表达过什么,王羊更是没把他当什么——梅粒靠向椅背,目视前方,神情肃狠,刚儿他才说过,女人要么纯要么贱,作也最好作得坦荡。王羊,他从没把她归为普通女人之类,愣就是带着滤镜一般,她纯也好贱也罢,作不作得坦荡,他都能接受……梅粒沉口气,他告诉自己,这样看来,他更放不开她,先搞清楚“这个人是谁”再说,夺也要夺过来!但,不能搞犟了王羊,她的心才是最重要的……

    可,毕竟梅粒心里不好受呀,

    “现在就给老子搞!”

    一旁开车的宇乐,眼见着他给王羊打电话,虽说肯定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但,可以看脸色呀,梅粒这通电话打得不痛快!

    也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好,我这就去办。”

    梅粒需要发泄,很不幸,邓锦文和她那个已婚情人成了替死鬼。

    ……

    那头长生殿,明皇与贵妃生死契阔。

    这头,也是考验一对情人的时候。

    邓锦文也算天之娇女了,这才算见识到,人间真有炼狱!

    被扒得尽光受尽屈辱,似乎都算不得什么了,

    最撕心裂肺,

    最爱的人,就在对面,

    他煞白着脸,就算曾有一身浩气,此时也荡然无存,

    梅粒微笑问他,“思远,是这个小情儿重要,还是你夫人孩子重要,你只要给我个明话,我就知道下面该怎么做了。”

    他不假思索,“夫人!孩子……”眼,都不敢往这边看一眼,

    邓锦文的心,彻底碎了……

    梅粒望着男人煎熬的皮相,女人破碎的身心,要从前,应该感受到愉悦。他们这种混世子弟,往往爱将自己的愉悦建立在万千素人的痛苦之上,这是一种变太,也是一种极致的权仗体现。

    而此刻,并未有,

    他一心只有王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宝贝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喜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喜了并收藏宝贝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