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四季锦 > 第222章 vip222

第222章 vip222

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医妃权倾天下美国之大牧场主神藏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霸道总裁求抱抱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四季锦最新章节!

    阿雾可不耐烦同元蓉梦打这种嘴仗,这骑驴看唱本,还得走着瞧。

    元蓉梦却靠近阿雾的耳笑道:“昨晚,表哥是不是回去得很晚?”

    阿雾诧异地看着元蓉梦,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理解对元蓉梦的暗示。不过依阿雾对楚懋的了解,元蓉梦越是这样逼迫楚懋,恐怕她将来死得越快。

    阿雾没误会元蓉梦,但元蓉梦却将阿雾的愣神误读成了震惊,嘴角的笑容越发得意。阿雾皱了皱眉,心想元蓉梦和楚懋也真够大胆的,西苑里各房势力的眼线密布,阿雾并不认为才入宫没多久的元蓉梦能控制所有的情况,不过如果有楚懋的帮助也许可能。

    阿雾可不管这些,只要最终能达到目的,她并不介意楚懋使用些手段,总比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好。何况,若楚懋真是同元蓉梦有些首尾,倒也可以解一解她自己的劳乏。

    元蓉梦还不解气,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女人,她就不会入宫陪那个老不死的男人,再尊贵又如何,元蓉梦只要一想起他用那满是褶子的手来摸自己,她就恶心发抖。这宫里暗无天日,连一个真正的男人都没有,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她表哥的宠爱。

    元蓉梦如何能解气,只不过现在她还不能弄死阿雾,也不想弄死阿雾,总要让她尝到痛苦的滋味才能解她心头只恨。

    元蓉梦摸了摸肚子,眼角一飞,妩媚地笑道:“咱们两个人里,指不定还是我先有表哥的骨肉呢。”

    阿雾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这元蓉梦简直有些疯魔了,皇上如今的身体状况根本无力行房,她若有孕,岂不是自取灭亡,阿雾心想,楚懋绝不至于和她一块儿犯蠢。

    阿雾虽然不介意楚懋今后多纳一个人,毕竟郝嬷嬷没多少时间可活了,这两人只要不能狼狈为奸,阿雾压根就不会将元蓉梦看在眼里,但是她绝对介意让元蓉梦给楚懋生孩子。

    是以,晚上楚懋回延嘉堂时,阿雾对楚懋直言道:“殿下,我可不许元蓉梦给你生孩子,我绝不能同意。”

    有些疲倦的楚懋被阿雾这没头没尾的话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她给我生什么孩子?”话音刚落楚懋就反应了过来,坐直身子调高了半度嗓音地道:“你以为我和她……”

    阿雾和楚懋生活了这样久,一听他的声音就知道这是发怒的先兆,就像当初在冰雪林时骂她心思腌臜时一模一样。阿雾也很委屈,难道只许他做还不许她说?不过阿雾也知道这些事放谁身上都难以启齿,她最应该的就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元蓉梦如今这般不受控制,阿雾还是觉得该给楚懋提个醒儿,“是你的元表妹自己说的。”

    阿雾语气里的妒意让楚懋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点儿。

    阿雾将下午元蓉梦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讲给了楚懋听,“殿下,你说她是不是要气死我?”阿雾嘟嘟嘴。

    楚懋的怒气还没消,但是口气已经缓和,“我昨晚虽然回来的晚,但是你还能不知道我的情况?”楚懋抱过阿雾,拿唇在她的脖颈间摩挲了起来。

    阿雾的脸一红,虽然昨晚楚懋将她折腾得够呛,但是他的体力,阿雾从来没有试探到底线过,所以并不能证明元蓉梦说了谎。

    楚懋在阿雾的脖子上摩挲了一阵,选了个最合适的位置,一口咬下去,疼得阿雾惊叫出声,眼泪花花都包在眼眶里了,“楚懋!”

    楚懋道:“你心里就把我想得那样龌蹉,会染指皇上的女人?”

    若仅仅是楚懋这个人,说这样的话,阿雾自然是一百个相信的,依他那怪癖性子就不会碰元蓉梦这种残花败柳,可是若楚懋想做正元帝,阿雾却不能肯定了。因为阿雾易地而处的想过,还了她是楚懋,她绝对比楚懋更能放□段。

    “皇上不是没碰她嘛。”阿雾不服气地道,旋即“哎哟”一声,腰上被楚懋重重地掐了一下,只怕要青紫的。

    “阿雾。”楚懋严肃地唤了阿雾的名字,然后严肃着一张脸,将阿雾放到榻上,同她面对面坐着,拉了阿雾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这辈子我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阿雾心里虽然不以为意,但是脸上依然作出受宠若惊的模样来,“殿下!”

    楚懋的话虽然在眼前来看是可信的,但一辈子太长,谁能说得清楚将来的事情,将来说不定她早死了。何况正元帝的后宫虽然人数不多,但楚懋还是有几个女人的,还有那个为他生下太子的女人。

    阿雾后悔自己没去关心过这个女人,完全记不得那女人到底是谁,但她的心里早已经提防上了。

    越是聪明的人越是容易自以为是,阿雾以为自己的神情能骗过楚懋,可却见对面的楚懋脸上浮起失望的神色。

    “你先睡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楚懋掸了掸袍子站起来。

    楚懋掸袍子的动作通常说明了他心里对这个人生了芥蒂,阿雾心里头比谁都更清楚他的小习惯。

    “殿下,天色这样晚了,你……”这种时候,阿雾可不想和楚懋有罅隙。

    “天色晚了才好行事。”楚懋去了净室换了身深色的衣裳出来,只看了一眼阿雾就走了。

    阿雾独自坐在榻上开始自我反省,看了这次她又把楚懋得罪深了,祈王殿下火眼金睛,真是什么也骗不了他,阿雾恨极了楚懋的看人的敏锐。

    您别说,忽然被楚懋这样一冷落,阿雾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以往楚懋出门之前,都要搂着她歪缠许久,这才能出去,从没像今天这样冷淡过。

    不过习惯归不习惯,如今的祈王妃阿雾可再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康宁郡主的性子一上来,再不肯去跟楚懋道歉,她只要等着楚懋回过头来哄她就是。

    依照阿雾对楚懋的了解,这人就跟饿了半个月的狼似的,保管明天就得来哄她玩耍。阿雾一门心思要教训楚懋,确保让他今后再不敢对她摆脸色,居然一句话不对头,二话不说就转身出门。

    哪知到了第二日,楚懋也没给阿雾好脸色看,一处用饭时也不说话,饭后径直就去了书房。

    阿雾也不生气,反正她也不爱做那件事,但是祈王殿下就未必了。

    因为大多数情况下,男人总是比女人的欲、望更多更急切,而就让女人天生多了一桩拿捏男人的手段。但这手段若使得好了,就是增加情趣,可若是分寸拿捏得有差,便是自掘坟墓。

    阿雾之所以觉得自己稳操胜券,那是因为她笃信楚懋的性子使得他绝不会在外头随便找女人。

    如此过了四、五日,还不见楚懋来俯就,阿雾心里难免便打起了小鼓。别的不说,光元蓉梦那头就有可能出岔子,元蓉梦虽然品行不好,但是脸蛋儿确实不错。

    阿雾心里头对楚懋与元蓉梦的这桩事其实也并非她自己想的那样不在乎。尽管她认为这是最合算的选择,对楚懋和自己都是最有利最省力的,可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喜欢楚懋碰别的女人,倒不是吃醋,只是觉得有些不干净。

    不过阿雾其实也没她想的那样在乎干净不干净,否则她也就不会对现实低头,半推半就地同楚懋行了房。可见阿雾本质上是一个十分实际的人,且有商人的气质,她所要的只是好处,也愿意付出代价,而能走捷径的时候也就不想绕弯路。

    阿雾心里头闷得慌,一个念头忽然闪过脑海,她猛地坐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如今这样做,岂不是在将楚懋往元蓉梦那边推?亏她自命聪明,结果现在却犯起和崔氏差不多的毛病来了。当年有了王氏,崔氏恼怒荣三老爷,将他往外推,才有了后头那许多事情。

    “紫宜。”阿雾高声唤道,“准备一下,我们出去走走。”

    这时正是用了午饭歇午晌的时候,外头日头裂得能晒褪人的皮,阿雾一向珍惜她一身的白皙,这种时候等闲都是不出门的,因而紫宜听了微微惊讶了一下,但是她是个聪明的,主子发了话她也不会多问。

    阿雾避开人多的地方,专走背阴之处,到天馥斋外却见那边柳树下走来两人,却是该在西山大营的六皇子楚愈。

    “四嫂。”楚愈远远地就看见了阿雾,大步走了过来,像阿雾作了个揖。

    阿雾微微一福还了礼,本待要走,却见楚愈一动不动地站着,直盯着自己看,嘴角噙笑,自以为风流倜傥。

    且说,阿雾穿了袭月白雪影纱宫裙,素纱面料,腰束两掌宽的月白素缎腰带,垂着一枚翠玉镂雕双鱼香囊,囊边缀着一黄一粉两吊流苏。都说要得俏,一身孝,阿雾这一身素里带俏,清新雅致,兼之腰如细柳之摆舞,看得楚愈都不知道迈步了。

    阿雾心头厌恶,怎么这楚家的男人个个都如此好色,五皇子且不提,没想到人模人样,一副谦谦君子模样的六皇子私下里也这副模样。

    阿雾不看楚愈,打量了一下他身边的那人,瞧着三十来岁的模样,国字脸,身材魁梧,像个武将,这两人身边两个随从都没有,又走的是如此背阴之地,想来是私下有事,却被阿雾撞到了。

    “六皇子刚到西苑么,我就不打扰了。”阿雾耐着性子说了两句,像是没看到他旁边的人似的,转身便走了。

    楚愈和熊毅安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转身望着阿雾纤细袅娜的背影。

    熊毅安是粗人,大大地吞了一口口水,“没想到祈王妃是个这么标致的娘们儿。瞧这腰是腰屁股是屁股的。”

    熊毅安的粗俗,楚愈早就听习惯了,但是今天这话听在耳朵里还是有一丝不舒服,“色是刮骨钢刀。”

    熊毅安搓了搓手道:“这样的钢刀,把我凌迟了我都愿意。”直到再也看不见阿雾的身影,熊毅安才又叹道:“真是够味儿。”

    “祈王妃也是你能肖想的?”楚愈皱眉道。

    熊毅安笑道:“本来是不敢肖想的,但是属下对殿下忠心一片,殿下将来看顾着属下一点儿就是。”

    熊毅安并不知道他这是虎口夺食。只因为楚愈如今未登大宝,表面上依然一副克制勤谨的样子,并不贪慕女色,多少送到他府上的美女都被转送给了他们这些人,所以熊毅安难免想差了。

    对楚愈而言,他并非不喜欢女色,只是不喜欢普通的女色,这天下长得美的女人多了去了,岂能谁都入他眼。当初的荣五也不过是托了她京城双姝的名头才入了楚愈的眼。

    至于阿雾,那才是楚愈心里头求而不得的仙女。真正是勾得人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加之她是楚懋的正妃,这一点儿无疑为阿雾增添了不少筹码。

    “正事要紧,你少给我出岔子。”楚愈冷着脸道。

    “属下省得。”熊毅安道,这会儿祈王妃自然是他高攀不上的。

    阿雾去了佛堂,静静地闭着眼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在胸前。心里头却百味纷杂,这一次她可不是来求子的,而是求个静心,这两日她心里头烦躁得紧,却苦无排遣之法,刚才从外头过闻着檀香味儿,她心头一动这才走了进来。

    阿雾在里头待了大半日这才领了紫宜和冰霜出去,这回她另选了一条道,从映月亭经妙虚斋回延嘉堂,这条路最远最僻静,少有人走,尤其是烈日下头,别说人了,就是虫子都懒在树荫底下。

    阿雾三人行到妙虚斋后头,正要转弯,阿雾瞟到一片衣角,连忙将身子往后一缩,如果她没记错,那穿衣服的人应该是楚愈,阿雾可不想见这人,他的眼神太过令人讨厌。

    紫宜和冰霜跟着阿雾在西苑里行走时,随时都打叠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她们见阿雾如此,也立刻停住了脚步,屏住呼吸。

    阿雾藏在围墙后头,等楚愈走入前头那片树林子,这才敢出气儿。

    那片林子十分茂密,显得有些阴森,楚愈这个时候独自前来,还不忘回头警醒地四处张望,立时让阿雾起了疑心。

    “去看看。”阿雾道。

    果然不出阿雾所料,林子里头的确不止楚愈一个人,尽管阿雾不敢靠近了看,可从那人的背影,阿雾就能辨别出,正是当今正得宠的元淑妃。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

    桂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7:25:23

    桂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7:24:53

    桂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3 17:23:55<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3:17:34

    宝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3:15:09

    环王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3:14:53

    芬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2:58:18

    为了省事以前都叫11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22:35:28

    ln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08:38:23

    如果可以清醒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4-02 08:16:33

    静花水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00:28:11

    桂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2 00:24:57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四季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四季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