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天价皇后 > 连环计,一举三得

连环计,一举三得

作者:吴笑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霸道总裁求抱抱医妃权倾天下美国之大牧场主神藏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天价皇后最新章节!

    光明正太殿,门前有宽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上林立着身着银色甲胄的御林军,神情萧杀,冷清,紧盯着广场之上的动静。

    因为这是一场不光明的登基大典,所以即便登基了,大皇子仍然放心不下,以防有什么突发的状况,因此嘱咐了御林军头目,如果有人胆敢扰乱登基大典,格杀勿论,不管是哪一国的使臣参与进去都不行。

    四周是御林军分布,场面甚是威严华丽。

    六国使臣分布在两边,浑厚的奏乐响起,只见从广场下方的层层石阶之下,走上来两队身着华丽宫装的宫女和太监,低眉敛目的捧着吉祥之物,一直走到光明正太殿前,两队人,鱼贯而分,分立在六国使臣的面前。

    然后是仪仗队,声势浩大的奏乐之声,丝毫透不出所谓的喜庆,相反的透着一股死亡的窒息之气。

    因为这里刚刚经历了血的洗礼,虽然打扫得干干净净,可是四周遍布的红绸,就好像那挥之不去的妖红。

    最后是五百御林军,整齐有序的步法,踏地有声,身着闪光的银色甲胄,手上的银枪灼灼生辉,显示出这些人的不同凡响,这五百精兵走了过来,和那些宫女仪仗队一样,分列在两边,站在最前面。

    最后出现一辆华丽的八人软辇,金色的纱蔓罩住了里面的光景,若隐若现的可看出里面端坐一人。

    八个小太监步伐轻松的把软辇抬了上来,端端正正的停在广场最正中,那软辇后面有八名华衣的宫婢,立刻上前一步,轻挑起金色纱蔓。

    柔媚的声音响起:“皇上,请下辇轿。”

    一道明黄高大的身影下了软辇,出现在众人的眼敛中。

    青瑶也在六国使臣之列,此刻穿透层层雾障,冷然的打量着那高高在上的男子。

    身着盘龙缂丝龙袍,腰束同色系的玉带,金冠束发,整个人看上去尊贵不凡,只是他的眉宇间自有一抹戾气,眼瞳赤红,令人不寒而怯,心惊胆颤。

    这人只怕不是帝才,若是凰辕国真的落到他的手里,最终也是被别国瓜分了。

    青瑶把视线收回来,移向最后面的一班大臣身上,不知道这些臣子之中有多少人是真心支持大皇子登基的,唇角勾出冷笑,掉头望向一侧的莫优,也就是沈钰,他先前易容进了这里,现在已恢复了真正的面貌,为怕有人认出他,所以他一直低着头,好在这时候大家的主意力都在新皇的身上,没人注意到角落里的他……

    礼仪官站在正大光明殿门前的白玉石阶正中,高声的呼叫:“朝拜新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皇子沈晔满目华光,站在光大正明殿前,接受百官的朝拜。

    礼仪官声落,领先一步跪拜下来,御林军跪了下来,银枪放在一侧,宫女和太监跪了下来,手中的吉祥物摆放在一边,六国的使臣,也缓缓的弯下腰,施礼,最后只剩下满朝文武百官,只见他们看着广场四周的人都跪了下来,面面相觑,一个两个,有好几个人跪了下来。

    但还有好多人未曾跪下,抬首迎视着新皇,新皇帝的面容有些阴骜,冷沉着脸怒视着这些人,那隐忍的怒气,遍布在眼底,一动不动。

    这时候有太监的声音响起:“太后娘娘驾到。”

    随着一声落,一队宫婢簇拥着一个雍拥华贵的女子走了过来,此人正是当朝的皇后,即将贵为太后的女人。

    只见她脸色阴暗难明,怒气冲冲的走进广场,站到新皇帝的身边,一双黑瞳射出慑人的狠光,阴森森的从哪些大臣的脸上扫过,最后厉言而语。

    “大胆,为何不朝拜新皇。”

    正一品大学士,趋步上前,缓缓的对着皇后施了一礼:“按照祖制的规矩,这新皇登基,必须有皇上的圣旨,或者遗召,大皇子虽然是谪出的,可是没有先皇的遗召,很难令臣等信服,。”

    苏大学士在朝中德高望重,此言一出,群臣哗然,纷纷点头,一时间那些大臣根本不去看皇后和新皇的脸色,只顾着议论纷纷。

    皇后大怒,陡的冷喝:“苏大学士,依照你的说法,那么谁才能登上这皇上的宝座?要知道皇上得了恶疾,哀家是心念皇室的人,才会不让其她人靠近先皇的身边,哀家一直陪在先皇的身边,先皇昏迷不醒,最后驾崩,依照苏大学士的说法,那么这凰辕国岂不是无主了?”

    皇后的厉言一落,那些大臣面面相觑,最后从这些大臣中走出一人来,沉声开口。

    “禀皇后,臣等是见过遗召的人,先皇临终之时留下了遗召,而且先皇立七皇子沈钰为未来的储君,并不是大皇子。”

    这说话的人仍是二品的大员,工部侍郎。

    他的一言落,好似石沉湖心,光明正太殿前,太监和宫女还有御林军,齐刷刷的抬头,迎视到新皇嗜血的面容时,唬得刷的垂下头。

    诺大的空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新皇沈晔陡的怒喝:“来人,立刻把苏大学士和工部侍郎拿下,胆敢以下犯上,妖言惑众,定斩不赦。”

    新皇的此举,无疑使自己的人格越来越低,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新皇上是个残暴不戾的人,六国使臣看着眼前的僵局,个个满脸的兴味。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七皇子沈钰,又是何人,这个人物一直没出现啊,怎么会当皇上呢?

    广场上的御林军,本来就是沈晔的人,因此一听到新皇的话,立刻从两边冲了过来,如狼似虎的直扑向苏大学士和工部侍郎,不过还没拿下来的时候,忽然从僻静的角落里,一跃而起的拭出一个人来,冷魅萧杀的声音响起。

    “大胆,谁敢动当朝的大学士和工部侍郎?”

    说话的人正是沈钰,他玉身长立,身着白色的锦袍,头上的墨发用玉簪挽起,轻润如暖玉,一看到七皇子,众人只觉得心头被光笼罩住一样,人心瞬间偏移了几分。

    苏大学士和工部侍郎,已及和五皇子交好的官员,飞快的跪下来,恭敬的开口:“臣等见过七皇子,见过皇上。”

    “起来吧。”

    “是,皇上。”

    没想到文武百官,竟有一大半的人拥戴七皇子为皇。

    沈晔没想到七皇子竟然进宫了,还隐身在使臣中,脸色难看极了,周身的狠戾,他到手的皇位即会让人得了去,当下大吼起来:“来人,拿下这逆贼,就是他害死了父皇。”

    御林军飞快的拿着武器冲了过来,沈钰陡的一声冷喝:“谁敢?遗召在此,生事者,就是谋逆之贼,处死。”

    七皇子沈钰虽然年轻,可是经过这一系列的洗礼,一夜之间似乎整个人成熟稳重起来,而且想到大皇兄害死了父皇,他的心便不能平静,眼瞳阴暗,脸色冷寒,唇角挂着嗜血的妖气,他一定亲手逮住这恶人,拿他的脑袋奠父皇的亡魂。

    七皇子沈钰的话音一落,那苏大学士领着一帮人立刻护围到七皇子的身侧,和皇后对恃着,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支持大皇子和皇后,只是现在有遗召出现,大家谁也不敢乱动。

    现在的场面变幻莫测,一招错,招招错,人人小心以戒。

    皇后和大皇子的身后有一大批的御林军,而七皇子沈钰的手下有朝中一半以上的大臣,因此场面僵持住了。

    六国的使臣皆停在外围,冷眼旁观着。

    大皇子沈晔看着这突发的状况,恐慌着到手的皇位不保,当下也不管不顾了,立刻命令身后的御林军:“拿下乱臣贼子,谁敢阻止,格杀勿论。”

    “是,皇上。”

    大批的御林军蜂涌而上,直奔七皇子和那些大臣身边,眼看着便是一场血战。

    忽然远处响起整齐有序的脚步声,很快,从广场的下方冒出一大批人来,为首的人正是伊思源,被先皇贬为平民的伊思源,领着从京城调来的兵将,足有两千多人,一边跑一边喊。

    “小民救驾来迟,望皇上恕罪。”

    那些本来正准备冲上来的御林军一时怔住了,拿着银枪缓缓的往后退,退到皇后和大皇子的身边。

    皇后一张雍拥华贵的脸,此时罩着一片狰狞,阴森森的开口责问:“伊思源,你好大的胆子,这里可是新皇登基大典,你一介平民竟然闯进正大光明殿,论罪当死。”

    “死?”伊思源手上有人,根本不怕皇后,因此冷睨了那女人一眼,不屑的冷哼。

    “究竟是谁该死,要试过才知道。”

    伊思源的话音一落,那些一直保护着七皇子的文武大臣赞同的点头,议论纷纷:“有先皇的遗召在此,伊思源大人是护驾功臣,何罪之有?”

    大皇子沈晔是彻底的疯了,冷睁着一双血瞳,既然他们不让他好过,他们谁也别想好过,当下凌声叫了起来:“上,一个不留,给我杀。”

    他的话音一落,御林军再次往上冲。

    这时候,广场外围又响起脚步声,为首的竟是皇后萧氏兄长,领着两千人冲了过来。

    皇后一看兄长过来了,当下大笑起来,阴森森的望着眼前的这些人,她也明白,眼下只有血战一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至于六国的使臣,断然不会插手凰辕国皇室的内争。

    “皇后娘娘,臣救驾来迟。”

    萧皇后的兄长,一直没得到重用,在朝中担任着一个文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先皇一直防备着萧家人,可是到最后还是死在这女人手上了,只是萧家哪来的兵马,满朝文武皆惊诧不已,正是因为这两千多人,五皇子的人才会兵败如山倒,眨眼被制住了。

    “好,好,来啊,给哀家杀,杀掉沈钰这个逆贼,”

    现在只有除掉了沈钰,他们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沈钰登基为皇,绝对不可能饶过他们的,所以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了,好在有这么多的兵将,究竟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只是那两千多人一走进广场,并没有跟着萧大人的身后走向皇后和大皇子一边,而是径直走到了七皇子的身边。

    萧皇后脸色大变,大皇子的脸色扭曲狰狞,望向自已的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萧大人以为那些人搞错了,飞快的叫了起来:“你们搞错了,这是皇后和大皇子,你们要听命于他们的话。”

    七皇子沈钰分开众人走到上首,冷魅的出声:“林思淼,你干得很好。”

    广场上死一样的沉寂,七皇子是什么意思?只见跟着萧大人进入正大广明殿的两千多人,为首一人抱拳沉声的开口:“谢七皇子夸奖,在下奉宫主之命,前来保护七皇子,祝七皇子荣登大位。”

    宫主?

    广场之上,所有的人面面相觑,凰辕国的文武大臣,还有六国的使臣,都疑虑丛生,这些人口中的宫主又是何人?而且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沈钰冷沉的声音一字不漏的响彻在广场上方,穿透每一个人的心脏。

    “本殿谢过凤宸宫的宫主了。”

    凤宸宫三个响亮的大字,终于从这里飞出去了。

    一直站在外围的青瑶冷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耳边,其她五国的人小心的谪咕着。

    “这凤宸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好多的人啊,不知道暗处有没有人了。”

    “那个宫主一听是个极厉害的家伙,你看借着萧大人的手除掉了五皇子,现在出位帮助七皇子,可真是好心计啊。”

    青瑶听着这些话,不以为意的挑眉,继续注意场中的动静。

    林思淼领着两千兵马闪身立在七皇子沈钰的身边。

    这一方人马急剧上升,而另一边的大皇子沈晔脸色难看至极,墨黑的发在风中张狂的倒竖着,一想到眼前的状况,都是自已的舅舅造成的,当下愤怒的抬起一脚,直直的对着萧大人踢了过去,把个萧大人踢出十步之远,扑通一声落在地下,痛哼一声,昏了过去。

    皇后既心痛兄长,又心疼自个的儿子,一张脸阴森森的难看,唇角一挑,萧杀的命令那些御林军。

    “上,杀掉他们,今儿个如果皇上顺利登位,你们这些人,每人都加官进爵。”

    皇后的话音一落,御林军冲了上来,而伊思源带来的兵将和凤宸宫的人,迎了上去,一时之间,诺大的广场,喊杀声一片,血色一片,霞光嫣红,满目妖艳。

    跪伏在一边的宫女和太监早慌恐的倒退,尖叫着四下躲藏着。

    御林军虽然神勇,但是凤宸宫的手下都是很厉害的家伙,因此一上场立马显出优势来,那些御林军被杀得溃不成军,直往后退。

    大皇子沈晔,彻底的疯狂了,身形一拭,跃至半空,直奔沈钰而来。

    沈钰岂会怕他,他早就想杀了这个人,替自已的父皇报仇了。

    身形一拭,飞迎上去,两道身影很快厮杀到一起……

    对于沈钰的武功,青瑶很有信心,因为现在的他,功夫虽然还没达到登峰造极,但是对付大皇子沈晔,足足有余了。

    青瑶的心思一落,沈钰飞起一掌直击向沈晔的前胸,打得他跌落到地上,口吐鲜血。

    沈钰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过他,这个人当初不但杀害他,现在竟然杀了父皇,他可以原谅他伤害自己,但是绝对不能容忍人杀害父皇。

    他论罪该死。

    沈钰念头一闪,身形快如闪电的从身侧的兵将手中抽出宝剑,一剑直刺大皇子的前胸……

    大皇子被杀,皇后疯了,飞快的扑过来,抱住他的身子,尖锐的叫起来:“晔儿,晔儿。”

    大皇子沈晔唇角擒着笑,眼睛睁得很大,一脸的不甘心,但是只能含恨开口:“母后,我们输了。”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死了。

    皇后抱着他的尸身大笑,一伸手拔出儿子身上的宝剑,也当场自刎了。

    那些御林军一看主子死了,哪里还敢抵抗,飞快的扔掉兵器,慌恐的跪了下来。

    这时候,先前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的礼仪官跑了出来,站在高台上,大声的喊叫起来:“拜新皇,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礼仪官一拜,宫女和太监也拜,朝中的文武大臣也拜了下来,最后连六国使臣都拜了下来。

    雄伟庄严的广场上,只有沈钰一人高站着,望着四周黑压压的人群,心头无比的沉重,这样代价的皇位,他宁愿不要啊,可是现在他已是九五之尊了,凝眉冷声:“起来吧。”

    “谢皇上。”

    青瑶松了一口气,沈钰终于当上了凰辕国的新皇,她的第一步计划也成功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丹凤国了,想到丹凤国,她不由侧首望着左前方不远处的姬雪,唇角一勾便产森冷的笑意。

    姬雪,我会让你们这些人统统没有好下场的。

    青瑶默念完,收回视线,本来还准备动用弦月带来的五百精兵,没想到最后却没有用到,看来林思淼他们成熟了,很多事可以做了。

    因为凰辕国的老皇帝驾崩,再加上经历了这一场杀戳事件。

    新皇登基仪式一切从简了,沈钰只想处理好父皇的后事,因此命令两名朝中的大员,把六国的使臣送回驿宫去……

    驿宫内。

    弦月国的几个人端坐在正厅之中,望着上首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真是睿智,一切皆在胸中。

    “一切都在娘娘的算计中,臣等佩服。”

    弦月的礼部侍郎抱拳敬佩的开口,青瑶微点了一下头,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那礼部侍郎,先前他不是害怕得跟什么似的,现在怎么又这样说话,在官场上待久了的人果然圆滑。

    “好了,大家都去休息会儿吧,今儿个大家也都累了。”

    “是。”两位大人退出去,南安王慕容流昭没有退,他俊美的脸上闪烁着若有所思,一双黑瞳精光窄射,紧盯着青瑶:“那凤宸宫的宫主是青瑶吗?”

    青瑶挑了一下眉,流昭果然不是那些愚笨无知的人,唇角轻挑,飘逸的出声。

    “是我的人。”

    她并没有打算瞒着他,就算今天不说,以后也会知道的,所以何必隐瞒。

    慕容流昭虽然有猜测,但听到这样的回答,还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想不透她是如何办到的,她出宫只不过一年多,还没未到两年,却拥有如此庞大的组织,而且那些人实力非凡,今儿个凰辕国一战,只怕凤宸宫的名声大振,而她算是一举三得,既帮助了沈钰登上了皇位,还为弦月拿到了降表,又让自己的凤宸宫名声大噪。

    这精妙计策可谓环环套象,根本不是一般人想出来的。

    南安王慕容流昭眼神中除了隐藏的倾慕,更多一些敬佩,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神话。

    难怪皇上那样的一个天地间少有的男儿,为了她,几次离宫出走,她是值得这样对待的。

    青瑶看着流昭的眼神,不由好笑的开口:“你那是什么眼光,我只是恰好的利用了别人的贪婪之心,如果大皇子和五皇子不要那么贪心的话,只怕未必行得通。”

    “可是青瑶却算准了他们的所有出路。”

    流昭接腔,青瑶缓缓的挥了挥手,疲倦的开口:“我去休息会了。”

    人已起身往内殿而去,莫愁从一边走过来,跟着她的身后往内走去。

    慕容流昭注视着青瑶离去的背影,心头浮起一抹疑惑,青瑶为何一直罩着薄纱,是因为怕被人认出来,还是另有缘故?

    青瑶不知道南安王心中的纠结,她的思绪飘回到林思淼的身上,想到他们,便想到了无情,如果没有无情,就没有她今天的一切,即便她再有能力,也无计可施。

    无情?

    一想到这个男人,她心里便难过,他在那个世界还好吗?宁死也不愿杀了那个可恶男人的他,其实一点也不像他的名字,无情,真正的他,是多情的,正因为多情才会一直受控于花文博,而那个该死的男人,一直以来握住了他的软肋,所以才会为所欲为吧。

    花文博,我们很快就会想见的,我会让你一无所有的。

    青瑶不说话,神态清冷,一路内殿而去,身后的莫愁,也不敢多说什么。

    两个人一直走进内殿,青瑶才恢复了常态,奇怪的掉头望向身后的莫愁,这丫头怎么一直不说话呢?

    “莫愁,怎么了?”

    莫愁心里很难过,因为她的莫优再也没有了,现在呆在皇宫里的人是沈钰,凰辕国的新皇,一想到这个,她的心里便很痛,脸色很沮丧。

    “主子,没什么,只是很累。”

    先前一直担心着沈钰的安危,还有他即将面临的问题,也没时间多想别的,他登基为帝,就再也不是她熟悉的那个莫优了,而是凰辕的新一代帝皇。

    等到所有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才蓦然惊醒,她失去的何止是一个人,还有心头的一份浓情蜜意。

    即便她不说,青瑶也知道她担忧的事,不紧不慢的走到雕花桌边坐下来,莫愁给她倒了一杯茶,安静的立在一边。

    “莫愁,如果你担心他,我把你留下来陪着他。”

    她能做的只有这些了,至于他们未来怎么样,那是他们两个人的造化。

    可是莫愁有莫愁的坚持,她只是一个下人,而且当初卖身给主子了,怎么留下来和沈钰在一起,而且她喜欢的人是莫优,不是沈钰。

    “主子,我不会留下来的,我会一直陪着主子的。”

    莫愁拒绝了青瑶的建议,可是脸上的落寞却依旧存在,也许思想上会放开,可是心里的千头万绪,却不是一时放得开的。

    “你这是何苦呢?”

    “算了,不想了,主子不是累了吗?休息会儿吧。”

    莫愁恭敬的开口,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既然她不想说,青瑶也不勉强他,两个人说了会子话,青瑶便上床休息一会儿。

    诺大的内殿,安静无声,莫愁见主子睡了,她呆坐在窗前,看窗外的飞花似梦,好久一动不动,好似一座石化了的雕塑。

    晚上,沈钰派人送来了降书,因为先皇的事,他没办法亲自递交过来,所以派一个太监送了过来,那太监不认识字,只当是普通的书信,因此送了过来。

    青瑶拿到了降表,很高兴,睡了一下午,精神充足,心情极好,把降书交到流昭的手上,这件事只有她和流昭还有皇帝知道,就是那两个大臣也不知道内中的细节,以免走漏了消息,给沈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晚膳后。

    几个人散步在院子里,小桥流水,玉亭流阁,如水的月光笼罩着一切,可谓美景不胜收。

    这样的月色,青瑶忽然来了兴致,停住身子,扶住雕拦扶手,望着身后莫愁:“去把我的琴拿来,我想弹一首曲子。”

    “是,主子。”

    莫愁飞快的离开,回身去房间拿琴。

    流昭陪着她一路往前面的小亭子走去。

    夜风起,天凉风习习,轻荡起湖面上的波光,溆滟动人。

    此情此景,让人心头忍不住温馨起来,流昭幽深的瞳孔闪着痴念,就让他今晚自私陪她一回,也许这两日,他们就回京了。

    “青瑶,凉不凉?”

    一向冷漠如冰的人,难得的语气如此柔和,青瑶有些诧异,不过她今晚心情好,也不甚在意他的转变,缓缓的点头:“不凉,现在是初夏,这风吹在身上虽然有点凉,却很舒服。”

    两个人说着话儿,已走进了小亭。

    莫愁也把琴取了过来,摆好了琴,示意主子可以开始了。

    轻风扬碧纱,飘飘逸逸,那墨黑的发如云高挽,流苏轻晃,柔美细腻,脸上薄纱遮面,只露出一双动人心魂的眼睛,好似会勾魂似的,只消人看一眼,便深深的沉醉在其中,不能自拔。

    素手扶琴,动人的琴音响起。

    她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起无情的身影,还有他最后笑得像桃花一般璀璨的脸,心不由抽疼起来,眼里有些雾气,被风吹散了。

    那琴染了人的思绪,变得哀伤起来,低柔婉转,好似女子的啜泣,撕心裂肺的疼痛,又好似伤痕累累的心境……

    弹的人心痛,听得人也莫名其妙的伤心起来。

    南安王慕容流昭心抽疼了一下,她是为了谁伤神,谁是那个牵动她琴弦的人……

    莫愁知道主子一定是想起了无情公子,她低低的叹息,世事无常,到最后受伤害的总是女子。

    夜越来越深,青瑶的琴音飘扬得很远,那葱白玉指盘旋不去,慢慢的从哀伤中走出来,陡的拔高音节,一曲高山流水奏了出来,悠扬动听。

    忽然,亭外有人说话。

    “是谁在此弹琴?”

    声音极其锐利,嚣张拔扈。

    琴音陡停,五指陡压在琴弦之上,因为用力过大,那丝弦陷入她的粉白玉指中,血滴落下来。

    莫愁轻呼一声,走过去紧张的捧起她的手:“主子,受伤了?”

    青瑶一抽手,动作轻雅的从袖拢中拿出锦帕包好,眸光穿透薄纱移向亭外,那里正立着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姬雪,身后跟着几个贴身的护卫。

    这小亭外有婢女立着,此刻恭敬的开口:“是南安王爷的婢女在此弹琴。”

    名义上,青瑶和莫愁都是南安王流昭的婢女,青瑶的脸上罩着薄纱,莫愁简单的易了容,而且她们这一行一直未与丹凤国正面接触,所以没人怀疑。

    果然,姬雪冷哼一声:“小小的婢子,真是好雅的兴致。”

    说完领着人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这琴音如此悦耳动听,一个婢子能弹出如此动听的琴声吗?而且这琴音带给她一抹熟悉感,是谁?

    姬雪用力的想着,最后想到了无情,是的,无情的琴天下一绝,可是无情已死,那么除了?

    脸色陡的罩着寒气,难道是那个女人。

    沐青瑶,她竟然隐身在使臣团中,那么南安王的两个婢女中有一个正是她,那个罩着面纱的女子吗?

    看来这凰辕国变幻莫测的风云,都是这女人搅出来的,只要她在哪里,哪里就不得安宁。

    姬雪恨恨的想着,陡的掉转头,愤恨的叫起来:“沐青瑶,原来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躲在南安王的背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偷偷摸摸的,是不是害怕别人知道你现在貌比无盐,没脸见人了,所以才会如此躲躲藏藏的。”

    话落,四周一片寂静,亭中的南安王慕容流昭正待发作,可是身侧的人陡地跃身,脚尖轻踮石凳,人已穿亭而过,径直落到姬雪的面前,脸色阴寒的冷瞪着她,好半天没说一句话。

    只是一双眸子好像染了血雾,透着幽幽的红光。

    姬雪大骇,唬得倒退一步,只见眼前的女子即使蒙着脸,可是那身光芒也掩藏不了,玉身纤细有致,一袭简单的衣着,却透着秀竹一样的隽美,墨发像云一样挽着,流苏晃动,黛眉如月,一双漆黑的星瞳,好似千年的寒潭,冷得让人发颤,却又带着强大的魔力,望一眼便深陷在其中。

    果然是她,这世上除了她,还从来没人在第一眼,便让她心生怯意呢?

    姬雪有些后悔,现在她们势单力薄,她竟然如此冲动,看来要小心以戒,这女人怒起来,什么事都敢做。

    “你再说一遍试试?”

    青瑶的声音透着幽冥的冷气,好似从地狱中冒出来的,人已往前一步,手中的玉色凰辕尾随意的扛在肩上,姿势狂傲,嗜血。

    姬雪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竟然不敢接口,直接的往后倒退一步。

    “你想干什么?”

    青瑶发出一声冷笑:“不是你刚才一直说我躲躲藏藏的吗?我这是出来见你了,怎么又成了我这是在干什么?”

    青瑶说着又近前一步,那姬雪身后拦着栏杆,因此没法后退,她只得身子往后仰,嚅动着唇开口。

    “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青瑶咄咄逼人的紧随而上,并不给她一丝一毫喘息的空间。

    姬雪没说话,她身侧的几个护卫怒了,其中一人陡地一伸手去推青瑶的身子,不过还没碰上青瑶,只见她,一甩凰尾琴,直接的击打向那个护卫,那护卫没想到这女人一言不发的便打人,一个不防,整个人被凰尾琴甩出了栏杆之外,扑通一声落入身后的碧湖。

    青瑶冷沉的命令:“莫愁,给我狠狠的打。”

    莫愁得令,立刻迎上那剩下来的两三个护卫,她今晚本来心情就不好,因此出招凌厉,完全是拼命三郎式的打法,那两三个护卫很快被逼到死角去了。

    而姬雪在一护卫落水后,已回过神来,脸颊微烫。

    她可是丹凤国的皇太女,这女人有什么可怕的,如果她真的厉害的话,怎么会被皇夫娘娘下了蛊呢?所以是人都有破绽,她有什么害怕她的,而且她的武功也不是浪得虚名,因此姬雪陡地一跃,从栏杆边脱离出来,跃到半空,高叫起来。

    “沐青瑶,你以为个个都怕你吗?今夜我就会会你,看你有多厉害,如果真的厉害,你怎么会中了丑颜蛊呢?”

    姬雪一提这件事,青瑶整个人冷得像冰山,她不是因为被下蛊的事,而是想到了花文博这个人。

    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她就恨不得立刻千刀万剐了他,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竟然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因为想到花文博,连带的痛恨起姬雪来,如果前一刻钟,她只是想教训一下姬雪,那么现在就是恨不得杀了她,因为丹凤国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念头一起,人紧跟着姬雪跃起,飞跃到半空,那凰尾琴毫不客气的击了出去,这凰尾琴是一柄灵器,和她相处得久了,很有默契,她的纤手一场,便有凌厉的霸气横扫开去,姬雪大惊,飞快的让了开来,凰尾琴的锐气,扫向湖面,只见湖水炸开了几道华光。

    外面打了起来,亭中的南安王慕容流昭领着耿寒等飞身而出。

    “青瑶,退下,我来。”

    先前他是太震惊了,才会没有动静。

    青瑶罩着面纱,是因为中了丑颜盎,貌比无盐,一想到这个,他便很心疼,她是怎样倔傲的女子啊,怎么忍受得了这个,心里一定很痛吧。

    南安王慕容流昭话音一落,青瑶陡地抽身让了开来,做为女人,当然应该让男人多出头。

    有人效劳,何苦自己动手。

    姬雪一看她退了下去,又换了一人和她打,不由得气恼的叫起来:“沐青瑶,你个小人。”

    “小人,我就是小人,你又能耐我何!”青瑶不屑的冷哼,夜色中,只见她一脸适意的靠在湖栏边望着他们打斗。

    而另一边的耿寒他们也飞身去帮莫愁。

    青瑶冷魅的开口:“流昭,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得她认清自已是哪根葱,不过别把她打死了,给她留口气便成。”

    现在她们身份上都是使臣,还待在凰辕国的地界,沈钰刚登基,她不想给他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她要回京整顿兵马,重新出发,等到真正面临丹凤国的时候,就是她姬雪的死期。

    “是!”

    慕容流昭应声,他的功夫厉害无比,姬雪哪里是他的对手,十招几内便见分晓,最后一掌把姬雪打落到湖心去。

    这下姬雪成了个斗败的落汤鸡,南安王慕容流昭陡地收手,飘飘然地落到岸边去,双手抱胸的冷望着湖心中挣扎着的姬雪,她身形陡地一跃,准备上岸,不过青瑶并不打算放过她。

    不等她出头,身形一拭,人已跃至半空,双脚凝力,陡地一沉,脚尖踩到姬雪的头上,她只觉得身子一重,已往湖心沉去。

    一连喝了几口水。

    待到身子一轻,陡的冒出头来,青瑶再次一踩,根本不让她有丝毫抬头的机会,这样几番下去,姬雪一连喝了多少口水,身子慢慢的沉溺下去,似乎已没有力气再冒出来了,青瑶陡地收手跃到岸边。

    岸上,姬雪带来的几个护卫,早被莫愁和耿寒收拾了,此刻一看主子没上来,当下哭了起来,扑通扑通的给青瑶磕头:“求你饶过我们主子一次吧,求求你了。”

    青瑶斜睨了荡着涟漪的湖面,不紧不慢的开口:“去救上来吧。”

    说完便领着莫愁离去,南安王慕容流昭紧随着她的身侧,往屋子走去,夜已经深了,该休息了。

    而身后那丹凤国的女护卫把姬雪救了上来,有人采取急救,有人吓哭了起来。

    “太女,太女。”

    不过很快便听到一声呕吐,这女人还真命大。

    青瑶在心内冷哼,一行人离开了湖堤……

    第二日,六国使臣团的人都知道了,沐青瑶那个女人隐身在弦月的使臣团中,这下大家不难想像出为何七皇子沈钰会胜出了,一定是这个女人在后面暗箱操作了。

    一早上,青瑶还未起床,便有人过来拜访她。

    青罗国的长孙竺和云仓国的文玉。

    南安王慕容流昭陪着两个人坐在正厅喝茶,莫愁从内殿走了出来,恭敬的施了一礼,缓缓开口:“主子还没起来呢,奴婢不敢叫她。”

    其实她根本不想叫,主子想不想见他们,她不知道吗?何况她现在正在睡觉,她懒得叫醒她。

    南安王挑了一下眉,冷望着长孙竺和文玉。

    “两位请回吧,皇后还没起来呢,等到醒过来再吧。”

    谁知道长孙竺和文玉一心想见青瑶,所以根本不愿走,长孙竺大刺刺的开口:“皇后太累了,就让她多睡会儿吧,本太子正好没事,就留在这里等她吧。”

    “是啊,我们有事要和她商议呢!”

    文玉斜睨了上首的南安王慕容流昭一眼,难怪先前这男人不愿和他们同流合污,即便后来的六国联手,他也没多说什么,原来一切在他们的手中,而他们才是小人了一回。

    慕容流昭脸色罩着寒霜,这些男人脸皮真厚,一个个长得人模狗样的,还都有着高高的身份,竟然也会做这等无耻的事。

    不过他们不走,他也没办法,有客上门,他总不至于撵人吧,只得陪着他们耗着,这一耗,竟然耗到日上三竿。

    内殿。

    雕花紫檀木香床上,一个慵懒的身影动了一下,那柔软的身子肆意的舒展了一下,最后睁开了眼睛,虽然半边脸颊上红斑碜人,但是却未影响到她的那份出尘的气质,宁静,详和。

    当她安静的望着人时,那双黑瞳就成了巨大的旋涡,隐藏着强大的魅力,让人深陷进去。

    “莫愁。”

    她轻唤,声音好似黄莺之声,悦耳轻润。

    莫愁飞快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恭敬的开口:“主子你总算醒了?”

    她一开言,青瑶便眨了一下清眸,那长长的睫毛像小扇一样有韵味,定定的望着她,莫愁叹息,主子真是越来越魅惑人心了,少了以前的冷漠,倒更多了详和宁静,当然,那是指她退去戾气的时候,如果注上了冷光,便是一柄骇人的利器了。

    “怎么了?”

    “青罗国的长孙太子和云仓国的文三皇子,一早便过来求见主子,因为主子未醒,他们便候在正厅,南安王爷已陪他们喝了好几杯茶了。”

    可怜的南安王爷,莫愁在心里腹诽。

    青瑶微愠,淡淡的开口:“你出去,让他们回去,就说我说了,什么人都不见。”

    “是,主子。”莫愁迟疑了一下,那两个人赖了半天,只怕不会如此轻易被打发了的,不过主子如此此说了,她也不敢多说什么,掉转身外走去,走到屏风边的时候,青瑶懒散的开口。

    “就说我想见他们自然会见他们。”

    “是,主子。”莫愁离去,房间内,青瑶轻拈起粉白嫩指,揉了一下脑门,她就知道那姬雪不会消停,不过既然长孙竺和文玉知道她了,那么别人一定也会知道,例如上官昊,那个人一直包藏祸心,如果知道有她隐身在弦月使臣中,依他的脑子,不难猜出事情的前因后过,这个男人,只怕要对她动杀心。

    青瑶陡的睁开眼,双瞳寒气一片,唇角是嗜血的冷笑……

    正厅里,南安王脸色越来越暗,周身罩着冷气,眼瞳阴骜的怒视着下首的两个男子。

    长孙竺,一身浅黄的锦袍,墨发用狭长的细带轻轻的拢起,高贵儒雅,此刻正懒散的歪靠在椅子上,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双目微敛,似乎要睡着了,却又似睡非睡。

    另一边的文玉,长长的睫毛掩映着他动人的眼瞳,长长的黑发滑落下来,自动分成两股,一左一右自然的分散着,而这厮是直接睡着了。

    莫愁从内殿走出来,便看到眼前的这幅景像,南安王的脸色冷得像冰霜,可惜两个客人好似不知道,不但不知道,竟然大刺刺的歪靠在椅子上,似乎睡着了,说他们睡着了,一听到莫愁的脚步声,全部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她醒了?”

    问话的是文玉,自从无情谷一别,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她,那日他做的事,确实欠她一个道谦,所以一直想跟她说声对不起。

    莫愁施了一礼,恭敬的开口:“主子说了,她什么人也不想见,如果她想见的时候,自然会见两位的。”

    莫愁的话音一落,长孙竺和文玉虽然失望,不过却同时站起了身,温润的开口。

    “那让她安心歇着吧。”

    两个人齐齐的走出了正厅,花厅之上的南安王差点没气抽过去,难道他们这样和他熬着,就是为了等青瑶一句话,现在总算死心了,他好歹陪他们坐了这么长时间,连个招呼都不打,便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天价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天价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