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天价皇后 > 绝色元帅

绝色元帅

作者:吴笑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霸道总裁求抱抱医妃权倾天下美国之大牧场主神藏网王之王子后宫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天价皇后最新章节!

    高高的城墙之上,此时立着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墨发如云,那张脸美得如夜色中的一朵昙花,可是那份狰狞狠厉破坏了他的美感,他阴骜无比的望着夜色之外的城墙,只见远处尸横遍野,血染萧墙……

    这一战,他再败,断送了十多万的兵马,他聪明一世的人,今日终于尝到了作茧自缚的苦果,做梦也想不到,石城竟然和这女人连手,使了一个反攻计,杀了他手下的兵马。

    难道天要亡他,是做孽太多了吗?

    花文博仰首望天,站在他对面的陈塘关的将士动也不敢动一下,就怕刺激到这男人,他的手里提着的一个小孩子,正是元帅的女儿。

    小鱼儿在半空晃动着,小脸吓得煞白,心里忍不住的骂娘。

    花文博,你个死男人,姑奶奶有恐高症,你要杀就杀,别折磨我啊,想着,睁开眼往城墙下望,触目惊心的红,还有那些层层叠叠交错在一起的尸体,令人越发的胆颤心惊,不过自已落到这男人手中,必然没有好果子吃,如果这男人利用自已来威胁娘亲怎么办?

    小鱼儿正在心中百般的算计着,高大地城墙另一端已走过来一堆的人,为首的正是弦月的主帅青瑶,虽然看不清她的神情,但是她周身的冷冽,呼吸急促,眼神深幽得看不见底,任谁都可以看出来,她很紧张,一眼看到花文博的举动,失声大叫起来。

    “花文博,你一个大男人竟然伤害小孩子?”

    花文博掉头望向青瑶,阴森森的露出一嘴的白牙,讥讽的冷哼:“你应该知道我向来就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和我说这些没用,现在我只给你两条路走,一,你女儿死,二,你死。”

    他的话音一落,站在青瑶身后的一堆将士,同时失声叫了起来:“元帅,不要啊?”

    他们可不愿意看到元帅出一点差错啊,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鱼儿死啊,这一瞬间,什么念头都想过了,就没有一条两全的。

    暗夜中,小鱼儿陡的睁开眼,尖锐的叫起来:“你个疯子,要杀就杀,就杀我一个人好了,为什么还要杀我娘,就算我娘死了,你会好心的放过我吗?”

    小鱼儿的声音一响,青瑶一怔,她这是在提醒她啊,即便她真的听了花文博的话,这个阴险的小人,也不会放过她的,所以何苦再一条人命。

    花文博一见小鱼儿坏了他的好事,恼怒的一伸手,拍的一声,一巴掌甩在小鱼儿的后脑勺上,小小的身子在城墙之中晃荡了半天。

    小鱼儿完全不理会花文博,也不叫疼,她的眼里包着泪花,哽咽的叫起来。

    “娘,你一定要幸福,就算我见不到了,你也要幸福,我会祝福你的。”

    她一言落,陡的朝抓着自已的一只手咬去,虽然小,但是力道却是十足的,花文博没想到这种突发的状况,而青瑶和身后的一干人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一愣之下,花文博已疼得甩手,小鱼儿的身子直往下坠,而母性的本能,使能青瑶在同一时间如流星奔月般的窜出去,直往小鱼儿下坠的地方飘去。

    花文博逮住了这一瞬间的空档,一掌朝青瑶的后胸拍了过去,而同一时间银轩跃了起来,银剑的寒芒生生的化解了那一掌的威力,可是仍然打在了青瑶的胸后,却加快了她的坠速,使得她一把抱住了小鱼儿,随之而来的,是喷洒出来的鲜血,在夜色中如妖异的生花。

    “娘,娘,你没事吧?”

    小鱼儿急切的叫了起来,母女两人在空中下坠,青瑶摇了一下头,缓缓的开口:“我没事。”

    是的,银轩的剑气化解了那掌力,虽然她吐血了,但还不至于有性命危险,这一点她很清楚,风撩起长发,薄纱滑落,露出她半边红斑的脸,而高墙之上的安定峰和手下的人,早已受惊的大叫起来,几个人领先紧随其后从高墙跃下去。

    城墙之上,银轩的心很痛,周身嗜血,长剑一指,如闪电,如惊云,飞快的扑了上去,花文博脸孔阴暗的望着银轩,唇角浮起似笑非笑。

    “你是谁?为了一个丑女人和我做对,她有什么好的?”

    他说完,眼看着长剑席卷着凌厉的剑花刺了过来,飞身掠开,这个男人的武功高深莫测,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想全身而退,只有逮着机会溜走,但是银轩哪里给他任何的机会,想到瑶儿此刻的受的苦,他心内的好似被钝器狠狠的撞击过了,疼痛难忍。

    “你不但给她下蛊,还想杀她,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银轩下手越发的狠厉,长剑好像注入了灵气般的嗜血无比,快如蛟龙,霸气十足,一出手便直奔花文博的下盘而来,花文博大惊,忙护住下体往后退,身为男子若没了下体,岂不枉为人,一招躲过,他忍不住狂妄一笑:“试问天下间有几人能真心真爱,知道那丑颜蛊如何解,只要真心之人的一滴血,便会解蛊,反之,如若此人有一点的不真心,那蛊不但不解,反蛊其心,令她痛心而死。”

    他说完哈哈一笑,在他的认知里,这真心何来,只是渺谈,所以那女人只能当一辈子丑人了。

    银轩听了他的话,也不理会他,招式变幻莫测,长剑再次攻了上来,虚晃一招,却在他忙于应付的时候,剑锋陡偏,竟生生的奔他的脸颊而来,一剑下去,只听得暗夜之中,响起他凄惨如悲鸿的声音,身形飞快的往后退,一只如玉似的手捂住自已的半边脸,血从半边脸上滴落下来。

    他,一向自喻丹凤第一美男的花文博,竟然被生生的废了如花的容貌,不但是废了容貌,连带的一只眼睛也废了。

    可就是这样,银轩也不打算放过他,整个人再次如苍鹰扑了过去,誓下让这个男人不得好死。

    正在这时,城墙之下传来安定峰的声音:“元帅,元帅?”

    其声凄惨,银轩心内一怔,人已分神,而花文博逮住这空档,飞快闪身溜走了,银轩望着漆黑的夜,哪里还顾得了那受了重创的花文博,飞快的跃身跳到城墙之下,只见夜色中,青瑶紧闭着眼睛,唇角有一抹血迹,再加上她脸上的红斑,越发的碜人,可是银轩看不见她脸上的丑斑,只心疼她所遭受的苦,上前一步抱起她的身子。

    “走,回城,她不会有事的,只是受了内伤,我会给她疗伤的。”

    身如大鹏般的跃起,黑色的披风,好似漫天的黑云,遮住了一切光明,等到众人反应过来,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大家起身,只见城门之下,一片惨不忍睹,尸体重重叠叠的堆放在一起,还有一些没熄灭的火花在风中轻摇。

    虽然他们这一战胜了,可是想到元帅受了重伤,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每个人心情都无比的沉重……

    陈塘关军机大营的后邸,青瑶的房间内,银轩正在为她运功疗伤,其实青瑶的内伤还不足以致命,因为他的剑气化去了那一掌的威力,并不会造成她的生命之忧,可是看着她所受的这等苦,他的心头便沉痛无比,刚才若是再慢一点,这想法令他后怕不已,周身流窜过凉飕飕的冷意。

    青瑶的脸很苍白,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粘连着一部分的发丝,整个人看上去孱弱无力,这样子的她,再不是生龙活虎的那一个,这样的她却恨恨撞击着他心脏,让他感觉到疼痛。

    银轩的内力浑厚,源源不断的输送进青瑶的体内,让她觉得很舒服,暖洋洋的都不愿意睁开眼了,但是她知道银轩在给她疗伤,他一定很担心,为了让他安心一些,青瑶虚软的睁开眼睛,唇角勾出一抹笑意,缓缓的开口:“我没事,你别心急。”

    “嗯。”银轩一收手,搂过她的身子,修长的大手细心的帮她顺着脸上的发丝,动作轻柔呵护,小心翼翼的好像是最诊贵的宝贝,眼瞳陡的幽深,慢慢的开口:“你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好。”

    青瑶虚弱的点头,靠在他的胸前沉沉的睡去,朦朦胧胧的想着,原来要强的自己也渴望一个可以靠的胸膛啊。

    银轩等到青瑶睡熟了,想起先前花文博所说的话,她的丑颜蛊其实是可以解的,只要真心相对的人一滴血,便可解她的蛊,如果那心有一点杂质,她就会被反蛊其心,身受其害。

    他的血可以吗?银轩伸手搂着她,反问自已。

    他自信自已的血是最有效的解药,因为他的一颗心啊,似乎都在她的身上了,两个人相处得久了,越来越无法从她的光芒中抽身出去,那些外貌都不重要了,可是他知道她在意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脸上罩了一层白纱,女人天生都是爱美的。

    银轩的眼神深幽起来,唇角勾出笑意,举起手凑到自已的唇边,用力的一咬手指,血溢出来了,他毫不迟疑的把手伸进她的嘴里,血漫延进她的口腔里。

    而她对这些却一无所知。

    真心的人付出的爱,是不求回报的。

    他只希望她开心幸福,她知不知道,都不重要。

    他收回手,执起她的柔夷,紧贴着自已的脸颊,慢慢的一字一顿的轻喃,瑶儿,此生要幸福,如果我能给你的,即便负了天,我也会给你,如果我给不了你的,希望余生,能有一个全心全意对你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笑,心不是不痛,而是太痛了,可是冥冥中很多人,很多事都是注定了,他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他眼神注满了柔情,紧紧的搂着她,低低的叹息。

    可是瑶儿,你知道我的心愿吗?我想知道你的前生,你真正是谁,我想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不是属于沐青瑶的,而是真正的你的,我知道那才是真正的你……

    银轩紧搂着她,看了一夜,说了一夜的话,亲眼看着那红斑慢慢的从她的脸上退去,一点一滴的变成完美透明的肌肤,小巧的脸,就像一片馨香的花瓣,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眼线,温顺安静着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呵护,不忍放手,放手时该有多痛呢?

    天微亮时,银轩把她放好,自已悄无声息的离去,回房间休息。

    一大早,小鱼儿便奔进了青瑶的寝室,昨夜她一直守在外面,快天亮的时候,终于睡着了,莫愁把她抱进房间休息,可是她一靠床再次醒了过来,生怕娘亲出什么事,如果娘真的出事了,她绝不会独活的。

    寝室的大床榻上。

    白色的亵衣,服贴的契合着她玲珑细致的身材,如墨的长发分散在绣枕上,好似一朵盛开的花,那张脸,眉若轻柳,长长的睫毛密密厚厚的覆盖着,掩去了彻骨的寒芒,傲挺的小鼻子,可爱粉嫩的唇,那肌肤光滑得像锦缎,更像上等的宝玉,整个人美得就像上帝的宠儿,哪里有半点红斑,这是怎么回事?

    小鱼儿怀疑自已看错了,拼命的眨巴着眼睛,最后确定眼睛没问题,不由朝屏风外面开口叫:“莫愁,快进来,快进来。”

    外面的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闪身进来,只见小鱼儿张大嘴巴,指着床上的主子,莫愁和冰绡心下一紧,以为出了什么事,飞快的抬首望过去,很快也怔住了,主子脸上的红斑不见了,她竟然不治而愈了,真是太神奇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寝室中,三个人同时眨巴着眼睛,久久没出声。

    不过小鱼儿先前的喊叫声,已惊动床榻上的人,她慢慢的睁开眼,那是怎样晶亮的一双眼睛啊,闪烁着珍珠璀璨的色泽,又带着海一样深幽的暗芒,微微蹙了一下眉,人美,连这个简单的动作,看上去都是优雅至极的,再加上她自身冷然的气质,只消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视线了。

    “怎么了?”

    青瑶缓缓的开口,内力流淌,昨儿晚上银轩给她输力,一夜过来,她竟感觉不到异样,只是奇怪屋子里的三个女人,都张大嘴巴好像见了鬼的,不由奇怪的摸了摸脸,她脸上怎么了?是红斑更难看了吗?

    “主子,出怪事了。”

    莫愁走到一边的梳妆台上,拿来铜镜,递到青瑶的面前。

    青瑶下意识的回避了一下,自从中蛊以后,她很少照镜子,因为古代的镜子本就有些模糊,再加上自个脸上碜人的红斑,在铜境中,更加的骇人,她自己都不想吓自已。

    但今儿个,莫愁怎么这么没分寸呢,青瑶暗惦量,双眸随意的瞄了一眼,只见铜境里的女人,面若桃李,俏目婉转,丽质天生,哪里有什么红斑,青瑶疑惑的摸了摸镜子:“这没问题吧?”

    “没有,主子脸上的红斑真的没有了,好端端的不见了。”

    “是啊,娘,你好漂亮啊。”小鱼儿兴奋的冲到床边,伸出手摸她的脸,这下娘亲不用再以薄纱罩脸了,还是美美的娘亲。

    “真的没有了?”

    青瑶立刻高兴起来,重新拿起铜镜细看了一遍,没错,确实是自己的脸,白晰光滑的肌肤好似玉一般透明,一点暇疵都没有,别说那么大的红斑了,这真是太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青瑶在高兴之余,不免的疑惑,仔细的想昨儿晚上的事情。

    银轩帮助她运力疗伤,而后她太累了,便靠在他怀里睡了一会儿,后来她睡着了,根本没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事啊,难道说是银轩解了她的蛊,这也不可能,花文博和她是死对头,怎么会给她解药呢?

    青瑶想得一头雾水,最后不想了,抬首望着寝室中的莫愁和冰绡:“银轩什么时候回去的?”

    “天微明的时候,属下看他太累了,这会子应该在休息。”

    “嗯,今儿个别打搅他。”青瑶关切的吩咐,冰绡点头,莫愁上前侍候着主子起身,现在的她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的了,本来就是一个水嫩的女人。

    不过今儿个的她,只怕让军中的人大吃一惊,谁会想到主帅竟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还如此的年轻。

    不过安将军和另外几个副将才应该是最惊讶的一个,因为昨儿晚才目睹了主子的真容,今天便冒出来一个天仙似的人儿,莫愁想到这,便抿唇笑了两声。

    青瑶懒得理会她,收拾好一切,淡淡的吩咐下去:“把早膳送过来。”

    “是。”莫愁到门外吩咐把早膳准备进来。

    青瑶又望了望冰绡:“你去通知安将军他们,立刻到军机营正厅商讨事情。”

    “是。”冰绡也退了下去,房间里只有小鱼儿,小鱼儿见没人了,抬起潮湿的眼睛:“娘,对不起,害得你受伤了。”

    其实昨日她是抱了一死的决心的,她不想让娘受到半点的伤害,而那个男人阴险狠辣,只怕会对娘不利,所以唯有她一死,才可以保全住娘,只是没想到娘会拼死救她一命。

    “你说什么呢?小鱼儿,你可是我的女儿,我生出来的,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

    “谢谢。”

    小鱼儿的眼泪滑落下来,垂着脑袋,青瑶伸出抱起她,放到桌边的凳子上,温和的开口:“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是我把你生出来的,以后你别总想着这些,如果真的心疼我,将来就加倍的孝顺我吧。”

    “嗯,我会的。”

    小鱼儿用力的点头,她一定要让她幸福快乐的活一辈子。

    两母女说着悄悄话,莫愁领着营中的两个小丫头把早膳端了上来,一一摆放在桌子上,莫愁吩咐了小丫头下去,房间里没人的时候,莫愁拿出银针,在每样菜里试了一下,最后确定没毒,才缓缓的开口。

    “主子,请用早膳。”

    “嗯,我知道了。”青瑶点头,示意莫愁一起坐下来吃点,莫愁也不讲究,她跟着主子这么长时间,她的禀性已是深黯了的,很多时候,是个随和的人。

    用完了早膳,青瑶领着莫愁和小鱼儿往前面的大厅而去。

    一路上很多人望过来,眼中闪过难以置信,若不是看见青瑶身侧的莫愁,还有小鱼儿,大家都怀疑眼睛花了,一向以面纱罩人的元帅今日终于露出庐山真面貌,竟是如花似的美貌,不过即便她长得惊人的美,却没有人敢随意的亵渎她,因为她周身罩在一层寒冰之中,冷冽无比。

    军营大厅,门外守着的士兵,毫不例外的再次惊了一回,最后想起什么似的恭敬的开口:“元帅,安将军和其他的将军都到了。”

    青瑶微点了下头,跨上石阶,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本来正说话的人全都望了过来,一瞬间集体张大嘴巴,忘了喘气儿,直到安定峰的疑惑的声音响起来:“元帅,是你吗?”

    青瑶点头,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众将,那冷冽嗜杀的眼神果然是元帅的眼神,大家谁敢直视,飞快的垂首。

    青瑶步伐优雅,不紧不慢的走到安定峰的面前,唇角扯了一下:“安将军认为有人能冒充得了本帅?”

    “可是昨儿晚上?”

    安定峰想起昨儿晚上元帅的脸上是有一块红斑的,这会子哪里有啊,才会深觉奇怪,青瑶淡淡的笑了一下:“我是中了花文博的丑颜蛊,现在蛊消失了,就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原来是这样。”

    众人呼出一口气,抬首望向上首的女子。

    元帅长得真是太美了,这么美的女人,还有着这样精明的头脑,看来弦帝的眼光不错啊。

    众人心里嘀咕着,面上可没表现出来,这女人虽然长得美,可是那美却溶合了更深一层的东西,冷得好似寒冰,嗜血之气充斥在上方。

    “今日让大家过来,是有事要商量,昨儿晚上我们再次打赢了一仗,那花文博也受到了重创,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现在化城兵力不足,事不宜迟,必须立刻拿下化城,我们就控制了丹凤国的南大门。”

    “是,末将等听令。”

    安定峰领先抱拳,余者皆站了起来,齐刷刷的望着上首的女子,如此赏心悦目的元帅,还真是令人心情愉快呢。

    “此次攻打化城,安将军全权负责吧。”

    “是。”安定峰立刻垂首领命,现在化城已没有多少兵力了,只要她们一攻,必破。

    正在这时,有小兵从外面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下来:“报,元帅,化城有人送信过来了。”

    “拿过来。”青瑶冷冷的开口,下首的小兵立刻把信呈了上去。

    莫愁接了过来,递到青瑶的手上,只见她打开信看了一会儿,眉头不自觉的舒展开来,唇角勾出笑意,眉眼如画,示意莫愁把信拿给安将军看看,安定峰接信看了起来,神色间有着难以置信,最后再从头看了一遍,眉间立舒展开来。

    大厅里,其他的将军们,看到主帅和将军都是一脸的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陆战云心急的站起身问:“将军,怎么了?”

    安定峰缓缓的开口:“这是化城知府连同地方上的官员送来的降书,化城自愿归顺我们。”

    “不战而降。”

    几道声音响起来,大家好像听到天方夜潭一样,可是仔细的想了想,反而觉得化城的知府是个有城府的人,这种时候不降只有死路一条,降反而保有一线的生机。

    “看来是个聪明人。”青瑶淡淡的挑眉,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经过陈塘关一战,她的名声大噪,天下人皆知,那化城的知府又不是傻子,怎会不降?

    “真是太好了,不过我们不能大意。”青瑶冷冷的开口,也许这化城的人只是拖延时间,她们可不能大意失荆州。

    “是。”下首一片轻应,青瑶望了一眼下首的几名副将,她们很快就会北上,这里给得实可靠的人来打理。

    “黄木杨听令。”

    黄木杨一听元帅唤他,立刻出列,恭敬的跪下。

    “本帅任命你为陈塘关的主将,从今日起你领五千兵马,留在陈塘关,好好整顿陈塘关的兵力,朝廷很快会派一部分兵力过来。”

    “是,属下领命。”

    黄木杨很高兴,恭敬的领命,虽然五千人马有点少,但是陈塘关内部有兵马,他可以重新培养兵将,而且对面石城的人可以随时调动,后面化城也有自已的人。

    “陆战云听令。”

    陆战云立刻站了出来,经过陈塘关一战,他已成熟悉稳重得多,沉稳的出列,跪在地上抱拳候命。

    “现在升你为总兵,驻守化城,同样给你五千兵将,朝廷很快会拨人马下来,你好好镇守化城。”

    “是,末将领命。”

    陆战云很高兴,没想到他们都得到了重用,青瑶扫视了一眼别的副将和参将,每个人的眼瞳都散发出栩栩如辉的光芒。

    青瑶唇角勾出淡笑:“今后还会重用很多人才,你们有实力都发挥出来,乱世出英雄。”

    “是,末将等听令。”响声在大厅窜过。

    陈塘关和化城已收服,青瑶派人送信给爹爹,让朝廷拨人手过来,配合黄木杨和陆战云,相信很快便会有人过来了。

    而她们稍作休息,将继续北上。

    因为陈塘关和化城被夺,其他的国家眼红不已,丹凤国现在不是面临着一家的问题,几个周边的国家同时开始动手了。

    云仓国和青罗国连手抢了丹凤国的两座城池。

    那上官昊哪里还坐得住,也抢了一座城池。

    丹凤国一下子失去了五座城池,朝堂之上人心惶惶,女皇一下子苍老了几岁,满头的白丝,这时候花文博竟然回宫了,跪在女皇的面前祈求她的原谅,自己没有保住陈塘关,还丢了化城。

    女皇狠厉的眸子冷盯着他,自己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毁在这个男人手上了,他先前美若谪仙的容貌再也没有了,狰狞得让人害怕,一道长长的疤痕从眼角往下顺延着,狰狞至极,一只眼已毁掉了,粘连在一起,骇人至极。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女皇的声音阴森森的好似从地狱中冒出来一般,冰凉得没有一丁点温度。

    “失了陈塘关和化城,连带的五皇女也丧命了,这一切难道不是你整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弦月的皇后怎会对丹凤国下手?”

    此刻的女皇完全失去了理智,眼神赤红,妖魅骇人。

    花文博幽深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冰冷下去,他的脸毁了,他比任何人都难过,痛苦,而且失了陈塘关,也非他所愿,没想到到最后,这女人竟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他的身上,狰狞的面容上,那疤痕越发的碜人。

    “女皇,我只是没想到沐青瑶那个女人如此厉害。”

    他说,低喃起来,一物克一物,也许他的报应真的要到了,要不然为何一遇到那个女人,便什么都完了,他的荣华富贵,他的梦想,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连仅有容貌也尽数的毁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一个后宫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生事,现在来说不知道,你害得朕成了一个亡国之皇。”

    女皇帝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哪里还有脸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越想越恨,飞起一脚踢过来,花文博哪里敢躲,直直的受了一脚,被女皇踢飞出去,撞在墙上,落到地上,挣扎了一下,唇角溢出血来。

    最后他竟笑了,原来这个女人比他还要无心,一直以来对他的宠爱,只不过是把他当玩物一般,他还以为她能多少顾念着一些夫妻的情分,必竟他们生活了二十多年,到头来,却发现最狠的那个不是自已,他怎能不笑?

    他一笑,女皇更加的愤怒了,朝外面大叫起来:“来人啊,把这祸乱的妖男拉下去砍了。”

    “是。”立刻有如狼似虎的御林军冲了进来,直扑向花文博,花文博动也没动,任凭这些人拉他出去,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另外一件事,否则这么几个人岂能伤得了他分毫。

    正在这时,书房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纤纤柔柔的姬雪。

    她小心翼翼的跪在书房正中:“母皇,姬雪自知罪孽深重,但求一死。”

    “你还有你,就是你们毁了朕的大业。”女皇气得口不择言,心血攻心,眼睛一翻往一边倒去,一旁的几个御林军,还有女皇的贴身侍婢吓得大叫起来:“女皇,女皇,你怎么了?”

    姬雪和花文博相视一眼,两个人隐暗的一笑,看来天不亡我啊。

    姬雪飞身扑到女皇的身边,拨开众人,尖锐的叫起来:“快,立刻传御医,快点传御医。”

    自己一伸手抱起女皇,往寝宫闪去,一时间,众人手忙脚乱,四处冲撞,这时候,一直站着的花文博的声音陡的响起:“安静一些,安静一些,别慌乱,别慌乱,来,深呼吸,别紧张……”

    他的声音好像有魔力一样,先前慌乱不堪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目光涣散,连请医问药这种事也忘了,似乎把女皇的事忘了一般。

    寝宫之中,姬雪飞快的放下女皇,就在这一路颠簸之中,女皇竟然醒了过来,一看到姬雪,眉便蹙了起来,嫌恶的开口:“你留在这里做什么,滚出去。”

    姬雪本来心肠软了一些,虽然这个女人不是她的亲身母亲,可是她叫了二十多年的母皇,也当她是亲生的母亲了,现在要杀了她,心里难安啊,可谁知这女人一睁眼,竟然说出这种可恼的话,眼神一暗,阴冷的笑便挂在唇边。

    动作俐落的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沫,塞进女皇的嘴里,女皇睁大眼睛,怒瞪着她,拼命的摇头,可惜却挣不开姬雪的那只手,紧紧的掐住她的脖子,使得她呼吸困难,张大嘴巴,那粉沫便全咽了进去,姬雪等了一会儿,只到女皇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才失声朝外面叫了起来。

    “来人啊,来人啊,御医呢?怎么还没来?”

    寝宫外面,立刻有人去找御医,而书房内,花文博气定神闲的挥了挥手:“女皇病重了,还不快去招御医。”

    那几个人一怔,似乎刚才的事只是一瞬间发生的,根本不疑有她,飞身去请御医,有人去通知朝中的大臣。

    很快,御医过来了,大臣也过来了,皇室的子女也赶了过来。

    寝宫之内站满了人,众人一起望着那御医,只见他眉凝结起来,最后无力的摇了摇头:“女皇仙逝了。”

    一声落,寝宫之内响起了柔缓的哭声,姬雪扑在女皇的身上。失声叫起来。

    “母皇,是女儿不好啊,不该去请罪啊,害得母皇心急而亡啊。”

    皇太女姬雪哭声如雷,寝宫之内,齐刷刷的跪了一地,哀鸣声一片。

    一代枭女,最终却死于皇室内斗之中,女皇就这么被谋害了,还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

    女皇一死,又没有立遗召,理所当然的皇太女姬雪登位。

    不过对于女皇的死,众人都觉得奇怪,因此很多大臣不赞成姬雪登位,连名上书,让六皇女登位。

    可惜这建议一起,为首的几个大臣便死在家中了,连带的六皇女也变成了哑巴,这一切不言而喻,整个凤莲城笼罩着血风腥雨,人人自危,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丹凤国是真的要亡了的。

    姬雪顺利登位,成了丹凤国的新女皇,新皇一登位,便调重兵,阻止沐青瑶她们北上……

    深冬,大雪纷飞,天地一片苍茫,青瑶身着一件紫色的斗篷,悄然立在长廊之上,长廊外,一枝寒梅伸出来,傲然的绽放出花朵来,鲜艳夺人。

    茫茫白雪中,傲骨筝筝。

    身后有人靠近,银轩无声无息的走过来,他穿了一件大氅,并排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廊外的红梅。

    “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

    青瑶即兴起,随口而吟,身侧的银轩唇角一勾,赞叹之声起:“好一句耻向东君更乞怜,把寒梅的傲骨尽现出来,好诗,好才情。”

    青瑶本来是随口而吟,可听着身侧人的真心赞叹,不由得心虚,这哪是她的诗啊,只不过即兴起,拿来用一下罢了,转身往室内走去:“今时的大雪来得可真早啊,梅也开得早,来年的春时也会早,好年好景头啊。”

    “是啊。”银轩跟着她的身后进了屋,小鱼儿穿着着夹花团子的棉袄,像个小圆球似的滚了过来,过了年,她就三岁了,越来越大了。

    “娘亲,娘亲。”

    她和青瑶的感情真正的好,比一般的母子还要亲热,因为她们不但有母子的血液,还是自己人,有时候说些自己人的话,心里才不会那么寂寞。

    “怎么了?”

    青瑶看着一团影子扑过来,只得伸出手接住她,往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这时候,大将军安定峰从门外走了进来,身上还有些雪花片子,一走进来,恭敬的抱拳:“元帅,看来我们只能在此过年了,要想北上,只能年后了。”

    她们历时五个月,已抢了丹凤国的六座城池,一路向北,锐不可挡,而且人家一听到她们来了,很多城池自动降了,因为打,只有死路一条了。

    弦月朝廷中又增派了五万兵马过来,她们手里的兵马越来越多了,众人信心更足了。

    谁知道此刻被困在黛城了,因为黛城后面是一条山道,大雪封道,两边是陕谷,陡而险峻,路面又滑又陡,她不能拿将士们的性命冒险,因此所有的人都阻扎在黛城内,休生养息,待到来年,大雪溶化,便过山道,往北,再过去不远,便到丹凤国的京城凤莲城。

    青瑶的眼瞳中青光闪烁,花文博,我要看看你躲到哪里,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要把你掏出来。

    还有姬雪,那个杀姐的女人,最终把手伸到了女皇的头上,这完全是女皇自找死路,也不想想,这样一个胆敢杀姐的女人,当然敢杀她,可惜她大概到死才明白这个道理,可惜后悔也没有用了。

    “坐下来吧,既然没办法北上,就让大伙安心的在黛城过个年吧,本来背井离乡的,就够凄凉的了。”青瑶缓缓的开口,而她似乎没有这种遗憾,小鱼儿在这里,而银轩也在这里,从某种意义上说,她们其实是一家人。

    “好,那我就传令下去,派专人去办年货,杀鸡宰羊的过个好年,年后再出发?”

    安定峰请示,青瑶点了头,安定峰便领命下去了。

    厅上,青瑶想起小鱼儿心急火燎找她的事,忙出声问她:“你先前找我干什么?”

    “我一起来没看到你,本来想约娘亲去赏梅的,谁知道你都赏过了。”

    小鱼儿嘟起嘴巴,她又长高了一点,那嘴脸和皇上越发的像了,就好像一相模子脱出来的,青瑶感叹着,掉头望向一侧的银轩,他深幽的眼睛正好望过来,里面是一汪海,分辩不出任何的内容。

    这一年,黛城的冬天很冷,青瑶和小鱼儿等人不敢轻易出门,人真是奇怪,明明连那么大的战争都不怕,偏偏怕冷,宁愿宿在屋子里,也不愿意走出去。

    军中,将士们休养了一番,精神恢复了不少。

    新年的那一天,在宽大的广场上,架起了几大口的铁锅,煮了肉,还有酒,大家尽情的吃喝,当然还有一部分兵力是禁止喝酒的,青瑶也陪着大伙儿吃喝了一番,至晚上方回去。

    虽然不在家中,但却过了一个别有滋味的年,而且行军大仗的人,原就没有年可言,因此这年在每个人的心头留下了很深的印像。

    年后,开始整顿兵马,准备北上,攻打凤莲城,与此同时,有消息源源不断的送到青瑶的耳朵里。

    上官昊果然乘她们攻打丹凤的时候,从月壤国借调攻打她们的边境,只可惜未能成功。

    青瑶脸露冷笑,那上官昊的野心不言而喻,他明知道强攻弦月是难上加难,却还装模做样的攻打,其实他只不过走一个回马枪,想灭了月壤国才是真的。

    可惜那月壤国的人竟然茫然不知,还真的借道给他们,照她的预估,不过明天春天。

    上官昊必然把矛头掉转,打下月壤国。

    另外一边,青罗国和云仓国联手,又抢了丹凤国一个城池。

    丹凤国一共有十五个城池,现在被青瑶抢了六座,而青罗国和云仓国乘机抢了三座城池,上官昊又抢了一座,现在的丹凤国,只有京都凤莲城四周的几个城池了,只要破了外围的几个城池,便可攻下凤莲。

    眼下的形势一发而不可收拾,各国都蠢蠢欲动,因为弦月国既然能打下丹凤国,就能打下其他的国家,担忧的同时,各国都在想对策。

    万鹤国的上官昊,原来的目的,就是打下月壤国,那万鹤国的僵土就扩展得多,弦月国的北边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青罗国和云仓国虽然有野心,但不敢妄动,所以两家订了条约,共同抵御外敌。

    现在的弦月已在七国中坐大。

    他们手中有凰辕国,又攻下了丹凤国,而丹凤国位于西北部,弦月从凰辕国而过,等于直接挺入他们的心脏,他们这一招很好的把东部和西部隔开了,使得他们和万鹤国没法联手,这样分而击之,真是高明的计策啊。

    开春,积雪融化。

    山道尽现,青瑶命令下去,全军整顿准备出发,黛城的一切已有人接收了,安顿好了所有的一切。

    从这里出发,到丹凤国的京都凤莲,只要二天的路程,隔着两个城池,只要攻破这两个城池,便可直阻丹凤国的大门。

    黛城以北有一段险峻的山道,青瑶初步预估,一定有人设下了埋伏,如果真的有人在那里埋伏下来,不但过不去,而且伤亡会很大,因此先派了一批精兵,从林中穿行而过,绕过去看个究竟,果然有人埋伏在陕谷之对面的丛林中,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弦月的人先想到这一点了,本来守着陕谷口只要五百精兵,足可以以一挡十的利用起来,使弦月的人过不去,谁知道,竟然被人家识破了,派了一队精壮的兵将过去,很快处理了他们。

    后面青瑶率大军过陕谷,攻黛城以北的另一座城池。

    不知道是人心所向,还是那些人知道必亡,几乎没费多少事,便攻破了一座城池,而青瑶并没有停息,继续命令大军北上。

    这里的一切举动,很快传到丹凤国的皇宫。

    上书房内,姬雪冷沉着脸阴骜的望着对面的男子,一半的脸精致无比,另一半却是一面银致的面罩,遮盖住了他脸上狰狞的疤痕。

    “难道你推我上位,就是为了让我成为一个亡国之皇?”

    姬雪头疼不已,虽然登位只有几个月,她觉得精力憔悴,整个人都苍老了,原来皇位并不好坐。

    “至少你做过了。”

    对面的男子闲然的开口,并不着急,因为他已经想开了,如果沐青瑶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劫,他想躲是躲不过去的,现在就坐等她过来吧,不过就算死,他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花文博的眼瞳闪烁着死亡的嗜血。

    他的一切都是那个女人毁了的,如果不能重创她,他死不瞑目……

    半个月后,弦月的兵马果然攻破了外围的最后一座城池,直捣丹凤国的京城,凤莲城。

    凤莲城内,百姓早已逃离,出去避难了,听说凡是攻下来的城池,只要安份守已做个百姓,便不会受到荼毒,国与国的战争,和他们小老百姓有什么干系。

    凤莲城皇宫。

    太监和宫女们在皇宫内乱窜,很多人乘机跑了,朝中的大臣能走的也都伪装成老百姓离开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留下来,陪着新皇帝面临敌军的破城。

    “女皇还是走吧?”

    其中一名年老的官员开口,虽然国亡了,可是女皇还年轻,可以伪装成普通人出城去。

    姬雪苦笑,眼瞳阴骜无比,她能去哪里,她身上有那个男人下的蛊,只要他死,她就没法独活,而他是决不会走的,他在等,等那个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天价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吴笑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吴笑笑并收藏天价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