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殁剑沧桑 > 第一十九章夜袭天涧行

第一十九章夜袭天涧行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夜的命名术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殁剑沧桑最新章节!

    沉寂的黎明,冷寂的山巅,连碏忆起这段往事竟然开阔而笑,悠远空灵的山谷立刻蔓延这释怀而又喜极的笑音:“……你知道么,那个时候她有多天真,又是多么快活,她可以跟小孩子一起玩闹戏笑,一起在草垛上打滚,结果弄得满头的草梗。她在吃饭的时候因为不小心打翻了碗筷而伤心,她会学着烤羊肉,结果弄得满脸乌黑。她会用手捂着我的脸逗我开心……她的手,是热的!”

    殷心雨沉默,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她看到他的眼里闪着无限光亮,仿若比这星辰都更璀璨。

    连碏吸口气,神色陡然黯淡:“许天扬亲自赶来了……那天的夕阳,红得像血一般。秋菊也是在那个时候死的。也许,她也认为阿月不该再回去。”

    仰着头,望向深邃的天空:如果不是重伤在身,他一定会把阿月劫下的,就这么一辈子,一定会!只是,他肩负的使命,还有他穷其一生守护的秘密就很有可能暴露……天意!天意!

    “为什么不告诉她?”殷心雨突然问,语气纵然冰冷却也是一种关怀:如果将事情原委告之苏月,也许他们就不会相隔八年,也许苏月便不会如此愤恨。

    近日听得苏月与连碏的故事,不知为何心底似乎触动了一根弦,她向来冷漠,竟也会为这二人的命运多舛感到惋惜。

    连碏握紧的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于惨惨地呼出一口气:“阿月的心里,我已经失去了信任的资格。”他所说的,阿月又岂会再相信。

    殷心雨不再言语,只是双眸凝起,狠狠地掐住十指:师父居然向苏月赐下散心丹,那么,我呢……

    “砰——”

    倏然,远处的天空火焰炸起。殷心雨横眉一蹙,暗自吃惊:那里,可是行宫。烽烟起,生死令!

    “行主,行主!”一道人影奔来跪禀,“行宫烽烟起,应是紧急,请行主定夺!”来者正是天涧行的四大护法“青、白、朱、玄”中的青象。

    “青象,即刻备马。传令下去,四大护法与我回銮,其余人等留下,待小姐天明而归。”殷心雨冷凝着眼眸吩咐,折身一摆,长袖划一道优美的弧,衣襟摇曳间人已往山下急急离去。那样的速度如风过一般无影无踪。

    夜幕之下遥遥一点绯红,也许殷心雨连她自己都未注意到,此刻身上正着一席素色睡裙,肩膀上披一件绯色风衣,青丝如瀑,扯在身后飞扬。

    黎明渐起,光芒微亮,连碏望着那抹清辉里的身影,唉声叹:“又是一起风云。际会中又能有几人输赢!奈何贪嗔痴,最伤是……儿女多情,哎!”

    天涧行行宫。

    梁爽率侍剑卫队拔剑守护,硬生生将武林盟主林霄等一干江湖豪杰拦截在行宫大门之外,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江湖正道竟未能踏进大门分毫。

    血迹四溅,尸体横躺,如此旭日初升的清辉中居然是一片血腥的杀戮。

    梁爽身为天涧行大鉴司,仗秋水抵挡林霄与净远居玉雅居士。林霄到底是正派人士,一身豪气概天,又深知这位游侠的来龙去脉,故尔心生惜才之情,拼剑时留有几分后力:“梁爽,林某敬你是条好汉,你若不与天涧行为伍,林某自不与你计较,江湖豪杰也不会为难你和方秋蓉,如何?”

    梁爽舒眉一笑:“林盟主果然义薄云天,确是江湖正道的福祉。只是如今,守护天涧行是梁某的责任,林盟主的好意梁某心领,但,恕难从命!”身形一斜,避开林盟推出的掌力,右手轻轻一扬,竖起秋水挡住横切而来的赤剑,剑气割下一缕额前的发丝。

    玉雅朱唇轻启,柳眉拧紧道:“你本游侠,傲义凌然,却落得这般不辨是非,贫道只好为江湖,消障!”抬手间又挥出一式,手中赤灵呼啸而起,立刻道道剑气化作厉焰向梁爽袭去。

    此刻梁爽身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惟有运剑抵御,劈开密密袭来的剑气,借力腾空横身一飞,旋脚落地退开几步以消这疾劲的功道,只是飘忽的衣袖一角却被这如虹如焰的剑气切断,不禁眯眼赞赏:“逸尘仙子,果然名不虚传!”

    花翎挥掌对决沈晓松,皓齿咬住下唇狠狠喝斥:“表哥,不想你竟与那妖女同流合污。”沈晓松拆着掌力,硬是不让她踏前一步,嘴里怒道:“表妹,此次祸端,该不又是你怂恿?”花翎冷哼一声:“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总之今日,我要绝了天涧行!”说罢,又是狠狠一甩,一拳凝结真气甩出,横扫而去。

    夜已破晓,日出东方,万丈光辉普照天地。

    行宫之内,大侍使方秋蓉右手执剑,蹙眉盯着万台之上的琴使春殊,大喝:“贱人,拿来!”

    春殊手中抱着一件素布,素布似是包裹着什么东西,圆鼓鼓。听得方秋蓉之声不禁冷笑,嘴角斜斜扬起道:“你倒是一条忠心不二的看家犬,不如跟了我去,待灭了这天涧行,自会留你一命,如何?”

    “呸!”方秋蓉一顿窝火,忍不住啐了一口,咬咬牙怒道:“行主就是太好心……真悔当初我未能一剑把你这贱人给杀了,才不至有今天这后患。”心底叹气:她担心的,终究还是出事了。

    当初春殊因缘际会,为殷心彤挡了一支流箭,故尔殷心雨在灭春仙楼时惟留她一人活命,并让她以琴使的身份侍在身边,以此圈在行宫。殷心雨曾对她说:“活下去,才能找我报仇。可用毒,可用计,可用剑,可用刀……机会只有一次。另外你给我记住,仇,必只找我一人,不得累及其他!”春殊笑得眼泪直流,身体从骨头缝里发出战栗:她要活着,忍着屈辱与仇恨活着,“不得累及其他”,哈哈……凭她殷心雨也配说这句话!

    湖水对岸,柔妹遥遥立在远处一角,静静地观望行宫的对峙,还有这漫天的杀戮,殷红满天,血腥扑鼻。这个萧杀的世界!呆滞的眸子,呆滞的神情,不声不响,不动不闹,就这么立在那个假山的岩石傍。

    此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泛起一丝轻蔑的笑意,嘴角勾得甚是阴邪,仿佛眼前的这场生死打斗,只是一场血淋淋的戏,一场生死的闹剧。

    春殊乜着眼冷笑,她没有一丝恐惧:“绝我,那又如何,只要我把这镇宫之宝交诸花翎夫人,天涧行,哈哈……”她仰头对着湛蓝的天空大笑,笑得身形乱颤,仿佛要将这世间所有的兴奋都笑出胸膛,“呼——就会跟我一样,连根拔绝,灰飞烟灭!方秋蓉,你告诉殷心雨!”

    “何需转告!”空中传来一道凛冽的声音,竟是传音之术,纯厚的话响彻行宫天穹,正待所有人惊诧间,一道绯色人影飘至门口,倏然从人群穿过,恍忽间已至门内,盯着万台之上的春殊,清丽的眼眸冷冷一紧,“有什么遗言,尽管交待。”

    方秋蓉欣喜,踏前唤了一声:“行主。”语音甚为激动,刚才无主的神色完全不见。行宫内,立刻燃起一股力量。

    林霄眯眼,粗眉一拧,他不得不从心底佩服:邪教天涧行,居然拥有一股正道缺少的凝聚力!想来江湖正义之士虽然推举自己做武林盟主,奈何众位豪杰各有所长,要真正信服自己,听自己指挥却是难于上青天,更何况凝聚。思及此,惟有暗自叹口气。林霄是个粗人,向来豪气冲天,他当然不会责怪众位武林侠士,惟有哀叹自己能力有所不及,枉费了大家的信任。

    殷心雨也不在意别人的诧异,冷冷一声低沉的笑:“有好戏看,怎可将客人拒于门外?”梁爽愕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点头示意领命,回身吩咐侍剑卫队让开。

    众位豪杰之士皆是一愣,当时拼得你死我活无外乎是想踏进这道门槛,如今这么一让反倒不知如何是好。花翎夫人瞥一眼,冷哼一声:“有好戏看,自是不请而来。”微抬颔,甚是高傲的姿态,挑起衣裙率先踏进天涧行大门。众人便跟在身后讪讪尾随。

    春殊脸色一滞,呆在原地半晌,心底暗暗疑虑:殷心雨,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种场面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但事已至此,惟有一拼。于是朗声道:“殷心雨,当年你灭我全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我要你,和你的天涧行,从此拔根绝迹!”眼睛放光,恨恨盯着不远处的绯色人影,牙一咬高高举起手中的素布,欲重重砸下。

    方秋蓉惊呼出声,所有人都盯着万台之上的春殊,眼色疑惑: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绝了殷心雨,绝了天涧行!

    正待在场的所有人都禀住呼吸时,听得殷心雨朗声一笑,笑音冷冽犹如千年雪山中的冰寒,泛着死亡的气息。她仰头狂声大笑,指着素布道:“就凭它!你也未免太过痴心妄想了!”拂袖一扫背在身后,清丽的眼眸眯成一道缝,紧紧地盯着春殊,“你以为,在夜盗之后,我还会将镇宫之宝搁在深阁大殿!”

    春殊听言,惊得瞪大双眼,颤颤往后退去几步,一种绝望泛在嘴角:“你、你是说,这不是镇宫之宝。这、这是,假的!”长长吸一口气,泪花眨起,突然她发疯似地笑,盯着殷心雨怨恨,“殷心雨,我偏不信,真也罢假也罢,我都要毁了它,毁了它!”素布裹就的东西被她狠狠砸在地上,刚想抬眼咒骂,却发觉脖子已被人掐住,窒息瞬间充斥她的胸腔。

    殷心雨紧了紧瞳孔道:“我告诉过你,仇,可冲我来,任你毒药计谋,但,不可累及其他。可惜,你太愚蠢了!”

    春殊嘶哑着声音冷笑,脸上划起一抹绝美的笑:“我只不过先走一步,你也很快的。我在下面等着你,看着你的下场,哈……”

    殷心雨厌烦地乜斜眼:“哦,那,你就先去吧。”手上功力一运,笑间断。春殊的脑袋便偏无力地歪向一边,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双目圆瞪,只是眼底染着笑意:她看到不远处的柔妹,她知道,那里有个和她一样的!

    “你在做什么!”一声喝响起,众人还未反应,只见一条灰色身影倏然穿越人群飘至万台之上,这样的速度竟如闪电,丝毫不亚于天涧行的轻功。

    正是江帆!

本站推荐:圣墟龙王传说修罗天帝斗破苍穹百炼成神人道至尊大主宰万古天帝万古神帝元尊

殁剑沧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柳汐20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汐2013并收藏殁剑沧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