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重生之金牌农女 > 【055】遭遇劫匪被中伤

【055】遭遇劫匪被中伤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重生之金牌农女最新章节!

    “没事,看好弟弟妹妹,我会想法子救你们的。”水意这时候也冷静了许多,心里告诫自己不能慌不能怕,不能让这些贼人知道自己的想法。“要我出去也行,放那个车夫回来,我就出去,不然免谈!”

    水意闭着车门跟蒙面人讲条件,随后又补充,“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们能飞出去?你就是想找我而已,何必牵连没必要的人!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多数想求财而已,应该不是想杀人吧。”

    水意冷静下来思绪就清晰多了,来人大概有十来个以上,而这些人要杀自己就不会多说,直接就来动手了。

    这样的话,她手上就有筹码了,至少可以保证二郎他们能够先离开。

    不是她有多伟大,而是她将孩子们带出来,自然就是得先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他们走了,自己一个人好歹灵活性强一点。

    “好!你出来我放他回去!”蒙面人似乎商量了一下,答应将车夫放回来。

    水意又给二郎示意护好自个儿和弟妹,然后才撩开车帘出去。

    “水小姐……”车夫踉跄着身子,慌张地看着水意,他自个儿出事不打紧,要是让掌柜的知道那就不妥了。

    “你等下看到我的手势,就驾着马车走就是了,不用管我知道吗!”水意跟车夫擦身而过的时候对着车夫命令,然后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哪个位置包围的比较弱。

    “好了,人已经放了,你就跟我们走吧!”蒙面人看到水意走了出来,警惕性就本能的放低。他们也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让这么多人来抓个小女娃,不过他们现在带回去复命就是了。

    “你们到底是谁,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就不怕犯法吗!”水意转移蒙面人的注意力,放在背后的手朝着车夫打了个手势。

    “我们是谁不用你管,你跟我们走就是,不然你今天就得死在这,不但你得死,你身边的人也得……”蒙面人话音未落,就听到马车驾的一声就直接往前走。正当反应过来的时候,水意却朝着跟马车相反的方向拔腿就跑。

    蒙面人一时间停顿下来思考,眼看着水意要跑出去,只能放弃马车,朝着水意的身影焦急的大喝,“拦住那个丫头!”

    一瞬间,所有的蒙面人都追着水意跑,这些蒙面人虽然不会轻功,但都是成年的练家子,几步下来就追上了水意,立马将水意团团围住。

    刚刚被水意耍了的蒙面人头子一把就抓住水意绑着的辫子将她扯到身边,双目狰狞,气急败坏地咬牙,“臭丫头胆子不小,连大爷我你都敢耍,不要命了是吧!”

    蒙面人头子又狠狠地将水意推在地上,看水意磕的手上冒血气才顺了点,主子要抓这个丫头,但没说全须全尾的。活了这么一大把子,居然差点栽在这丫头片子身上,他能够不气?

    “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不然要是再打我一下下看看,到时候谁没好处!”水意被蒙面人头子重重地推在地上,手没设防撞在石子路上,手当下就划出一个大口子。这时候没有防疫针打,这石子不知道会不会有病毒。

    蒙面人头子咬牙,抬腿就想朝着水意踩去,这丫头片子还敢威胁自己!只是蒙面人头子脚步还没下,就被旁边的人给劝住。

    “大爷我不跟你这个臭丫头计较,快点将她绑起来带走!”蒙面人头子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命人将水意手脚绑了起来然后蒙住眼睛嘴巴接着就装进了一只大麻袋里面,被人扛在了肩膀上。

    靠!水意的头被悬空着,顿时脑袋充血失重一般摇摇晃晃的。这些人太混蛋了,要是被她知道是谁抓了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人!

    只是水意转瞬又十分无语,现在能不能跑掉都是未知数,还想要报仇,简直是做梦!水意不禁的想,自己该不会这么的倒霉,就这么被人杀了然后毁尸灭迹吧?

    她可是好不容易重生一会,这老天爷不要这么残忍吧!早知道她就告诉安承宏怎么分家,免得自己挂掉的话,安大志他们一家还得被张氏他们黏上!早知道她就跟尹明敏先预支一部分分成了,不用现在自己一分辛苦赚来的钱没得花!

    水意一路被颠簸着,然后一路就骂人,但是刚刚想开骂才发现嘴巴被绑着还要塞的紧紧的。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不到,水意猛地被人扔在了地上,头一个不留神的撞在地上,顿时头顶满是星星。

    “主人,人已经带到了!”蒙面人头子语气恭敬的给人禀报,“可是这丫头太狡猾,她身边的人和车夫都给逃走了。”

    “你们下去吧,那些人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可能找得到人。”陌生声音语气十分无所谓冷漠,随后又吩咐,“把人给打开来。”

    水意疼痛还没止住,然后又被人粗鲁的从麻袋里面挖出来,手脚依旧没有解开,但是眼睛嘴巴却松开了。

    水意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是一个废弃的烂房子,而在自己的面前则是一个穿金戴银,看起来十分的暴发户的男子。年纪大约和贺掌柜差不多,但是样子就差得远,和这人比贺掌柜就得算得上高富帅,而这男人就是传说中那种矮穷丑。

    “你就是水意?”矮穷丑眯着本来就已经小的鼠眼看着水意,他倒是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才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这丫头这么聪明,看来杀了倒是可惜了。“不说话就是默认?那悦来酒家的脆酸梅,就是你做的?”

    见水意不说话,矮穷丑又问。水意顿时明了,原来是传说中的商业争斗,结果她成了受害的羔羊!这矮穷丑想干嘛,不会是想用这个威逼利诱恐吓的手段逼自己说出方子,或者做脆酸梅给他吧!

    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水意都明白了,这原来就是因为悦来酒家的生意太好,让人眼红了。

    “你不说,不说我就让人去你家找人问了,你家是在小洲村,晖意居是吧!”矮穷丑冷哼一声,直接威胁水意。

    “是我做的又怎么样!想要我帮你对付悦来酒家?你妄想!”水意心底的怒火被激了起来,这帮混蛋居然还打听好了自己家里是哪?不敢公然对付悦来酒家就找她来开刷?

    “你跟悦来酒家垄断整个京城和岳阳城的生意,你居然还敢嘴硬!你当本大爷是那么好说话的?我劝你乖乖的交出做脆酸梅和其他菜的方子,不然有你好受!况且跟我合作你也一样不差,悦来酒家给你多少钱,本大爷也同样给的起!”矮穷丑面目突然狰狞起来,悦来酒家每天就凭着几个破酸梅和菜式,几乎拉去了其他店面三成的生意,这让他怎么能够不怒!

    “有我好受?我说不说你都杀了我,我为什么还要告诉你!”先威胁后收买?这矮穷丑真当自己是个小孩,那么容易被他骗到?今天被自己看到了样子,一方面这东西后台很大,另一方面就是他根本没打算留着活口。

    既然这样,她就算死,也不让他捞到便宜!

    安氏那边二郎应该回去了,也就会有人保护她们,这她倒是不是很担心。他们要是能够这么容易进村子抓人的话,就不用那么费心思半路拦截了。

    “臭丫头你还挺聪明的!我再问你一次,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先砍断你的手脚,再挖掉你的眼睛鼻子,最后划花你的脸,看你能够嘴硬到什么时候!”矮穷丑气结,他的确没打算放这臭丫头回去,却没想到水意这么精明,一下子就猜到了他的想法!

    见到水意一脸倨傲的样子,矮穷丑鼻孔喷气,“来人,给我先砍断她的手指!”

    水意此时心里是害怕的,可是她手脚被绑着,这矮穷丑好像打算跟自己耗下去,她不说就直接动手。她向来知道生命比较重要,可是心里却不甘心就这样被这混蛋毁了自己的心血。

    眼看着已经有人拿着刀子进来,水意抿着嘴,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的肉,看着矮穷丑得意阴险的笑容,心里越发的恼恨。

    “啊!”突然外面响起几声惨叫,让屋内的矮穷丑和几个打手都猛地直起了身。矮穷丑指着水意,“抓住她,把她抓起来!”

    矮穷丑还没有太过慌张,知道自己的王牌是什么!

    只是几个打手还没来得急反应,就看到一个敏捷的身影从旁边的窗口撞了进来,一脚踹倒矮穷丑,然后扯起旁边的水意带到身后。

    “我的脚站不住!”水意被人扯起来,虽然对方是想将她护着,可是她脚也被绑得紧紧的,上下交叠着那是站都站不了。

    闻言的同样蒙面的男子拧着眉头看了水意的脚一眼,手中的剑在那层层的绳子处没有落下,左手一个反转将水意揽着,挥剑指着将他们包围起来的四个打手。

    “你是谁,居然敢坏本大爷的事,给我上,将这狗杂种给本大爷大卸八块!”矮穷丑怒恨自己的事情被坏了,对方居然还敢拿布蒙着脸!

    水意这时才注意自己身边的人,身材高大大约是成年的年纪,虽然蒙着面,但是水意看到那双微微冷酷的的双眼,当下就抽了一口气。

    盛言诺!居然又是他!

    而且看刚刚那伸手,可不要太好了!水意顿时又是惊又是怒的,上次杀狼的事准就被这混蛋给蒙了!居然被蒙了一次又一次,这果然不能太相信这种看起来挺正经冷酷的人!

    盛言诺听到水意的抽气声微微的转头,就看到水意鼓着双颊咬牙瞪着自己的样子,眉心不由地皱起,半眯着眼眸瞥了她一眼,果然看到水意当下就消停,将头瞥到一边去。

    “我说你该不会是一个死胖子都搞定不了吧!”门外一脚被踢开,接着就看到同样蒙面的关封挨在门口,挑着眉挑衅地看着盛言诺。

    “你居然敢骂本大爷!嫌命长的狗杂碎,你们还不去把他给抓住。”矮穷丑看到又多了一个人,还要把外面的人都解决了,现在还敢叫他死胖子,顿时就炸毛了起来。该死的东西,他一定要将这几人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去!

    “王富你不在京城,居然敢来这里劫持小孩,你以为王家真的能够只手遮天!”关封一脚将上前的一个打手踹倒,后面的一个顿时止住了脚步,半是观望的不敢上前。

    “你既然知道本大爷是谁,劝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让你吃不完兜着走!”王富看到关封居然一下子就将自己的人给打倒,心里也害怕的退了几步。然后被关封揭穿了身份,心慌的同时,却更加的猖狂。

    “今天这闲事就管定了!”关封再将在他附近的一个打手搞定,然后瞥向盛言诺,“我已经搞定了两个,剩下的就是你的,如果你觉得带着个人不行,本公子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关封别有深意的话让盛言诺面色一寒,左手带起水意,身形快速地一闪,手中的剑朝着靠近自己的打手凌厉地转了两下,两个打手拿刀的手都被砍断。

    “你、你们!”王富见状,忍不住地后退了好几步,整个人哆嗦地往后面退,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盛言诺将水意扔倒在地上,手上的剑朝着水意手脚上的绳子划了几下。

    水意还在屁屁的疼痛中没反应过来,双手双脚就解除了束缚,身体往后面倒仰了一下,勉强撑住才没倒了一个圈。这个混蛋,做事就不能好头好尾吗?告诉她一声会死啊,不过水意心里虽然不满,但却不敢说出口,毕竟盛言诺刚刚那样子,倒是吓人的很!

    “王富,我们怎么了?刚刚你要挖了我们舌头是不是?”关封在那边抱着手半是恐吓,半是找麻烦地盯着王富。

    “没、没有!”王富看看像是流氓似的关封,又看看喷着杀气像是鬼魅的盛言诺,只能够惊慌地摇着头,“两位大侠,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王富连连的哀求着,心里想着等他回到京城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人。

    “放过你?难保还有下一次,那该如何是好?”关封眯着眼,这王富会收敛,小孩子才会信他!

    水意也是这样认为,但是想着这王富又不能这样杀了,送官去?好像没什么用,王家?这听说好像后台很硬,那送官好像没什么用。

    要怎么处置王富,然后还要没有后顾之忧,这倒是成了重要的问题。

    “你要怎么处置他,杀还是不杀?”良久,盛言诺却淡淡的开口。王富杀了,恐怕会造成王家的追究,所而且不能让关封直接出面,这问题就成了比较难解决。

    “将他交给悦来酒家的贺掌柜!”想了一想,水意决定道。王富不敢动贺掌柜,说明的就是悦来酒家的来头也不少,正好尹明敏在这,就让他来解决!

    “嗯,小丫头倒是挺聪明的!”关封想了想点头,让悦来酒家来处理,的确是比较好!

    决定之后,关封和盛言诺就将一群人都捆住锁在破屋里面,然后准备离开去找尹明敏。

    “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的?”走到外面,看到盛言诺和同伴解掉面巾,水意就带着好奇地问。

    这两人来的太过凑巧了,这地方貌似就是山上,周围也看不到路,他们怎么就刚好救了自己呢?而且两人既然能知道王富的身份,就是也是京城来的人了?她一开始就料想盛言诺的身份古怪,现在刚刚好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我叫关封,为什么会在这说巧也巧,说不巧也不巧,还真是刚刚凑巧刚刚看到有一辆标着悦来酒家字样的车子过了之后,刚刚好就看到有人被绑了带走。然后就凑巧来听到王富的话,刚刚好救了你!是不是这样呢,盛言诺?”关封现在对水意倒是有几分改观的,看到这么多人不惊不惧,还能救走自己的人,这份胆识可不是人人有,所以刚刚盛言诺二话不说来救人的事情就没跟他计较。

    而且王富这样的人这样为非作歹,算是做一件好事了。

    “上次的狼肉你还没还给我,你死了又不能把你吃了,还不如救你一条命好好还我!”盛言诺瞥了一眼关封,才淡淡地道,“不过你倒是能够惹事,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又是惹狼惹恶霸的,下次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命!”

    “你还敢提上次的狼!不说明明就是你不要丢在那的,就是那狼你明明功夫很好,却还要我拿命来引它杀它,你还敢说那狼是你的!”水意气结,她怎么会以为这人是好人呢,简直就是个冷酷无情黑心毒血脸皮厚!自己不要的东西现在还说她欠了他的。

    “我功夫是很好,但难保会被狼伤到,既然你想活命下来自然是要你自己想办法,这不是很应该吗?况且那狼我明明藏着的,什么叫做丢在那里?我不过临时有事走开一会,打算第二天回来拿的,你拿走不算还硬说我不要?”盛言诺看着水意气得双颊红红的像苹果一样,眉眼里的冷漠慢慢地化开了一些。

    “好,算你赢了!”水意咬牙,这混蛋的东西,东西要不来拿现在才说后话,根本就是来蒙她的!“这一次我没求你来了吧!所以你别指望我欠你一条命什么的,要我还你什么!”

    “放心,就你也我也没指望,就算你想以身相许报答什么我也得掂量掂量,每天惹事惹不完的惹事精!”盛言诺高昂着头斜睨着水意,目光流转,掩去黯淡的黑眸闪过的璀璨。

    “噗!看你们两个斗嘴,还真是一对冤家啊!”关封略带戏谑地调侃盛言诺,啧啧这情况还真是不大乐观,盛言诺的这样子他倒是还没见过!不过这样子倒还像是正常人,不用整天阴鸷冷酷的,让人见了都害怕。

    “不是冤家,是仇人!盛言诺你等着最好别栽在我的手上!”水意恨恨地说完,就率先的准备下山。

    “啧啧,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泼辣,你可是得小心点啊,不是有句话说,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吗?虽然这丫头还不是女人,但也差不多了。不过,你不打算跟她一起下山?”看着走远的水意,关封笑话完了又问。

    原本关封倒是不觉得水意有哪点特别,但是现在关封却觉得还是蛮有趣的,胆子大,又不服输。

    “放心吧,她走不了多远!”盛言诺没理会关封,只是看着水意的背影凉凉地开口。

    关封挑眉显然不信,不过他们走了没几步,就看到水意折回来,看着慢慢悠悠的他们面色相当的不好。

    “你们走快点行不行!”她要是不赶紧下山,安氏怕是会吓死过去的。

    只是她向来是个路痴,玩个网游都是迷路好几年的人,大城市或者别的什么她倒是还好,但是像小区里面,或者像现在东南西北都长一个样的山林里面,她就是完全找不到方向了。

    关封又是微微诧异,这盛言诺都能够料到?“这个啊,你不会下山?”

    接收到关封的眼神,盛言诺也没理会,要是水意有点儿方向,当初就不会被安大辉往狼堆里面引过去了。而且上次显然是跟着盲目的走,一看就是到了林子里不认识地方的人。

    所以觉得水意是惹事精,认不得路还往林子里面跑。

    “我刚刚被人绑着眼睛装进袋子里面上山,我是有透视眼超能力我才能够会!”水意无语,这就是臭味相投,这关封和盛言诺都是一样的讨厌!水意不会承认自己是路痴不认识路,而且她是真的没看到从哪里过来,这样说也是对的。

    盛言诺不置可否,“你这是要让我带你下山?你确定求一个仇人帮你?”盛言诺想了想,又多说了一句。

    “盛言诺你要不要这么小气计较一句话!”水意被气的抓狂,这人根本就是来针对她,找她麻烦的!

    “我是怕好心没好报,最后帮了人还成仇人了!”盛言诺微微勾了勾唇际,才大步往前走。

    水意瞪着盛言诺的背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恨恨地跟着盛言诺走。

    关封看着一前一后的两人,眼底也划过异样的光芒。

    虽然是快步的回去,但也已经是两个时辰后,水意还没到家,就看到晖意居前围着不少人围观着,然后听到里面哭声阵阵的,心里一慌忙地就跑了进去。

    而在后面的盛言诺看到水意进家里之后,才转身离开。

    “好了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也该赶紧出发了。”关封收了二吊子的神情,让盛言诺赶紧的回京城。

    “凝香你别哭了,孩子没事的,这不是什么影子都没吗?你被自己吓自己了!”林氏紧扶着安氏不让安氏倒下,免得这水意还没出事,安氏就先出事了。

    大妞和双胞胎也在哭,刚刚送他们回来的车夫把贺掌柜也接来了了解情况。

    “对的水夫人,水小姐会吉人天相没事的,我们也让人去找了,一定很快会有消息的。”贺掌柜在旁边安慰,他大概也想到是同行的竞争,就是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的心狠手辣,居然几个孩子都不放过。

    “被人掳了去找到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那边得知消息的安大辉也撇撇嘴,小声地在旁边跟人议论着。

    不过就算是小声,也让贺掌柜等人听到,安氏本来止住的哭声顿时又流个不断了。

    “呵呵这小孩子不懂事,贺掌柜你别跟他计较!”张氏感觉到贺掌柜那凌厉的眼神落在安大辉的身上,忙就皮笑肉不笑地道歉着。不过心里却是冷笑,这儿谁不知道被山贼劫了去的命多半是没了,就算回来也是不知道被怎么了的,虽然水意年纪小,但山贼看这些的吗?有人性的吗?肯定就是没的。

    另一边看着热闹的安凝秀心里却十分的高兴,这就是水意的报应,平常那么的嚣张可恶,今天总算是遭到报应了。一想到以后水意回来也就是一个破鞋一只没人要,嘴角就忍不住上扬起来。

    贺掌柜和安大志都看看张氏他们,最后都懒得跟他们这些搬弄是非的人计较,心里都想着,怎么才能赶紧将水意救了回来。

    “我、我去山上找找意儿。”安大志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去找水意。

    “爹我也跟你去找意儿姐!”二郎也拉着安大志想要跟去,他男子汉大丈夫,虽然比水意年纪小点,但是力气什么的都比水意要大,还是个男孩子,却没有水意那么有勇气站出去。想到这个,二郎就十分的难受,觉得自己十分的没用。

    “二郎在这,爹一个人就好了,照顾好弟弟妹妹!”安大志看到大妞几个也在小声的哭,二郎一脸苦恼的样子,忙将孩子劝住。这山上既然有山贼在这,自然是不能带孩子去的。

本站推荐: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才高手总裁爹地宠上天总裁爹地超给力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总裁大人,要够了没!霸情恶少:调教小逃妻

重生之金牌农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盛世风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世风流并收藏重生之金牌农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