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盛唐风华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屠龙(五十八)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屠龙(五十八)

作者: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秦楼春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天下豪商校园花心高手抢救大明朝夺舍之停不下来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两名武监打开房门,另外两名武监把宫娥的死尸拖拽出去,就像是拖拽一头刚刚宰杀完毕的牲畜。鲜血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自女子脖颈处流出的的血透过五色地毯渗入木板之内,哪怕宫人此时立刻更换地毯用心擦拭,也无法彻底擦抹干净。除非是把所有的木板更换,否则这冤死的忠仆之血将永远留在宫殿之内,用这种方式诉说

    自己的冤枉与不甘。何况眼下又有哪个宫人有心思做这件事?萧后无力地瘫软在那,直勾勾看着杨广一言不发。她身后的宫人则全都吓得跪倒在地一动不动,生怕这位发了狂的帝王忽然挥刀斫向自己。大家心里都认定一点:皇帝疯

    了!他一定是癫狂症发作,否则又怎么会一刀杀了这无辜宫人,却不提对司马等人的处置?杀掉宫娥之后的杨广,将宝刀随手丢在一边,又坐回了位置上。伴随着宫人的死,他的怒气与火性似乎已经发泄殆尽,不需要再杀其他人来泄愤。对于这场叛乱阴谋该如

    何解决,也迟迟不见决断。

    就在萧后忍不住想要提醒杨广,谋反的乃是司马德戡等人,不是那被砍头的宫娥之时,却见杨广挥了挥手,示意武监与宫人离开,房间内只剩杨广夫妻两个。

    宫殿内血腥味重的呛人,不过杨广对于这味道并没感觉到丝毫不适,神情极为放松,就连刚才杀人行为,也不当一回事。“朕少年习武久经戎马,虽不是军中斗将,但亦惯习弓刀。关中男儿谁不是自幼握槊少年角抵?至于杀人……纵然不及宇文承基他们杀得多,但手上总是有十条八条人命,

    否则又怎么好见人?这等场面早就见怪不怪,倒是梓潼你出身名门又笃信佛法,方才的事没吓坏你吧?若是受了惊吓就对朕说,朕安排高僧为你念经祈福。”对于刚发了疯杀了人又像没事人一样高谈阔论的丈夫,萧后也早就习惯了他这副模样。若非如此狂悖,大好天下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副模样。只不过如今情形紧急,却

    容不得她再装聋作哑,萧后深吸一口气道:

    “臣妾的福分乃是圣人所赐,高僧神佛都无用处。圣人杀人自有圣人的道理,臣妾不敢问,可是眼下之事却不是杀一个奴婢便能消解,还望圣人明鉴。”

    杨广望着萧后,脸上的狰狞与杀意消失得干干净净,目光清澈如水,看上去远比平日更为理智清醒。“朕尚为晋王时,便知梓潼聪明绝顶慧智兰心,虽为巾帼手段却远胜须眉。论及心机谋略,便是朕身边谋臣智囊也未必及得上梓潼。朕能登上这皇位,梓潼更是居功至伟。是以往日里朕对你言听计从,你的话朕都会听。然则今日之事,并非梓潼的权谋手段能够化解,必要以非常手段解非常之难。哪怕明知许多事不该做不能做,却也顾不得那许多。朕也知道那宫娥乃是忠仆,不但不该死还得要厚加恩赏,可她若不死便是成千上万将士要死。江都城内就要化作一片尸山血海,这又如何使得?自古来两害相权取其轻,朕也无可奈何。死她一个能保住千万人性命,她又怎能不死?你放心,朕不会让这名宫娥枉死。待等迁都事成,朕定会将她风光下葬,也会安排得力部下找到她

    的族人贲以重赏,让他们得一份泼天富贵。如此安排,足以酬其功劳,也对得起她这份忠心。”萧后本以为丈夫癫狂发作无故杀人,虽然心痛忠仆之死,却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当年南北朝乱世之时,不拘南北汉胡,都出了不少行事癫狂形同疯魔的帝王。大隋终归是

    建立于乱世之上的国家,杨家亦是从那个堪称人间地狱的时代走出的武将,子弟血脉里沾染上前朝的疯狂荒唐也不足为奇。可是如今看来,杨广非但不是因为失心疯发作胡乱杀人,相反倒是脑筋清醒,乃至杀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断,这反倒让萧后心中的怒气陡然升腾到极处。这位出

    身江南名门,自幼受过无数坎坷的女子未必能够执掌朝堂应付那些繁杂政务,但是论及对人心的掌握,她乃是这个天下一等一的好手。她很清楚,杨广那一刀斩下的绝不只是一个宫娥的首级,更是宫中内侍宫娥对于朝廷的最后一点忠心。有此前车之鉴,那些苦心栽培笼络的密探,怕是不敢再送消息入宫。就算有,最多也是些无关宏旨的琐碎,真正得要紧消息没人会冒险传递,更不会有涉及到大逆不道谋朝篡位的要紧事。天子这次真成了耳聋目盲的孤家寡人,于外间种

    种变化一无所知,外面那些反贼的动作却不会因此有所收敛。照这样下去,自己夫妻怕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深知前朝旧事,更知道武人如何靠着刀剑弑君篡位的萧后,不禁为自己和杨广的命运担忧,更担心江都城内杨家子弟尤其是自己子女的安危。饶是其城府过人,一时间却

    也是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不知该怎么劝说杨广。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如何安葬一个宫娥,更不是想着怎样酬功赎罪,而是要想想怎么保全性命。却听杨广叹了口气:“梓潼心中定然怪朕行事荒唐,不该随便杀人。你放心,朕不怪你。梓潼乃是妇人,不知军汉心思,把他们当作庙堂诸公来对待难免有所差错。朕少年时便在军中厮混,与那些军将打老了交道,更是几次带兵出征,论及对军汉心思的把握,梓潼远不如朕。那些人心思纯粹行事莽撞,全凭着一腔血勇不顾其他。为了主将恩义又或是袍泽情分,便敢把天捅个窟窿!司马德戡那些鼠辈平日于军中素有人望,身边不缺愿为之效死的血性汉子。朕若按你所想厚赏宫娥传旨拿人,司马等人必然做

    困兽之斗。到时候互相呼应彼此为援,江都城内立刻就有一场大厮杀。这样的厮杀,折损的都是大隋将士,于你我又有何益?”萧后心中对丈夫的说辞并不认同,可是终归也不敢直接顶撞,只好说了一句:“圣人!对待乱臣贼子姑息养奸绝非上策,况且那几个贼人旦夕便要生乱,此时不可投鼠忌器

    !”“梓潼所言有理,不过那宫娥的话你也听到了,他们并非窦贤可比。杀窦贤只是杀一人,不足为患。这三人各自都有朋党,又在军中广有心腹,绝非好相与。朕此时下旨拿人,势必牵连无数。不知要拿多少人,杀多少人。这些人羽翼已成,不再是散兵游勇,此时处置稍有不当,顿时便要大祸临头。对付他们不可力敌只能智取。朕斩杀这名

    宫娥,就是缓兵之计。且先稳住他们,再徐徐图之不迟。况且只杀他们几个,又能济得什么事?”他沉吟片刻又说道:“梓潼你是个聪明人,想想看,这等大事又岂是司马那几个人做得了的?倘若背后无人指使包庇,朕就算借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有这份心思,更没有这份本领。这几人不过是推出来的刀,背后持刀之人,才是我们最大的对头!朕此时杀了司马几人,那幕后主使便可在军中散布谣言动摇军心,用不了多少时日江都

    城内便会出现上百个司马。朕这个时候杀人,就是帮了这小人的忙,这种事又如何做得?”

    萧后皱眉道:“能闹出这等祸事的必不是等闲之辈,拖延越久他们筹备越是周全,圣人再若姑息,只怕其养成气力更难铲除。”“不是姑息,而是不能妄动。如今迁都在即,万事求稳,不可为了些许宵小误了大事。再说如今关中为李渊所占,四方又有盗贼横行。荣国公虽然打了几个胜仗,可是江淮的贼盗依旧猖獗。这时朝堂之上,不宜再起干戈。那位幕后主使自然该杀,可眼下还不是杀他的时候。朕念着他爪牙可用,还要让他再为朕效力几年,等到迁都事毕诸事

    顺遂,朕再寻他算账不迟!”素来行事毛躁好大喜功的天子,竟然难得地露出谨慎之意,让萧后心中也大为惊讶。两人夫妻多年,萧后见过杨广的狡诈残忍,也见过他的狂妄自大,唯独不见他谨慎小心。尤其如今大势在手,本应一声令下将谋逆者连根拔起,他却变得这般谨慎,着实出乎萧氏意料。何况就连萧后都隐约能猜出司马背后主使为谁,她不相信杨广反倒看

    不出来。既然幕后主使都已经暴露出来,还犹豫些什么?“司马德勘无非是过河小卒,生死不足论。他背后之人,却是让朕都不得不小心应付。倘若只是一家一姓,朕一道圣旨便可将其连根拔起,不费吹灰之力。可是梓潼你可曾想过,设若这并非一人,亦不是一家,而是朝堂上所有关陇世家为司马撑腰,朕又当如何?难道真的把他们斩尽杀绝,让朝堂上再无一个关中子弟?那骁果军中所有北地军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

盛唐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天使奥斯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使奥斯卡并收藏盛唐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