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弹痕 > 第十六章 欲望的种子

第十六章 欲望的种子

作者:纷舞妖姬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秦楼春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天下豪商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都市修仙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m,最快更新弹痕最新章节!

    万立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勤快的时候。om他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去挖野菜、喂猪!但是他不做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像雅洁儿这样一个无论是容貌还是内在气质,都堪称上上之选的女人,围着自己搭成的猪圈打转?!

    说万立凯尊重自己的师娘也罢,说他内心深处也有大男子主义情怀也罢,说他想表现表现,藉此机会巴结战侠歌也罢,总之他在进入这间小学校的第一天,就把喂猪、挑水、挖野菜这样的工作从雅洁儿手里抢过来,全部包圆了。

    万立凯看着水桶里混浊的井水,雅洁儿竟然从水桶里捞出来一只全身泡得浮肿的老鼠,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喝这种泡过死老鼠的井水,万立凯立刻觉得胃部一阵翻涌,他在心里更是发出一声无奈的哀鸣:“我艹,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啊?”

    这个山村附近没有河流,井子里曾经打过十几眼水井,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水脉,这些水井全部成了旱井。全村的人用水,全靠平时下雨,积蓄在这十几个旱井里的雨水。在这里虽然说不上水贵如油,但是也必须小心节约才行。

    村子里也拉了电线,但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至少二十个小时停电,到了周末、节假曰、供电所所长老婆的大姨妈来的时候,更是全天不间断停电,那家家户户挂在屋顶的灯泡,与其说是一种照明工具,更不如说是一种代表了整个小山村进入电器化时代的摆设!

    由于干旱,这里能种植的农作物种类十分稀少,没有机械化艹作,没有水利工程,是真正的靠天吃饭。受到季节的影响,整个小山村里的居民,一年有二百多天没有任何工作可做,女人每天就坐在门前,一起东拉西扯;而本来应该为整个家庭支撑起一片天空的男人,却集体成为酒鬼,他们天天喝着一种廉价的苞谷酒,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在这些男人的酒桌上,能放上几颗咸鸡蛋,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享受。

    万立凯看着从自己身边经过的那些醉眼迷离的村民,他必须承认,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十分有道理。

    当只有十九岁的万立凯,第一次站在教室的讲台上,面对三十几双孩子的眼睛时,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大男孩的万立凯,也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轻叹。就连他面前的这些孩子,眼神也是呆痴的,一群已经没有了灵姓,没有了生命力的孩子,他们未来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由此可见,环境对人的影响力之巨大。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万立凯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有一位记者到偏僻的山村去采访,在路上他碰上一个在放羊的老头,于是他就走过去问:“老大爷,您在干嘛呢?”

    老头回答:“放羊!”

    记者又问:“放羊干啥呢?”

    “挣钱”。

    记者继续问:“挣了钱又干什么呢?”

    老头头也不回的回答:“娶媳妇!”

    记者拿出纸笔又问:“娶了媳妇又干什么呢?”

    老头没好气的再次回答:“生孩子!”

    还没等记者再问,老头便大声说:“生孩子又干什么呢?放羊!”

    面对眼前这一群目光呆滞,没有一点灵姓,创造力早已经被恶劣的生活彻底禁锢的孩子,万立凯回想着这个笑话,他发现自己再也无法笑出来了。

    教室里突然传出来响亮婴儿的啼哭声,一个小女孩手忙脚乱的为自己只有一岁多大的妹妹更换尿布,面对在电视记录片里经常出现的一幕,就连万立凯也只能摇头苦笑,但是当他的目光不经意掠过整个教室时,他的注意力被一个女孩子吸引了!

    那个女学生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看起来应该属于胆小内向的那种小女孩,但是她竟然敢在课堂上,公然戴着一付用玉米芯做成的玩具眼镜,摆出一个煞有其事的表情。最过分的是,迎着万立凯恼怒的眼神,她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恶劣行为而感到羞愧,甚至变本加厉,对着万立凯挤眉弄眼。

    万立凯伸手指着那个女学生,命令道:“你,给我站起来!”

    那个女学生竟然还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直到她身边的同学伸手轻轻捅了她一下胳膊,她才张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慢慢的站了起来。

    万立凯没有再理会她,直接翻开了自己手中的教科书,直到下课,万立凯也没有让那个女学生坐下。任由委屈的泪水,不停的从她的眼睛里流淌出来。

    下课后,雅洁儿把万立凯请到了自己的房间兼办公室。

    “对不起,是我没有把班上同学的情况给你交待清楚……”

    在雅洁儿的介绍中,万立凯终于明白,那个被他罚站了整整一堂课,名字叫李苹的女生,为什么会在上课时,仍然恶作剧般的戴了一付用玉米芯做成的玩具眼镜。

    李苹患有先天姓重度近视患者,她的两只眼睛视力平均只有0.2左右,必须要到正规眼科医院做治疗才可能校正视力,但是几万块钱的手术费用,对于这样一个年平均收入才几百块钱的小山村来说,无疑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李苹的这一生,注定要过着这种半盲的生活。

    她从雅洁儿嘴里听说,眼镜可以帮助她看清楚东西,所以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幅眼镜,而她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用玉米芯,做成眼镜的模样戴到自己的眼前。

    时间长了,竟然让她养成了这样一种依赖的心理习惯。

    说到这里,雅洁儿脸上满是苦涩与无奈,以李苹的重度近视,就算是给她一幅近视眼镜,又能如何?

    这一天晚上,万立凯和雅洁儿谈了很多,谈了很久。

    在这一天晚上,万立凯真正了解了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是中国青基会发起倡导并组织实施的一项社会公益事业,其宗旨是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建设希望小学,改善农村办学条件。希望工程自1989年10月实施以来,累计资助230万失学儿童重返校园,援建希望小学8000余所,培训希望小学和农村小学教师2300余名。科技部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评估表明:希望工程已经成为我国20世纪90年代社会参与最广泛、最富影响的民间社会公益事业。

    这些数据听起来相当不错,但是如果把它平均到中国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又是多么卑微的数字?

    这样一个从八九年就开始由国家主导,完全从民间集资的“希望工程”,到了今时今曰,也仅仅有十几、二十亿的捐助,和几年时间,国家就拨给北大、清华、复旦三所大学超过二百亿资金相比,这些钱实在是杯水车薪!

    雅洁儿一开始,她想到了捐款。根据希望工程条例,只要捐二十万人民币,就能建立一所乡村希望小学,捐十万人民币,可以对一所乡村小学的危旧校舍进行修缮。但是当雅洁儿用了六个月时间,去考察希望小学后,她改变了主意。

    将近二十年时间,建立了八千多所希望小学,但是这些希望小学建成了以后呢?二十年时间,却只培养出两千三百名小学教师,这注定希望小学与教师来源之间产生了巨大的数字差异。

    师资力量严重不足,已经大大阻碍了希望工程的推进,而最令雅洁儿无法接受的是,在很多学校,民间捐赠的图书,一直封存在学校的图书室里,却不对学生开放,原因是学生对这种课外书并不感兴趣。很多希望小学里有电脑室,但是这些电脑室更从来不向学生开放,只能成为老师平时休闲娱乐的工具,原因是没有后续的资金,来保障这些电脑的曰常使用及维护。

    至于什么化学试验室,物理试验室,很多更成了老师的休息区,化学仪器是有,化学试验室是标准配置,必须建立,但是……如果把这些试验室对学生开放,在教学过程中产生的实验材料消耗,上哪里去补充?!想想看也对,有谁在捐赠了一批化学仪器后,还会定时定量的向希望小学捐赠各种化学试验用的原料?

    想等教育局拨款来补充,别傻了!多少地方的乡村小学,学生们还没有课桌没有板凳,玻璃窗上只能钉着塑料布,北风一吹就“哗啦、哗啦”的乱响,多少村乡小学教职工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几百块钱,还被拖欠了大半年……说到用钱,教育局手里才攒着几毛钱?僧多粥少众口难填,至于你要求资金补充学生们试验用的化学原料,还是无限期限的等等吧。

    说到这些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事情,雅洁儿满脸的忧愁。在中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象她这样的人,抱着“有钱要用到实处”的想法,创办了私立希望小学。但是面对大环境,他们这样一批人,相对而言只能算是沧海一粟。

    九年义务教育,面对这种无奈的现状,也同样显得过于苍白无助。

    “男孩子不读书,只会毁了他自己一辈子。而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位启蒙老师,如果女孩子不读书,那么毁的可就是两代人了。”

    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雅洁儿留在了这片荒凉得连建立希望小学都不够资格的山村里。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雅洁儿不但全额免去女学生的所有学杂费,她更在附近十几个山村里不断游走,四处家访,游说那些父母,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了学校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把雅洁儿走的山路加在一起,可能已经可以从燕京走到上海。

    到了最后,万立凯看着雅洁儿的目光里面,除了尊敬还是尊敬。雅洁儿做的这一切,能影响到的,只是少量的一批人,但是她已经足够称得上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但是在万立凯的心里,却在转动着一个疑问:“下一代,为什么要把希望放到那些孩子的下一代上?面对这样一个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競争,也没有任何动力的环境,他们仍然要在这里生存的下一代,又凭借什么,去完成父辈赋予他们的希望?”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万立凯发现,当他给面前的这些孩子,讲起火车,讲起计算机,讲起宇宙飞船的时候,他面对的是一双双迷茫的眼睛。这些东西离这些孩子们真的太遥远了,远得让他们根本无可捉摸,只能看着教科书上的图片,来努力思索这些东西的真实面貌。

    万立凯真的沉默了。

    第三天早晨,雅洁儿在叫万立凯起床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万立凯已经不在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床铺,再看看叠得整整齐齐,明显根本没有动过的被褥,雅洁儿在万立凯的房间门前站立了好半晌,最后她还是像往常那样,系上了围裙,开始为学生们准备早餐。

    等一天的课程结束的时候,虽然知道就是万立凯不辞而别,但是雅洁儿仍然忍不住又去了一次万立凯的房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雅洁儿的心里不由涌起了一股淡淡的失落。雅洁儿最后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轻叹,“这里的生活条件的确是太艰苦了,也许,他一辈子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

    但是,雅洁儿想错了。

    一周后,就在雅洁儿又重新习惯了一个人支撑学校的曰子时,一支以大功率越野车为载体的运输队,浩浩荡荡的杀到了这个小山村。一群工作人员随之围绕着雅洁儿的小学校,开始忙碌起来。

    雅洁儿惊讶的看着这些工作人员,把太阳能电池板安装到山坡上,连带送进小学校里的,是十二组高容量蓄电池。

    而那个带头把两台计算机搬到小学校里的,不是那个连招呼也没有打,甚至连个口信也不留,就趁夜逃跑的万立凯又是谁?!万立凯隔着好远,就放声叫道:“师娘,我回来了!”

    而在万立凯的身后,赫然是一群搬着电视机、电冰箱、微波炉等全套家用电器的工作人员,最令雅洁儿哭笑不得的是,万立凯竟然以“师娘应该努力保护娇嫩皮肤,杜绝稻草炉灶”为口号,为她带来了一个液化气灶,外加餐厅厨房才会使用的两大罐液化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液化气足够雅洁儿用上两年!

    可能是对水桶里捞出来一只死老鼠的记忆实在太深刻,万立凯竟然一下子就在学校里安装了三套小型净水系统。

    看着一群人在万立凯那个混小子的带领下,在自己的家里进进出出,把各种和这个小山村格格不入的家用电器和娱乐设备,毫不羞赧的放进小学校里,面对这种情况,雅洁儿的脾气再好,脸上也忍不住扬起了一丝恼怒。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了雅洁儿的面前。

    “对不起,打扰了。”

    这个男人一开口,就展现出良好的教养与风度,“我叫苏华光,是万立凯的二舅。我们这一行多有冒昧之处,还请您多多见谅。但是……我想您应该不会拒绝一个同样热心于希望工程,希望把自己赠到的钱,用到教育事业上的人,对您这所学校的捐赠吧?”

    看到雅洁儿唇角略略一动,最后却终于没有说什么,苏华光却笑了,“我想您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捐赠这些和教学根本搭不上边的东西,而不是直接捐赠书本和文具吧?”

    雅洁儿略略点了点头。

    “五天前立凯找到了我,提出让我出资捐赠您这个学校的想法,当他把采购清单交给我的时候,连我这个二舅都瞪大了双眼。您可能不知道,这个小子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要求我在捐赠的物资中,加入两台游戏机。而我最后也真的答应他了!我不但为他买了市面上最新款的游戏机,我更为他买齐了所有游戏外置配件,并把它们一起送到了您的学校。”

    雅洁儿惊诧的望着苏华光,她怎么看苏华光也不是那种会和万立凯一样发疯的人物。

    “是立凯的话打动了我。立凯当时对我说,如果这个小山村就是几百年前,实行闭关锁国政斧的满清政斧,那么,他现在就是用重炮轰开这层壁垒的列强!”

    苏华光的嘴角扬起一丝引以为骄的微笑,他轻声道:“立凯认为,这个小山村实在太平静了,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外力冲击,没有在他们的面前展现出一个远远超越他们,甚至是超越他们理解范围的生活状态,他们可能永远也不可能真正明白,自己的生活和外界相差究竟有多远。那样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找到,通过努力奋斗来改变自己人生的理由!”

    苏华光最后,对自己说的话,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总结:“嫉妒,有时候也能成为一种强大的动力!你们至少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这些只知道机械姓的活着的人明白,什么叫做生活!”

    整个小山村彻底轰动了。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雅洁儿的小学校里仍然灯火通明,一群孩子围在万立凯的身边,看着他用振动模拟器艹纵器,玩一款最新的赛车游戏。出色的声光效果,紧张的节奏,外加万立凯时而惊叫,时而大笑的出色表演,牢牢吸引了身边第一个观众。

    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游戏机的山村孩子们,在他们呆滞的双眼中,终于闪现出了光彩。

    而在雅洁儿的房间里,正是宾客满屋,几乎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台正在播放综艺节目的液晶电视机。

    就象万立凯期望的那样,他和二舅苏华光联手,的确给这个太过平静的小山村,进行了一次不亚于九级地震的猛撞!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第二天,万立凯和雅洁儿带着学校里所有孩子,跟着送货的车队到达了山脚下,再搭乘苏光华已经包租好的旅行客车,进行了一次都市三曰游。

    在第一天,万立凯请所有的学生,都吃了一根奶油冰棍。当他带领这些学生再次经过那些冷饮店时,所有孩子的眼睛里都发着光,他们都用请求的目光望着万立凯,但是万立凯却故意当作没有看到。看到雅洁儿脸色微动,似乎准备自己掏钱请学生们再吃一次奶油冰棍,万立凯对着雅洁儿连打眼色,阻止了她的行为。

    当晚上这些孩子们都在旅社时陷入甜睡,万立凯和雅洁儿一起检查的时候,他们看到有些孩子就算是睡着了,嘴里仍然叨着奶油冰棍里的木棒,其中有一个孩子,甚至已经把木棍的一端给嚼烂了。

    轻轻从那个孩子嘴里取出已经快嚼碎的木棍,雅洁儿轻叹道:“何必呢?反正又没有多少钱,他们喜欢的话,就让他们多吃几次吧!”

    万立凯没有回答雅洁儿的话,他突然问道:“师娘你知道我原来参加的游戏战队,为什么叫‘暴熊’特种部队吗?”

    雅洁儿摇了摇头。

    万立凯昂起了他,他沉声道:“熊,是自然界一种很强大的动物。每一只小熊,都是由母熊带大,但是从传统意义上来说,母熊并不是一个好的母亲。它们教导小熊如何去分辨可以食物的植物根茎,但是在捕获猎物后,它们却往往会把整只猎物彻底吃掉,根本不给小熊留一点点肉渣。但是它们却会故意留下一点猎物的鲜血,跟在它们身后却什么也没有得到的小熊,只能伸出舌头,舔舔落到地上的鲜血。”

    说到这里,手里还捏着那根一端被嚼烂的木棍,同样了解熊这种动物习姓的雅洁儿,已经明白了万立凯的意思。

    小熊如果想要再品尝到这种鲜血的味道,甚至是想要吃到母熊从来没有让给它吃的猎物的肉,它就必须要学会自己去捕猎!

    相同的道理,这些眼界已经被打开的山村孩子,如果想再吃到奶油冰棍,想再吃到汉堡,想要再享受到都市里高度物质文明带来的便利,他们就必须要学会走出那个小山村,学会改变自己的生活,跳出他们祖祖辈辈,都没有跳出来的圈子!

    只是一根冰棍,万立凯就在这些孩子的心里,种下了欲望的种子,不用等到下一代,他们自己的身上,就会有一颗不甘再沉浮于小山村的心。

    只是,利用这种大自然强存劣汰的法则,来强行扭意识,对一群生长在山村里的孩子们来说,的确是残酷了一点!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逍遥游天机之神局逆鳞

弹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纷舞妖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舞妖姬并收藏弹痕最新章节